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交界間的掙扎

149289_b


◎劉海平/媒體工作者、影視欣賞及戲劇表演講師

《姐姐的守護者》是一部改編自暢銷小說家茱迪.皮考特 (Jodi Picoult)的同名小說的電影,探討極具爭議性的醫療倫理議題,「到底該怎麼做,對重症病人才是最好的?」這樣的問題在影片中不斷地被提出,也衝擊著每一個觀眾的內心。

片中描述一位堅強的母親莎拉(卡麥蓉狄亞飾)為拯救患有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蘇菲亞瓦希麗娃飾),毅然決然放下原是執業律師的身份,全職照顧女兒。不但如此,她更用盡各種醫療科技以延長女兒的生命,包括運用生物基因工程的技術生下凱特的妹妹安娜,以便取得她身上的骨髓、幹細胞、臍帶血…來救治凱特。

藉生物科技扭轉生命

十三年來,安娜不斷地捐出身上的血液、細胞…給自己的姐姐,無奈凱特的病情仍然江河日下,到了必需換腎的地步,這次安娜不再毫無異議。她為了維護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決定向父母提出告訴…,從「姐姐的守護者」變成了「父母的控訴者」。

對華人社會而言,這樣「大逆不道」的女兒,必然在觀眾的眼中無法獲得同情,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安娜的行為卻是具有十足的正當性。為了配合救治,安娜也受盡扎針、刺骨、住院之苦,但面對痊癒無望的姐姐,任何人都會自問:「這樣永無止盡的犧牲,值得嗎?」但這僅是身體的苦。身體之苦只是外在,內心的不平,才是安娜更大的苦,因為同為父母的女兒,她卻受到不相同的對待。

安娜從出生就認為自己是替代品,為了救姐姐才來到人間;換言之,在父母眼中,她並不是獨一的,只是為了完成父母心願,銜命而來。現實生活中,雖然這樣的狀況不太可能發生,但類似的心態卻值得為人父母省思。許多父母常會為了實現心中無法實現的夢,或學位、或成就,於是把這些期待與壓力加諸在下一代身上,結果往往造成子女內心受傷,失去自我存在的價值。

為自己發聲 找回價值

《姐姐的守護者》不僅探討了醫療倫理、愛與尊重,也包括人們最難面對的臨終照護。

曾經照顧過重症病患的家屬,必然經驗過救治至親家人,醫療上會面臨的許多艱難決定。該不該插管?要不要電擊?要不要開刀?該不該氣切…每一個決定都是艱辛而兩難的。看似仍有一線生機,但對醫療行為帶來的痛苦卻又於心不忍。

當凱特說她不想再接受任何痛苦的治療,莎拉卻說她並沒有聽到過,這時兒子傑西大聲的喊出:「她說很多次了,只是你根本聽不見!」所有人都震懾住了。

人們經常在面對所愛的人時,犯了這種「聽不見」的錯。選擇我們要聽見的聲音,過濾掉不想面對的聲音,以致於事態再明顯不過,對方也表達再三,但當事人就是無法面對,內心「聽不見」。電影提醒了我們要勇敢面對我們不想面對的聲音。

本片有幾個情感的處理令人印象深刻。有別於其他好萊塢電影,導演尼克凱薩維茲(曾拍過《手札情緣》)在幾個死亡的情節都採用「無聲」或「意會」的方式處理,如當安寧照護機構來找莎拉談話時;又如護士告知凱特的男友過世。導演選擇不刻意煽情,但催淚效果卻並未減損,情感也更為深刻。

選擇聽見或忽略 

全片最讓筆者感動、掉淚的段落,是當凱特決定放棄治療時,身旁友人仍不斷鼓舞她、告訴她會有奇蹟、要靠著意志力…。畢竟對一個沒有基督信仰的家庭,面對死亡,內心將有多麼大的恐懼、無助,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意志上的鼓舞,即使一切已絕望。這樣的處境真是令人感慨又無限悲憫。

《姐姐的守護者》這部電影讓我們重新思索每一個人生而為人的價值,以及面對死亡的態度。回到聖經,我們看到神的話說:「你在母腹中,我已覆庇你」(詩篇139篇13節)、「因你是照著我的形象被造的」(創世紀1章27節)、「我向你所懷的意念,是要你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29章11節)、「因為我以永遠的愛愛你」(耶利米書31章3節)。這些話都不僅帶給我們真正的鼓舞、盼望,更讓我們每一個受造的人清楚看見,在神眼中,我們都是獨特的,不是替代品;並且,我們生有指望,面對死亡,也不受威脅,因為我們都是蒙神所愛的兒女。(8/14上映)2009.08.07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