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逸衡:打造救國團成為公益平台



台灣戒嚴時期,曾經被外界視為國民黨外圍組織,專司動員青年的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在政治解嚴且社會快速變遷下,也開始轉型調整。

曾在大學任教,並在政府部門、公益團體服務過的周逸衡弟兄,一年多前接掌救國團,開始為這個存在逾半世紀,身負特殊政治使命的老舊組 織,進行脫胎換骨工作。

本報特別訪問周逸衡主任,探討救國團的未來與展望,以下是訪問內容:

記者問:外界都很好奇,您當初是在甚麼情況下,接下這個職務?

周逸衡答:早在民國八十一年,我還在中原大學任教,當時救國團需要有人幫忙,經人推薦,開始與救國團有了互動。起初團裡並無期待我做什麼特別的工作,只要我每周安排半天前往團部即可。

期許作忠心良善管家

當時我想到馬太福音廿五章「好管家的比喻」,談到主人給僕人五千兩、兩千兩和一千兩銀子,基督徒應該做忠心良善的好管家,我期許自己成為好管家,因而每週前往兩至三天。

我開始規劃調整增加救國團活動中心房間的使用率,例如將十分之一的房間提升等級為套房,以開拓新的客戶;其次我也帶團內主管到日本觀摩,協助他們做訂房分析,改善住房經營效率。

可能這些改變,讓救國團這十多年來的營收明顯改善,加上現任大部份處長級主管都曾跟過我,所以一年多前,當團裡有人提出邀請,我經過禱告,也看到救國團遭遇很大的困難,因而答應這項新的服事挑戰。

關心殘障弱勢回響很大

問:接任救國團主任的職務後,期待帶領這個組織的藍圖願景為何?

答:我期待救國團組織定位朝三項原則改變:一、減少政治性。二、增加公益性。三、強調專業化。讓救國團成為公益平台,成為台灣與中國下一代的祝福。

時代在改變,救國團也一定要轉型,它不能再和政治牽上關係。所以它的核心使命就是以服務來從事社會教育工作,提升下一代的身心靈健康與品格。

我也強調對年長者的尊敬、對環境的愛惜、對弱勢的關懷。為了聚焦公益活動,我特別把每個月第三個星期天,輪流在每一個活動中心招待肢體殘障的朋友和他們的家人吃和玩。此舉不但讓被服務者有很大的迴響,義工們也得到很大的鼓勵,效果非常好。

建立全台無障礙空間資訊

除此之外,我們透過轄下416個義工組織,花兩個月時間,建立全台319鄉鎮無障礙廁所的資料,並且提供上網,讓殘障朋友得到實質幫助。

我們也幫助安排殘障者組成的藝術團體,到各學校表演,並提供吃住。

救國團全台四百多個義工組織,現在也都轉成有計畫、有目標性地幫助弱勢者的公益組織、大家聚在一起,變得更有意義也更快樂。

我們透過點點滴滴的調整,讓顧客滿意度從過去的70%,升到目前的82%,明年希望提升至85%。 我們希望團裡的設施與資源,能讓社會多使用,讓大家都知道救國團是服務社會的公益團體,讓別人知道我們是幫助別人的「好撒馬利亞人」。

作好撒馬利亞人

問:您在學校與不同機構都曾服事過。當您在職場面臨世界潮流價值與信仰衝突時,您如何作選擇?

答:我覺得當人真的認識神、了解生命價值,這時候的取捨就非常容易了。

神非常恩待我,我在高一的時候,在台南橄欖山參加退修會認識神,大學時也喜歡研讀聖經。讀聖經讓我知道自己信奉的神是誰。

我年輕時讀馬太福音廿五章,耶穌傳講天國的比喻;讓我覺得每一個人的領受,雖然有先天不同的恩賜及後天不同的機會,但最終都是要追求100的報酬率,要蒙主的喜悅,唯有忠心、有見識的僕人,才是主所喜悅的人。

討主喜悅勝於一切

「服事就是要體貼基督耶穌的心」。聖經最讓我感到得力的話是「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立比書二章5節),若是設想主會在此時此地怎麼做及選擇,那麼任何利害與衝突,自然都不會形成壓力。因為我知道所信的是誰,也知道作一個管家,所有的東西都是主暫時託給我管的,要的就是在這裡榮耀主。

我就是這樣地信靠主,每一樣工作都這樣做。前幾天適逢我60歲生日,許多已經畢業的學生從美國、大陸及台灣各地回來幫我過生日,其中有中山的學生,也有中原的學生。我曾在中原大學努力七年,常常日以繼夜住在辦公室裡面,想全力把企管所拉拔起來,那些第1、2、3、4屆的孩子們從各地來,非常感念當年我對他們的教導。大家說我要求很嚴,給的壓力很大,可是後來在職場中,他門的受益也最大。其實當時我自己不是沒有壓力,但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對的,所以可以堅持面對,毫無所懼。

我在中原擔任研發室主任時,許多私立大學的推廣教育制度很混亂,常常為了賺錢開了許多課,有人罵教育部沒有補助卻要管很多。但我始終堅持賺錢要賺之有道,不要開亂七八糟的課,教育的理想決不能放掉。我相信自己的堅持,必然得罪很多人,但為了主的榮耀,沒有關係。

我幫教育部的忙,前後約有廿年,我太太曾開玩笑地說「凡要得罪人的事,教育部就請周逸衡當委員」。主耶穌要基督徒作鹽作光,我就是願意當作鹽,即使被利用也無妨。我明知道有時候教育部請我擔任某個特別專案的委員,是因為需要有人出面得罪人來講話,但我不會考慮自己的利益,還是為真理講該講的話。

願意作鹽發光

譬如我堅持大學教育應該以學生學習為中心,不是以老師為中心。我在中山擔任副校長兼教務長期間,用各種制度、經費、輔助教材教學設備,幫助學生提升學習效果,其中尤其是建立學生對老師教學的評量制度最受爭議。這理念或許與一般老師的利益衝突,但這是信仰帶來的理想。我覺得信仰不是裝飾品,是生活真正的意義。那些名和利的衝突,對我就不會形成壓力。

問:隨著時代變遷,年輕人喜好也有很大的變化。救國團今後如何重新改變,把年輕人找回來?其次兩岸交流愈見密切互動下,救國團有沒有在大陸發展的藍圖與計畫?

答:大學生的活動行為模式改變了,以後我們大學生的活動重點會放在培訓上面,訓練他去服務別人,作我們的育樂活動服務員。

高中及國中部分則定位在成長的營隊,特別把張老師及探索課程加進來,讓他們發掘潛能及了解自己的個性。透過團體活動學習群己關係。

關於大陸的問題,我們想邀請大陸青少年朋友到台灣來,與台灣的國、高中生相互了解,增進深層關係,對兩岸長遠的發展絕對是正面的。而相互了解,用玩的方式最容易增進彼此認識,甚至或許可以成為夥伴關係。

將來我們也會嚐試在大陸選據點,或邀請大陸高中學生來台訪問,了解在台灣上大學的情況,我們也會希望安排台灣的學生及教育工作者去大陸訪問。這個平台,若法令許可及鬆綁後,我們很願意來作。

李容珍、盧明正/專訪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