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梵谷(二)以色彩傳承的人文關懷



西奧,我說米勒是個多麼了不起的人阿!我向德波克借來桑息哀(Sensier)撰的米勒傳;這本書引起我莫大的興趣,乃致半夜起床點燈閱讀。因為白天的時間,我必須工作。我於昨天讀米勒說的那句話:「藝術即戰鬥。」(梵谷書簡)

梵谷的繪畫生涯中,曾經在不同時期,因技巧上的需要或創作理念的追尋,欣賞、並模擬過不同畫家的作品。而其模擬過最重要的一位畫家,就是米勒。

梵谷是米勒的超級大粉絲,從早年他還在畫商實習時,就曾寫信跟西奧說:「米勒的晚禱是真正的好作品,是美,是詩。盡量的去喜愛吧!大部分的人總是喜愛的不夠」。甚至在米勒去世後,梵谷有次到一個米勒的作品拍賣會,他曾寫道,當他一進大廳,就彷彿有聲音說:「脫掉你的鞋,因為你站立的這塊地方是聖地」

沉醉於米勒的作品

梵谷會如此仰慕米勒,根源於米勒在畫作中所呈現的強烈人文關懷。米勒的一生謹守著身為基督徒的價值,堅持「為永恆的生命」而畫。他在他的時代首先關注農民、中下階層生活,將這些過去從未被當做主角的人物入畫,賦予他們看似低微的勞動工作意義與尊嚴,而那也是梵谷所關切的,梵谷甚至比米勒更為積極的以行動去投入其中。出身牧師家庭的他曾以傳道實習生的身分,走進礦場、都市邊緣地帶,與這些社會角落的人同在。

因此當梵谷決定以畫家作為自己的志業,開始學習繪畫時,他是先以不斷模擬米勒的作品作為起步練習,《燃燒的靈魂-梵谷》展中將會來台展出的《晚鐘》仿作(1880),就是梵谷最早期,尚未接受任何正式藝術訓練的素描練習。

比米勒更加關懷低層 

從《晚鐘》仿作中人物肢體的不協調感,站在土地上的人跟背景、天與地的比例不十分正確,導致人物有被擠壓的感覺,看得出梵谷身為初學者在筆法上的生澀;但從梵谷用較為強烈的筆觸和稜角分明的線條來處理人物姿態,和米勒圓弧形的人物線條相比,卻也能夠區分出來,相較於米勒著重在表現「鐘聲響起的時候,在田裡辛勞工作的人停下手邊的事務,在餘暉下默禱感恩」這一個一天當中特殊時刻的寧靜、永恆之感,梵谷還試圖想要呈現辛勞工作帶給勞動者的沈重感。

從兩幅《晚鐘》的差異,已經可以看出梵谷不僅只是仿效而已,他想要在米勒的精神基礎上追求突破,這個突破是以色彩呈現出不同情感的張力。畫作不再只是現實的忠實呈現,還能夠反應內在心理的情緒。「當我思悟德拉克洛瓦及米勒的價值、原創性與卓越性之際,我膽敢說:是的,我也是重要人物,我必能有所成就!可是我必須根植於他們的成果,並朝著同一方向稍加運作我的能力。」

根植前人基礎追求突破

因此當他運用色彩的能力逐漸成熟之後,他再次重新詮釋米勒的重要畫作《播種者》,並且以此構圖為基礎,作了一系列色彩上的嘗試。他大量的使用黃、綠、藍這類對比強烈的顏色,將原屬於天空的藍色改放到地上,屬於大地的黃色轉為天空,以此對比達成畫面的不安感,凸顯陽光的熾熱和大地上工作的艱辛。

「我把德拉克洛瓦或米勒的黑白畫,擺在眼前當做一個題材,隨之即興塗上色彩,整個兒並不是我的東西,但探尋我對於其圖畫的記憶—「至少與其畫中情感起共鳴的和諧色調」—這就是我個人的詮釋」。每一次的重繪米勒,都是梵谷對自己所追尋的繪畫精神的重新確認。

用不同色彩詮釋內心領會

到了人生的最晚期,深受癲癇與憂鬱症之苦的梵谷,更重畫了米勒一系列的木刻作品《土地勞動者》以及關於家庭生活的《起步》等大量作品。回到這類簡樸單純的生活描繪,對梵谷具有穩定的作用。在這些畫中,他的色彩使用依舊對比強烈,但筆觸卻顯得平穩、明確,每個細節都謹慎地處理,絲毫沒有不受控制的揮灑,彷彿是透過理智而專注的重新描繪這些默默工作的人們(正如他自己),來抗衡精神上的疾病苦痛,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儘管米勒和梵谷,年紀上相差了將近40歲,兩人也從未碰過面,但米勒那自信仰而來的,對於土地與土地上勞動者的關懷,卻在將近半個世紀之後,透過梵谷以新的形式,繼續的傳承了下去。

◎陳若漪/真善美全人關懷協會作者群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