影想人生──誰改變了誰?

影想人生-誰改變了誰


有一個在教會長大的小孩,彈一手好琴,經常浸泡在詩歌裡享受與主親近。有一天,她的傳道人來告訴她:為了宣教,要學流行歌曲。她聽了傳道人的話,開始去聽流行歌曲。過沒多久,那些世俗情、愛囈語般的歌詞與音符不但充斥、佔領了她的生活,還使得她的心性改變,以前原本渴慕的詩歌、禱告以及神的話語,逐漸讓她感到乏味、失去了胃口。

被世界同化的隱憂

使徒保羅說:「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哥林多前書9:22~23)教會經常拿這段經文當作世俗化的背書,叫有宣教負擔的年輕人要靈巧像蛇、要學習外邦人所喜愛的東西、要使用世俗的樣式、手法,投其所好,好來個「以夷制夷」!

在這種策略下,令人擔憂的是──這些人是否已經真正被神擄掠、被神得著了呢?這些人生命的根基夠穩固了嗎?保羅向甚麼樣的人就作甚麼樣的人,那是因為他是保羅,基督是他的至寶,萬事都被他看作糞土了──「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立比書3:8)這是保羅的生命光景,他夠堅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可是一些還懵懂、無法分辨左右俗聖、靈命還不夠堅壯的人,如果冒然被差派進入五光十色、靡爛炫麗的世界,恐怕還沒能改變世界之前,就先被世界同化、收服、摧毀了呢!

群眾的墮落與領袖的迷失

有兩部華語電影不約而同地給了我們很好的提醒,一部是「新宿事件」,另一部是「投名狀」。「新宿事件」裡的主角成龍是一個偷渡客,因為膽識過人成了東京底層華人的領袖。一開始只是為了求生存,好讓以他為首的這個華人族群能有自己的地盤、有存活的空間,成龍選擇暫時依附、利用一下當地的黑幫勢力。等到目的達成,版圖鞏固以後,成龍想帶大家做正當事業,不過他所帶領的那群人全變了樣,並非每個人都像他一樣不為權勢榮華所迷惑;這群人在嚐到金錢和權力的滋味之後,都變成衣冠禽獸,想急流勇退的成龍反倒成了他們不除不快的絆腳石。

「新宿事件」是領袖夠堅守、警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他沒有顧慮到被他帶領的人的軟弱,只是一味地帶著他們往前衝,結果被他帶領的人都被黑暗勢力收服、同化,全都墮落淪陷了!

「投名狀」的情節也很相像,不同之處在於,它讓我們看到的是領袖的沉淪、被同化。「投名狀」裡的李連杰有見識、有理想、武功高強又沉著冷靜,這個了不起的領袖在黑暗腐敗的世局裡帶領一群窮人從軍,不但打贏一場又一場艱難的仗,還教化他們、提昇他們,叫這些原本濛濛茫茫的弟兄們懷著「讓窮人有飯吃」的理想性跟隨他,甘心為他賣命。「大哥是對的!」是這部片子裡常出現的台詞。誰知這位大哥後來為了讓自己更壯大、更有權力、更成功,竟然聽從朝廷弄臣、奸佞小人之命,派人謀殺他的結盟兄弟,此人可是他的戰友與大功臣啊!為什麼要殺掉他呢?因為這位大哥的眼睛看到更高的權力之門為他而開,而他那位還在執著於「道義」、「言而有信」的兄弟,如今是他更上一層樓的絆腳石。

教會引進世俗的危機

這兩部電影裡的領袖一開始似乎都有很好的理由去和他們並不認同的系統勾結,一個是想借助黑社會,一個想利用朝廷的力量來改變現狀,後來他們表面上看似成功了,本質上卻被同化了。我們可以得著一個深沉的省思──我們經常為了一個很好的目標引進世俗的系統,以為這個系統只是個工具,然而系統背後的權勢、誘惑、網羅,是否在不注意當中也被我們引進了呢?

舊約重視割禮,這個律法的精神來到新約並沒有改變,這個割禮是從世界裡分別為聖的生命,是屬神百姓的記號。「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啟示錄2:25),「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啟示錄3:11)另一處新約經文裡,我們看到耶穌對門徒持守聖潔有何等嚴厲的教訓:「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裏。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馬太福音5:29~30)

敬虔生活是最好見證

教會用世俗化的包裝或偽裝來吸引更多人,立意很好,這需要更高的智慧與信心,也許神動奇妙的善工,讓福音就這樣傳出去。但是我更相信,一個基督徒的敬虔生活就是最好的見證之一;當外邦人看到一個不憂慮、常常喜樂、凡事依靠主、結滿聖靈果子的基督徒,很難不被他身上的榮光所吸引,也很難不受到他的影響而改變。 本文作者為導演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