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為真:在外交困難中 凡事禱告



【記者李容珍台北專訪】前駐新加坡代表胡為真,從外交工作卸下之後,目前在政治大學授課。他接受專訪時表示,外交工作是雙贏的工作,我們必須與中共和美國建立互信以及互利。他指出,雖然過去外交工作遇到很多困難,但不論出使在何地,信仰成為他很大的幫助。以下是訪問內容。

外交人才需歷練

記者問:身為一個外交界的前輩,台灣外交工作目前面對的挑戰是甚麼?

答:目前國內缺少參與國際會議和組織等外交歷練的人才。自從卅八年前退出聯合國之後,我國相繼退出一個個政府間的國際組織,年輕的外交官無法透過參與國際會議,累積經驗與人脈,而必須靠友邦提供的資訊來提醒我們。我們仍有會籍的國際組織中,唯有WTO(國際貿易組織)和APEC(亞太經合會)兩個組織最重要,台灣應多派人才到國外訓練累積經驗,畢竟要影響外國政府的政策是非常不易的事。

而且,現代資訊發達,全民都在監督外交事務,內部必須有更多的溝通。外交人員工作非常忙碌,如何在忙碌中同時有很好的溝通,讓國人勿成為阻力,反而成為助力。這是外交部門應該思考的問題。外交工作非常辛苦,需要國人的打氣、同情和支持。

外交爭鬥休兵

「溝通」,包括政府各部會與外交相關單位取得共識,不只有行政單位,還有地方各縣市之間,以及與媒體、反對黨的溝通,尤其是與立院的溝通,溝通雖然不易做,但仍要做得好。

問:目前馬政府上台,對大陸採取外交休兵,國內有不同聲音,展望台美中三邊關係,您有何建言?

答:「外交休兵」這個名詞,容易引起誤解,其實「外交休兵」不是指外交工作休息了,而是在外交方面與中共之間的鬥爭休兵。我們與駐在國之間的關係,除了政治外交,還有經濟合作、學術、觀光文化交流和媒體的互相支援,讓外國人增加對我們的了解和支持,例如現在希望做到的是進入歐盟國家,我們能夠免簽證;另外,在海外的重要工作,也包含照顧僑胞,協助創業。但這些外交工作的項目都和外交休兵無關。

不容諱言,我們過去在海外花了很大精力在「對匪鬥爭」,因為外交是主權的表達,雙方自然會衝突。講到「主權」,沒有「台灣」外交,只有「中華民國」外交。因為目前廿三個邦交國只承認「中華民國」,不是承認「台灣」,過去推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就是失去了自己主權的立場。

駐外單位受孤立

與中共鬥爭上的「外交休兵」在國內有不同的聲音,就是因為不了解。以我自己過去出使外國的感受,中共甚至在我國和駐在國的經濟和文化交流方面,都要干涉,因而外國許多活動的主辦單位不敢邀請我們,使我們必須費心加強迂迴的工作,才能達到同樣效果。

鬥爭最激烈的莫過於挖邦交國,如哥斯達黎加原本是二次大戰以來與我們非常友好國家,三年前中共花四億三千萬元美金把邦交國挖過去。

兩岸緩和互蒙其利

與中共鬥爭「休兵」,雙方不再鬥得你死我活,也省錢,與中共互蒙其利。從去年馬總統上任至今,邦交國沒有變化。即使兩岸雙方代表見面,不再像仇人劍拔挐張針鋒相對,我們的人員也不必迴避。然而,海外工作一直沒有休息。

在整個大氛圍下,兩岸關係緩和,雙方鬥爭休兵是正確的方向,也增進國人的福祉。我們和大陸維持理性溝通,對兩岸關係改善也有幫助,當兩岸關係愈來愈好,合作就會愈來愈多。

建立雙方互信

問:中美之間應保持怎樣的互動?

答:我們應該和美國繼續合作,培養美國對我們的了解與信任。國與國之間最重要的是互信的建立,例如過去美國卡特政府與我國斷交,彼此互信關係破壞,後經美國歷任總統,尤其是雷根總統在台灣關係法基礎下,與我國進一步建立信任關係。到阿扁政府開始時,布希政府仍然對我維持信任,不幸幾年前,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美國政府對我國的信任大大降低。

去年馬政府上台後,採取各種作法恢復與美國的互信,例如馬總統上任後到中美洲訪問,過境美國不做任何政治活動,使美國對馬政府的信任也愈來愈強。

我們與大陸也要增進互信,透過雙方交流增進彼此的信任,雙方的關係已有好的開始,希望能逐漸增進互信以及互利。

凡事向神禱告

問:請分享您的信仰生命?您曾經提到,過去雖然面對很多困難,但是仍然向神獻上感恩,當您面對難處時,信仰對您的工作有何幫助?

答:我和家人遇到任何大小事情,都會向神禱告,上帝的話語成為我們工作的力量,也賜給我們信心和平安。

例如2003年在德國舉辦故宮展,展出我國的四百件寶物,當時的吳淑珍以第一夫人身份出席,也代表國家尊嚴。我們駐外單位不能出紕漏,我也為此禱告。不久之後我參加德國國會祈禱早餐會,沒想到早餐會負責人給每個人申命記卅一章8節經文「耶和華必在你前面行,祂必與你同在…」,這經文使我心中一震,好像是對我禱告的答覆,給我很大的力量和安慰,最後整個展覽和訪問非常順利。

還有,2004年台北市馬市長到柏林訪問,希望能見到柏林市市長。當代表處行公文給市長,對方直接表示,市長有要公不能見;與兩位副市長連繫,對方也說有事。

我們向神禱告,求神開路。妻子林惠英向熟識的柏林動物園園長太太商量,兩對夫妻研究後,發現那天正巧是副市長生日,決定參加副市長的生日宴會。

我把馬市長接送到宴會會場,當時賓客隊伍大排長龍,連德國執政黨主席也排在我們後面,馬市長因此不但見到執政黨主席,我也帶著馬市長和副市長見面,也在那個場合自然見到主持生日宴會的柏林市長,雙方做了愉快的交談。

自從911事件後,海關查得很嚴,但2004年前經濟部長何美玥帶團31人到德國訪問,整個團進出機場居然全都免安檢,充份顯示德國政府對我們的信任。

德國的政要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說:「我們柏林最難做的工作便是胡代表的工作,但是胡代表把兩國關係都提升了」。我要感謝上帝,能夠讓外國友人對我們能夠體諒、同情、友好、支持及信任。

全家做外交

問:在長期外交生涯中,妻子對您的影響及幫助為何?

答:妻子為配合我的工作,先是犧牲在加拿大全額獎學金唸博士的機會;當我外派到南非,她也辭去台北教育大學副教授職務。她不但是很好的賢內助,也常常在外交上助我一臂之力,達到很好的效果。

我在約翰尼斯堡三年期間,妻子協助我,僅僅在家宴請賓客便達三千人次;在德國四年,也在家宴請賓客兩千一百人次,每次宴客結束後,我們的孩子如果在家,還會表演節目,增進與賓客的友誼,幾乎是全家做外交。我們認為,做外交必須用心,且以誠懇態度才能贏得國外友人的信賴,但我們知道我們的條件十分有限,一切都是上帝的幫助才能做成,一切都歸榮耀與神。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