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虛空中找到真幸福─《我愛身份地位》讀後



 港片《遊龍戲鳳》中,劉德華飾演財產萬貫的投資公司總裁,與舒琪飾演的跳舞女郎不期而遇,撞出愛情火花。在門當戶對的社會價值觀下,經歷許多波折,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閒雜人將此片影射台灣某大企業家的婚姻,我覺得也是想太多了。但現實世界中,的確有著太多因身分地位的觀念引起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人為何焦慮?

 艾倫‧狄波頓所著《我愛身分地位》,原英文書名為《身分地位的焦慮》。

 這本書首先論述人類社會中,因著政治經濟社會背景的不同,產生人的地位不平等,身分差異化,使許多人覺得不能融入某階層或完成某慾望,因而引起痛苦焦慮。

 次一部份則是探討可由哪些途徑來化解人因身分地位引起的焦慮。

 有名的馬斯洛人性需求層次,從生理的最基本需求渴望開始,人不斷會有進一步提升慾望的動力,這就是人與動物不同的地方。

 當馬斯洛理論中,人最高慾望的「歸屬認同」及「自我實現」未滿足時,人就會沮喪焦慮,甚至有人生失敗的感覺,而這部份就與艾倫所說的身分地位焦慮有了交集。

 艾倫認為,人之所以會在身分上焦慮,是因沒有得到愛。本書中艾倫把愛分成兩部份,一是男女之間的情愛,一是被別人認同接納的愛。人因為常常缺乏後一種愛,就很容易陷入痛苦。

 現代人疏離感強,很多心理問題得靠團體活動解決,就是這道理。在團體中開放自己的心,彼此接納,憂慮痛苦自然消失。這正是教會的功能。

身分地位隨時代變遷

 在社會上的身分地位,會因歷史時代的變遷而不同。艾倫舉例,在西元前四百多年的斯巴達軍人代表了社會的身分地位;十六世紀的歐洲主教代表了社會最高價值;十九世紀德國威瑪最有身分地位的人是詩人;而二十世紀中業的中國,農民是社會身分地位的代表。

 這些成因,是由於社會政經權勢及虛榮心理所致。艾倫用「勢利眼」這個概念解釋,因人的趨炎附勢,讓過去可能是被人貶抑的身分,因著權勢關係,今日被看重。

 上述的四種階級,若放在同一時空,一定是相互牴觸的。我們較熟悉的是中國共產黨建政成功,靠著是當時社會底層的農民、窮人,因此在政權轉移確立後,將農民與工人的地位提高至社會頂層,以憲法訂之,貶抑了知識份子和財主地主,因而農民代表了當時最高身分,其在全中國當時是不可一世,人人都要羨慕。

錢與權決定一切?

 時過境遷,但勢利眼仍是造成社會身分地位憂慮的因素。今日世界有錢便是爺,管你有無學識氣質,沒錢的人沒身分地位,總想中個樂透彩、迅速爬上社會階層的頂峰,因為頂峰就是定位為「多金」,連當總統的都無可避免。人都要以認識有錢人為榮。

 在艾倫書中引用十九世紀一份雜誌漫畫很傳神。兩位母親各帶著她們兩個女兒在公園散步,錯身而過。其中一對的女兒問:「媽媽,那是偉克斯一家人,聽說他們滿心要認識我們呢!我們是不是該去拜訪他們一下?」她的媽媽回答說:「當然不要,親愛的。如果他們滿心想認識我們,他們就不值得我們交往。只有那些不想知道我們是誰的人,才值得我們交往!」

 綜觀古今,其實身分地位差不多都是由「錢」和「權」所定。而國家社會的制度和科技的發達與否,就決定了身分地位的要素。

 歐洲社會福利主義國家較沒有貧富差距太大問題,因此較少身分地位的焦慮,倒是有人生價值的焦慮。反觀美國及受其影響的亞洲國家走的是資本主義,一切以自由市場機制概念運作,艾倫稱之為「菁英主義」的呈現。這也是立基於達爾文進化論主義上的社會制度。

 有聰明才智者,盡力去獲取,那是他應得的;聰明才智不夠的,理當做窮人,那是他的命。於是窮人受羞辱,窮人被認為是一種罪惡。有一位從美國回台灣的基督徒,親口對我說:「貧窮是一種罪惡!」我真是懷疑他是否相信耶穌。

 在封建制度下,階層分明,各安其份,農民不因窮苦而自卑,上層人的地位在於爭到權力與否。

 當封建制度被打破而實行民主菁英制度時,窮人不再是因沒機會而窮,而是聰明才智不如人。於是,財富和身分焦慮成反比。誰願承認自己是次等人呢?

身分地位焦慮症解藥

 艾倫處理身分地位產生的痛苦焦慮方式,我認為可能因為是:一、要從社會國家制度改革來消滅身分地位憂慮是不可能的。二、焦慮痛苦是心病,心病還是需心藥醫。

 所以在《我愛身分地位》的第二部份,舉了數種可達到心靈昇華的做法,作為解決身分地位焦慮症的醫療處方。他的論述大致可分三大類:哲學文學藝術的陶化,基督教的救贖,世俗的反抗文化。

 文哲藝術都是抒發人心,思考形而上使之產生具體意義,脫離世俗價值觀的思考。艾倫說,大概只有蘇格拉底和耶穌能徹底除去身分地位的焦慮。這正是哲學與宗教能讓人心清明,不受身外之物所左右。

 而西方說到宗教,幾乎就是指基督教。基督信仰讓人思考的是永生問題,而不是現世的問題。現今生命短暫的愁苦,是為了承受未來世界的榮耀所經歷的過程。我們要思考的是兩個世界,而不是一個世界的問題。

 所以艾倫引用聖奧古斯丁的《上帝之城》,說明世上不平等的罪惡,以及在神的城中所有被造者都站在相同的地位。基督教是現世痛苦焦慮者的出路。

 創世記中,造成人類痛苦分散流離的,是一座建築物─巴別塔。另一座建築─會幕聖殿的支立興建,則是讓人回到上帝面前。

 美國911雙樓事件就是在打擊美國身分地位。艾倫也舉了兩種建築物說明對人心的影響:「世俗的建築一再向我們暗示世俗權勢的重要性,而聳立於各大城鎮天際線上的大教堂,則持續為靈性的需求提供一個想像的安置空間。」

 在金融海嘯中,原來很有身分地位的科技新貴,可能一夕之間喪失尊榮,隨之產生身分的焦慮。讓基督的信仰,撫慰痛苦的心靈;讓人在一切最終都是虛空的世界上,找到神所賜的幸福。(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書 名:《我愛身分地位》(Status Anxiety)

 作 者: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譯 者:陳信宏

 出版社:先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