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塵聖像-阿藍、陳志駒影像雙個展



 【記者柯玉雪報導】試想手持相機的詩人藝術家,與企圖拍出「靈魂肖像」的牧師,相遇時會迸出甚麼樣的火花。台北真理堂弟兄陳志駒是一位詩人攝影師,本名馮君藍的阿藍牧師,則用相機關心靈魂,他們聯手即將展出一場充滿詩意與宗教氛圍的影像雙個展。

 他們都認為每一個人的形象都可以展現耶穌基督的樣式。他們期待透過攝影展呈現出反璞歸真能引起大眾共鳴的美學理念,該展將於六月七日舉行。

藝術起源於宗教

 阿藍牧師強調,藝術源起於宗教,攸關萬事萬物意義性的追尋,乃至引導人們對宇宙萬物和其意義的根源的仰望。

 他舉例指出,從原始藝術使用於宗教儀式的法器面具、莊嚴的神佛像、崇高偉岸的寺廟教堂建築和宗教圖繪、以至巴哈為禮拜上帝所作的聖樂,在在都令人在靈魂顫慄的同時得以領會靈性的超昇、和敬拜上帝的融合相關。

 然而,近代的藝術發展詭譎,藝術家們往往喧賓奪主,自立門戶,搖身一變儼然成為新興的宗教「形式取代了實質,藝術愈來愈難定義」,許多藝術品讓參觀者無法共感,感受不到其藝術之美,甚至看不懂,無法引發「共鳴」。藝術家和他手下的作品,在一個否定了超越性神聖的庸俗世界中,幾乎坐上當代的「巫師、僧人與教士」的寶座,成為新的「神祇」,成為被膜拜的對象,美術館和表演音樂廳則好像是當代的萬神殿。

人的終極關懷

 陳志駒認為,這脫離了母體的世俗神祇,豈真能安頓我們的靈魂,成全生命終極性的關懷?或者只是江湖術士叫賣的膏丹?好比止痛安慰劑,好比K他命搖命頭。

 他引述詹姆士(William James)在他的宗教學巨著《宗教經驗之種種》裡說道:「在最廣義的說法下,宗教認為有一個看不見的秩序,而我們最高的善就在於跟它的正當關係。」而著名的神哲學家保羅.田立克則以為,宗教信仰乃是「人的終極關懷」。

 他說,在印度,肉身被當作臭皮囊,感官經驗被視為幻覺,宗教人尋求從生命之輪,那無已的循環中解脫出來。在希臘哲學裡,相較於靈魂與精神,物質是惡的,肉體是禁錮靈魂的監獄,哲學家因而把關注的焦點放在那外在的秩序,不變的絕對上。而系出同源的猶太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根植於創造主的一神信仰,他們相信,時間在永恒之內,宇宙並非無休止的循環,乃有開始,並朝向神創造的終極性目的蛻變演進;他們相信神曾在且仍在變化掙扎的世界之內,向人啟示祂自己,歷史既非盲目隨機的偶然,也不是幻象,乃是神有目的的活動場所,行動而非靜止的神,以某種隱秘而緩慢的方式進行著。在聖經創世記一開始,那質樸卻寓意深刻的故事指出,人乃是按著「神的形象」受造的,是塵土(物質性)與靈(神性)的混合體,是承載永恒意識的有限存有;並且,人因著被賦予超越其自然生物性的本能,乃是「向世界開放的」。這意味著他被內蘊的超越性的驅力所驅動,總是渴想並有能力去認識這個世界,乃至於渴想著世界之外的世界和之上的上帝。

貼近原始主義

 雲清藝術中心楊淑雅表示,同時,相應於這種能力而來,在亞當作為自然園丁,和挪亞方舟的故事裡,人被驅使去照管這個世界,並有責任讓自己和這個世界,朝向終極實在的上帝靠近。但也因此,受造的世界與人,乃處於神性的可能和實際上表現出來的挫折之間的緊張、掙扎和焦慮當中。以上,當可以作為我們解讀「微塵聖像-陳志駒、阿藍影像雙個展」的基礎。

 陳志駒和阿藍,這兩位中青輩的藝術工作者,一個是「詩人藝術家」、一個是「藝術家牧師」,雖然兩人作品的形式風格大異其趣,卻有著近似的信仰向度和宗教關懷。

 楊淑雅分析陳志駒的作品,與其說是攝影,無寧更貼近於原始主義、表現主義和抽象主義的繪畫。當進行創作時,相機於他只是另一枝畫筆或畫刀,只是工具和載體。陳志駒關注實質更甚於形式,只圖能更有效而準確的表達,藝術家對生命本質性的思想;釋放蟄伏在他靈魂深處的悸動。

圖騰拆解與重構

 陳志駒的作品色彩陰鬱而濃烈,素樸原始的圖騰造型,以及圖騰的拆解和重構,透過繁複堆疊的筆觸,營造出極耐人尋味的肌理層次,烘托出一幕幕彷彿原始宗教聖秘的儀式,一場又一場深入人存在本質的辯証。這辯証攸關人的存有層次,攸關人的文化與宗教超越的向度:物質與精神、自然與超越自然、聖與俗、神性與魔性、懷疑或信仰……藝術家的心靈在這兩極間拉扯交戰著。面對陳志駒的作品,令人焦慮不安,也令人動容;因為他的繪畫影像能喚起靈魂底層的呼喊,這呼喊業已在工業文明鐵蹄的高壓底下、在去神化所取得的政治正確、在唯物主義的威赫中啞然失聲。

信仰的觀照

 阿藍,作為一名影像創作者,他的正職其實是基督教士林有福堂牧師。阿藍的作品,用他自己的話說,除了是源自「內在的驅迫力,不得不使然」、是「服事上帝之外小小的興趣」,更是他所以為之生為之死的信仰觀照。阿藍的作品以肖像為主,但他的肖像逾越了客觀記錄的層次,而或者可以稱之為「靈魂的肖像」;以基督教人類學為基礎,娓娓道出他獨特的人觀。

 按著此一人觀,他的作品反映出的人,不是浩瀚宇宙中一連串偶然性的巧合所衍生的意外、不是裸猿、不是慾望的主體、不是文化動物;卻是物質與神靈的揉合雖然人所承載的上帝形象,更多的時候,不是以神聖,卻是以其反面,以對有限的焦慮以魔性,被彰顯出來、是被賦予永恆意識的有限存有、是因著內蘊於他的超越性,而不受限於自然的生物本能,而向世界向終極實在的上帝開放著的;卻又是因著人的有限和罪性而墮落而焦慮而憂鬱著,而掙扎。

 阿藍的肖像同時反應出他對時間和對人類歷史的興趣;他的時間意識與歷史觀,不是一個循環不已的封閉宇宙,卻以一種隱晦和極端緩慢的方式啟示著上帝的臨在。這正是阿藍在是次展覽中那一幅幅微塵中的聖像所表達的。

 展覽日期:2009.6.7~7.5

 展覽地點:雲清藝術中心台北市天母東路11號3F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