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風水師父親受洗了



我的家庭要成為基督徒是很不容易的。父親出門要看日子、算方位,任何祭典都是非常道地,稍稍違反就會被嚴厲責備。記得弟弟在念高中的時候,因為成了基督徒,就被全家罵的臭頭,最後離開了教會。

母親精神失常

接著,母親因為精神病造成全家人很大的壓力,全家人見面只有抱怨,沒有第二種語言。儘管我們想逃離這樣的氛圍,但傳統孝悌的高帽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我是女生,可以藉婚姻脫逃,但弟弟是獨子,只有扛下的份。

爸爸在這樣本身病痛纏身、妻子精神失常,而孩子無力協助的狀況下,脾氣又孤僻、又暴躁。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傳統信仰與他的祖先。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聖經上說:「人在自己以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責,就有福了」(羅馬書十四章)。我儘管經由出嫁離開原生家庭,但良知上很受責備,還是常想辦法回頭協助父母與弟弟。結果,非但沒幫上忙,連自己的婚姻、博士學業都賠上。

在這樣心力交瘁、萬念俱灰的情況下,上帝揀選了我,安慰我的苦情。在進入教會獲得內心平靜後,才冷靜的反省、分析如何幫助我的父母。

祈求神的憐憫

不過我費盡心神與金錢,幾經實驗失敗後,赫然發現自己的角色與最根本的根基問題沒解決,最後,我終於祈求神的憐憫與幫助!

時值1999年的復活節,剛信主的先生與我同心邀請我父母到教會,原本高興坐上車的父親,一聽到要去教會,馬上表明要跳車,我既震驚、又傷心。

我知道只好耐住性子好言相勸,以教會好多人在作彩蛋,需要人手,才說動母親和父親一起留下來幫忙。當然,他們還是不免對教會的人抱怨我一番。

後來,我的生活因為先生蒙呼召去念神學院,我徘徊在繼續念博士班與否,及養育孩子的重擔上,沒能力照顧父母,也就沒什麼好誇口要他們信主的理由。

不過,那三年的時光,父母反而不再像以前那樣抱怨、責備及依賴我,反而還會適時在經濟上幫助我。但我因為與父母的關係獲得改善,並沒有更加努力向他們傳福。

神未終止救恩

儘管我軟弱退縮,神對我家的救恩計畫並沒有停止。神學院三年畢業後,先生被差遣到中部當傳道,我因博士論文未完成而必須每週北上。

沒想到此時發現母親的精神病惡化而產生妄想,經常控訴家人要害她、離棄她。母親唯一信任的是我,等到我十個月後在上帝的奇蹟保守下畢了業,她馬上跟我到台中同住。

在這種情形下父母親再度走進教會、住在教會,也開始學習認識上帝。這段時間母親決志信主,精神狀況恢復的很好,配合藥物及透過讀經、禱告與聚會,妄想的症狀改善很多。

可惜,我因牧會壓力大,又把父母送回台北。父親後來又恢復孤僻的個性,任何事都不向外求救,包括我這個女兒。不到一年,母親自殺身亡。

靠主獲得剛強

母親身亡,孤僻、固執的父親一時六神無主。記得我趕到家時,發起脾氣會讓人「剉」的父親竟是漠然的坐在殯儀館,好讓人心疼。

當天,我與弟弟、弟妹一同向上帝悔改認罪,當下我並決定,絕對不能再軟弱退縮,我要相信所倚靠的是主。

我不再只知順著父親的意,硬是帶著他們到教會。父親沒說話,任憑我帶領。

雖然有這樣順利的開頭,但是,父親還是依照他舊有的信仰辦理喪事。傳統的喪事儀式,不但沒有安慰我的家人,還讓他們感到恐懼。所幸耶穌基督為他們帶來內心的平安,很快的就化解內心的恐懼。

倒是我的父親,他的恐懼更甚於弟妹。他一方面恐懼母親的靈,二方面不斷在找母親身亡的原因是得罪哪一位神,再加上繁瑣的喪事禮儀耗盡他的心神,導致他常發脾氣、怪罪家人。

加入團契聚會

那段時間,我又牧會又教書,時間有限,還會畏懼父親的權威,所以只得請母會的姊妹及永光教會的同工,在這段時間持續關懷他們。

母親多年精神病,早就沒有與親友聯繫。出席喪禮的永光教會松年詩班成員人數,還遠多於我家的親友團。

事後父親問我花了多少錢請教會的人來?我說:「我沒花半毛錢,倒是耶穌花上無限的代價。」

喪禮結束,體貼的弟妹擔心父親一時生活失去重心,幫父親報名老人大學。後來覺得永光教會的松年團契比較好,就開始參加聚會。

不過,他一邊參加聚會,一邊拜拜,而且越拜越兇,家裡還改風水。弟弟總教我不要挑戰他的信仰,說他都進了教會,要慢慢來。但我每想到母親過世的遺憾,我就求神給我智慧,讓我突破父親的信仰盲點。

內心充滿恐懼

我越是勇敢挑戰父親,就越明白他的恐懼。風水師傅出身的他,見過很多怪力亂神的事實,所以不敢離棄過去的信仰,怕會害到自己的兒子。

而且,父親從小失去他的父親,祭拜祖先是他唯一可以表達思念父親的機會,再加上母親生前因妄想症一度控訴他不忠,他覺得要證明給母親的靈看,以示自己的清白。越貼近父親的心,讓我越加堅持要帶領他們信主獲得自由。

有時候,我被父親的情感說服,覺得不該再強迫他改變信仰;有時候他在真理上說不過去時,又會大罵上帝沒聽他的禱告,沒讓他身體變健康,使我也有點想放棄。甚至,他還會去聽、去看一些別的信仰節目,用宗教家的話反駁我。

不過,奇妙的是,縱使我說不過他、縱使我灰心想放棄,隔天,又會發現父親如常去參加聚會。

終於點頭受洗

有一天,我驚覺父親的改變,他竟沒罵過一句髒話。這半年來,他在信仰上與我辯論的能力遠超過一個沒讀書的風水師傅的水準。他不止照顧弟弟一家,還關心他的兄弟,一點也不像個孤僻的人。

沒多久,教會的長老就打電話給我,說我父親有在考慮受洗。我趕緊到父親跟前,對他說:「老爸,我發現我這個博士都辯不過你,你實在很厲害。既然你信仰這麼好,何時受洗?」這次,他說,「快了!」

然後,我就發現他開始關心很多親人,還勸自己的弟弟受洗;邀集親人修祖墳,並偷偷的擲茭杯,問母親的靈及他的父親等祖先的靈,他是否可以信主進教會?

三代同日重生

今年端午節,他有計畫的完成這些程序後,他告訴我:為了他的兒子與孫子,他要信主了!

這次父親受洗,原本早就規劃要受洗的弟妹,總算可以不逆長輩的意思也受洗。連同弟弟與弟弟的小孩一家三代都在同一天受洗,我真要讚嘆上帝的權能,更要感謝神的僕人與百姓的用心!

感謝主對我一家人的憐憫!「一粒麥子落了地,就結出許多粒來」從我母親自殺以來,我總算得了安慰,也明白苦難的意義!!相信我的父親,我的家人也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