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謝謝你



◎周文章/文字工作者

再過一刻鐘飛機就要起飛了。她還徘徊在入關處來回焦急跺腳。

「搭乘中國航空飛往青島的班機即將起飛,尚未完成通關的旅客請即刻完成通關手續」。廣播聲一停,在機場大廳的旅客,目光幾乎不約而同向她望過來。九點半起飛的班機,閘門隨時會關閉。她在航站門裡門外不知兜了幾圈了,手裡緊握著幾張美金紙鈔,半跑半走,滿頭冒汗的逐個問人:「我用美金跟您換外匯券可以嗎?拜託您!」

在機場內掃視到的旅客,黑頭髮黃皮膚的、黑皮膚的、金髮碧眼的,國語、閩南話、英語,全用上了。每個人的回答或手勢,客氣或直接,全是愛莫能助,「用完了」、「我自己要用」、「Sorry!」,問一個閃開一個,問一聲搖頭搖手,她又生氣又詫異,偌大的機場,這麼多的進出人群,問不到一句「願意」的回答。

就差四十元的外匯券,她的行李上不了飛機,她的情緒開始緊繃。時間一秒一秒叮噹溜走,武警的視線也隨著她的腳步盯梢著。

人群多半愛莫能助
完了!一路上逢山闢路,遇水架橋,在上海忙了三天,偏在這節骨眼出了岔。幾分鐘前,住在上海的朋友何先生才冒著被交通公安開罰單的風險,左拐彎右抄路,一路飆車將她送到機場。

卸下行李,和朋友匆匆道別後,連握手說聲謝謝的時間都不夠,便急忙趕辦登機手續,眼看櫃檯停止通關了,幾乎想把幾件隨手握著的東西就地拋棄—最後一班飛青島的班機耶!寒夜漫漫,七度的冰冷氣候,她不可能在機場空待一夜。尤其明天一早,青島還有一連串的事要她接續處理。

幸好櫃檯武官看在台胞身分上,接受她的補辦登機手續。三千憂急如大石落地,才要輕鬆喘一口氣,心緒向未回神,櫃檯武警臭著臉說:「台灣的同胞,行李超重,要補外匯券四十元」。

外匯券!上海三天,一切住宿及行程都由負責這次研討會的上海貿易局主理,用的是人民幣。外匯券!送她來機場的何先生在她要衝往機場大門前,還問她需不需要外匯券,她呆住了。她慌張的翻皮包、開皮夾、搜遍了行李、掏出了每只口袋…還被拉鍊刮傷了手,血跡點點之餘,她把搜尋出的紙鈔一起篩檢,美金、臺幣、港幣、旅行支票,就是缺了外匯券。

登機時間越來越迫近,她強自鎮靜,抓緊護照衝向服務臺:「請問可以換外匯券嗎?」服務人員一言不發,手指直指對面。

她三步當一步走飛奔至對面櫃臺,禦寒的圍巾纏繞臉她也顧不著了。原本一臉笑意在聊天的兩位女同志,一見她出現拉下臉來,白眼:「下班了,明天再來!」

「能不能用人民幣或美金代繳超重費?」「不收!」「警官大哥,能不能行行好,我用人民幣向您換外匯券可以嗎?」「不行,公事公辦!」

獨缺外匯卷
腕錶上的時間越來越近,她的心越來越沉,她重重地坐在椅子上,離起飛只剩下十幾分鐘了,她發現已落入奇異的夢魘—她拿著一百元美金向每個看到的人乞求,一張張陌生的面孔紛紛搖頭,一對對冷峻的眼光閃過,彷彿聽不懂她的奇腔異調,就在遠方,她彷彿遙見在青島的朋友失望地搖頭,嘆氣她的爽約。一秒一秒過去,冷風從她身上呼嘯而過。

「張鳳吟小姐,中國航空九點半起飛往青島的班機請趕快登機,再過…」

她咬牙,再求一次曾拒絕她一次的旅客:「我一定要搭上這班飛機,求你行行好,我出五倍的價錢向你換四十元外匯券」。那人的眼光猶豫了一陣,望著眼觀四方的武警,搖頭。

九點二十二分,離起飛只剩八分鐘了。有個剛從洗手間出來的旅客看到這一幕,也目睹眼前這位女子,髮型已散亂,披帶圍巾已落地,一臉狼狽地坐在皮箱上打手機。

「小姐,這是四十元外匯券,快登機吧!」眼前這位說著國語的陌生男子,和善地對她說。「謝天謝地!」她感動的忘了誰替她燃眉之急,忘記說聲謝謝,忘記問他的姓名,忘記把等值的錢拿給他。當他再度出現在她面前遞給她一杯熱咖啡,她也忘了看他一眼。

九點二十八分,在閘門關之前,她終於上了飛機。「祝妳一路順風!」那位男子說完後,靜靜地坐在另一個角落,等候他的班機。

當飛機升上天空後,她的心才安定下來。喝上這杯熱騰騰的咖啡,她才詫然她忘了一些事:忘記是這位男子在幾分鐘前讓她能夠趕上班機,忘記手上這杯咖啡是來自一個陌生卻友善的男子。她怎麼這時才恢復記憶,若非是他,她無法順利登機。她感謝他主動伸出援手。

主動伸出援手
幾年後,她再次來到上海參加類似的兩岸產業研討會,「四十元外匯券」的餘響,使她深記下次一定要先到機場銀行的櫃檯買外匯券。

當然,她也期望在來往的人海裡,遇見這個在臨危一刻排解忐忑的機場窘局的陌生男子。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