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學堂頌

牛津學堂頌


 沒有紅毛城的鋒芒外露,沒有林家花園的貴氣逼人,也沒有台北縣府大樓的摩登時尚,牛津學堂,就像一位溫文爾雅、低調內斂的老學者,以優雅的身姿,隱居在淡水的某個角落,靜靜沉澱著百年來的風華世代,靜靜聆聽歲月的呢喃。

 任何一棟知名的建築,之所以能成名,均是因為有其特出之處,包括華麗的外觀、頂尖的建材、優越的地段、創新的規劃設計、有名的主人…等,而牛津學堂,則超越了這一切,因為他多了一樣無可取代的條件──歷史情懷。

親自規劃

 19世紀後期,馬偕博士千里迢迢來到淡水,目的是為了傳教,並且改善當地人民的生活水準及生活品質。他以博愛的精神及無私的胸襟,為台灣人民付出,於是,他一手策劃創辦「偕醫館」、興建「牛津學堂」,希望能有個據點,作為向當地人民傳教、教學,以及為當地人民醫病的場所。

 1882年,「牛津學堂」落成,這是馬偕博士親自規劃,設計的美麗建築物,不但使當年淡水的人民,擁有一棟集宗教、學術、文藝、休閒於一身的房子,也使馬偕博士的精神信念得以傳承。事實上,牛津學堂本身典雅厚實的外觀,就間接印證了馬偕博士的風格與特色──博學、不浮誇、謙虛與務實。

 1901年,馬偕博士逝世,但是他的精神意志依然長存,而牛津學堂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實用價值,以及學術價值,也是永久長存。我認為,牛津學堂之所以出色,是因為他具有多元化的優點、多元化的吸引力。

 對建築師而言,牛津學堂是古色古香,中西合璧的經典作品;對歷史學家而言,牛津學堂是淡水百年來,風華歲月的光榮見證;對基督徒而言,牛津學堂是馬偕博士愛心的傳承;對觀光客而言,牛津學堂位於真理大學的美麗校園內,是令人流連忘返的美境。另外,對文學創作者而言,牛津學堂是一位隱居淡水的老學者,是那麼沉靜、卻又那麼淵博,神秘、給人無限的靈感。

細品片磚意蘊

 是的,朋友,牛津學堂是一棟有生命、有情感的建築,他靜靜地隱居在淡水,看似低調沉默,其實他有豐富的回憶、豐富的情感和說不完的故事。朋友,讓我們用開放的胸襟,與感性的心靈去欣賞他、閱讀他,並且與他對話。當我們欣賞他、閱讀他,我們能解放自己的心,我們能展開心靈的雙翼,從歷史到藝術,從人文到哲理,從信仰到生活,讓靈魂自由翱翔。

 當你漫步在真理大學裡,當你靜靜地站在牛津學堂前,細品每一片磚塊的意蘊,細察每一棵樑柱,你真會有種滄桑之感。同時,你也會覺得心胸無比舒暢,但是那種舒暢,是有點悲涼的、是空曠的、是繁華落盡的。當你沉浸在時光最幽深的世界裡,你彷彿可以感受到,一百多年前的人們,在這裡有說有笑、往往來來;當你沉浸在時光最幽深的世界裡,你依稀可以看見,馬偕博士清瘦的身影,在你面前飄逸,然而一瞬之間,這一切都靜止了,靜止在冷清的空氣裡,此時此刻,唯有鳥兒啾啾低吟,唯有輕風淡淡地飄過。

敦厚典雅惹人愛

 我喜愛牛津學堂,愛他的神祕、沉穩、雋永,也愛他的敦厚典雅、寧靜致遠。他是一位優雅卻又謙沖的老學者,隱居在淡水的某個角落,靜靜地訴說這一百多年的風華歲月。當你親近他,你可以感受到,他散發出澄澈溫和的光輝,你甚至可以聽見他幽幽地道:「歷史一眨眼,一百多年過去了。」

 在一座城裡,經過一百年以後,仍然能令人感動、震撼人心的建築能有幾棟?因此,面對牛津學堂,我們要愛護他、欣賞他,並且珍惜他,因為它是愛台灣的馬偕,留給我們的文化遺產、共同的寶藏,讓我們走進歷史的長廊,追念馬偕對北台灣深遠的影響。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