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青:畫作猶如文言文淺白化



 【記者蔡惠玲台中縣清水鎮報導】彰化縣明道大學藝術中心主任羅青表示,齊白石的繪畫語言是文言文的「淺白化」,充滿日常生活的親和力,雅俗共賞,但無論再怎麼淺白,無一定修養者,難以真正入門。

 羅青表示,齊白石的線條用筆,充滿書法的結構,篆筆、隸筆,長短粗細之間,有如用刀,十分耐看。

輕重濃淡、筆筆清楚

 齊白石的用墨,輕重濃淡、筆筆清楚、決不堆疊。他善於用水,讓宣紙忠實反應水墨筆痕,刻畫出動物的肌理、植物的紋路,把元代張守中所發展出來的半工半寫的墨彩畫風,與後來寫意名家的種種新意,彙整貫通自成一家。

 齊白石用色,大紅之後,一定配上沈靜的花青與墨色,去其火氣;如全幅都是濃墨淡墨,則必補重色幾筆,點醒全畫;調配靈活,俗而能雅,絕無?俗之態。

群蝦、倭瓜絲絲入扣

 齊白石畫蝦的自白「吾畫蝦幾十年始得其神」。《群蝦圖》是一件蝦的精品,蝦群分成隻數不同,若即若離的幾組,有的蝦舞弄著鬚、鉗,有的在喁喁耳語…,畫面沒有水紋,也未畫水草,卻彷彿呈現一片透徹的水底世界。

 早年的農村生活使齊白石對蔬菜瓜果、花卉草蟲等描繪成竹在胸。《倭瓜》一改畫倭瓜多用橫向章法的常規,從上至下一氣到底,瓜葉畫得滋潤茂盛,把葉子毛茸茸的質感表現出來,而畫瓜實,用篆書筆法以濃墨勾出輪廓,再以赭石平塗色,顯得壯實沈著。

對荷花情有獨鍾

 白石老人對荷花情有獨鍾,《荷花圖》是典型的紅花墨葉法,其精妙處在於畫面的構成處理。其一,大葉與小葉、葉與莖、葉與花的處理恰到好處。其二,採與墨的關係處理,萬綠叢中一點紅雖是至景,但白石老人高明之處在造「一朵」荷花,再以印章補之,層次頓生。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