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湖群狗黨》(Mean Creek)的省思 當學校有持續性的不正義存在



有一部跟青少年暴力有關的電影,是由美國導演執導的,蠻深刻的觸及青少年文化與青少年心理,就是由Jacob Aaron Estes於2004執導的《湖群狗黨》,這部片子是在探究當學校裡出現一個讓校方、老師都無法管理的暴力份子,一再隨意言語、肢體暴力之後,幾個好友無法按奈不平,私下報復,卻不小心致其死亡的事件。

在《湖群狗黨》電影中,喬治是個獨來獨往不融入群體的男孩,他長得很肥胖,外表並不討喜,偏偏他個性又很討人厭,自我中心的隨意發生肢體暴力與言語暴力,學校裡很多人都有被他打過、或羞辱過的經驗。顯然,他這種大錯不犯小過不斷的行為,早讓學校從管束到最後放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有一天喬治打了山姆,山姆有個很疼愛他的哥哥洛基,洛基又有一群青少年好友們,當他們得知山姆被打,決定對喬治展開報復,他們打算對他惡作劇,把他脫光了丟到溪裡,讓他得光著身子跑回家。

所以他們以幫山姆過生日為由,邀喬治一齊出遊泛溪,好進行報復行動。

惹人厭喬治的雙面性格

沒想到喬治受邀後,卻展現出他們過去不曾看到的另一面。喬治為著自己竟能受邀非常的感動,他非常害羞的送山姆一份生日禮物,並對大家願意邀他既害羞又含蓄的表達謝意。當他說,他懷疑自己是外星人,只有外星人能瞭解他,又暗示出他內心深處一直感受到的孤獨。

年齡最小的山姆與他小女友米莉最單純善良,立刻懊悔他們想對喬治惡作劇的計畫,他倆力勸山姆的哥哥洛基放棄計畫,洛基個性原本也是溫和善良的,於是又遊說好友克萊德停止預計要發生的惡作劇。所有人都同意了,只剩下馬提,他年齡最長,最嫉惡如仇,性格中也最有行使暴力的潛力,他並沒有被說服。

一群人泛舟進溪了。喬治看起來著實是開心的,但是他也慢慢的原形畢露,他又開始出現讓人不快的行徑,固然沒有肢體言語暴力,但是他顯然在人際中少掉了某種察言觀色、審慎處理自己在人際中言語行為的能力,他很容易做出讓人不快的動作,譬如突然拿大水槍,在當事者毫無心理準備下,把人噴的一身濕。

或者講出不適切的、當事者其實會很介意的話來。他可能一開始不是故意的,可是當事者感覺不愉快了,他卻毫無所感,不會停止。這應當是喬治無法融入群體的原因。於是慢慢的,大家開始在努力忍耐喬治,也都被他搞的有些光火了。

不能踩的地雷

在泛舟群中,有兩個人心中藏有心事,是像地雷一般不能踩的。

這心事大家都知道,大家也都小心不去觸碰這隱痛。其中一個是克萊德。他是被領養的,領養他的,是兩個已婚男性同志。這同性戀家庭組合,使克萊德經常被惡意嘲弄,笑他的「父母」,也笑他一定也是「同志」,這使克萊德很痛苦,但他個性怯弱溫和,只是悶悶的,不會反抗。再來就是年齡最長的馬提,他父親吞彈自殺的過往,是馬提絕口不提也不許人提的。稍會察言觀色的人都知道,對克萊德與馬提,這地雷不要踩,否則會有傷害。可是喬治踩了。

於是馬提提出一個非常具有挑釁意味的遊戲「要真相還是要挑戰?」這遊戲的挑釁是在:不管選挑戰或選真相,都非常容易讓感情不夠深厚、默契也不夠的朋友失和。馬提顯然想用這遊戲讓喬治難堪。

於是果真,在遊戲中,喬治知道了他受邀出遊,一開始根本不是基於善意的友誼,而是惡意的報復。這時候喬治展現出來的激動情緒,讓我們很清楚的知道,被排斥、不能融入群體的孤單感,是他不能被踩的地雷,他歇斯底里的對每個人施以苦毒的言語暴力。

最後,以極其激怒馬提的方式,像咒詛一般的反覆污辱馬提父親飲彈自殺一事僅只是不伸手救援。馬提衝向喬治,洛基知道馬提已徹底失控,出手阻止,船身晃蕩,喬治落水。

然後大家才發現喬治根本不會游泳。可是在那瞬間,所有已忍耐半天的船上人,都看著他喊救命,卻不想援救,雖然僅只是一分鐘的冷漠,喬治卻死了。

大家都厭惡喬治,但沒有人恨他恨到希望他死,可是喬治卻死了,而這人際互動的惡性循環中,卻找不到真正殺死喬治的兇手。

這群朋友從震驚、錯愕,到遺憾、自責,很久以後,才開始想再下來要怎麼辦。

馬提想到的是埋起來,湮滅證據,因為喬治獨來獨往,沒有朋友,他們當時為了惡作劇方便,又囑咐喬治邀約出遊之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因此要讓喬治就此成為永遠找不到的失蹤人口,不是不可能。

可是年齡最小的山姆與米莉,卻最有良知最勇於負責,他們與良心交戰許久以後,再度勸洛基與克萊德,找警方自首,他們寧可負起責任,也不要一輩子活在陰影中。

於是年齡最長,自知要負最大責任的馬提,決定逃亡到墨西哥,他缺錢,拿槍搶超商,槍與父親的聯想如此的揮之不去,現在拿槍搶劫又不得不然,馬提邊搶邊哭泣。

警方開始調查喬治之死的前後因果。電影最後仍舊透過兩句對白,交代出喬治與這群人人際互動之間的糾結。先是警方找到喬治生前對著攝影機錄下自己的對白:「我想談我自己,為的是日後萬一外星人來,我可以找到瞭解我的人。」這句話,洩漏喬治言語行為暴力背後的傷痛。而同時,山姆對著警方錄下問訊過程的錄影機說:「我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馬提這麼失控憤怒過。」表達了喬治長久內傷,惡性循環的促成馬提與其他人的憤怒,他惡意踩了不能踩的地雷,未料卻造成悲劇的結果。

當不正義持續存在

這部電影丟給我們一個大難題,是很多國高中老師都會碰到的——班上一旦有一個讓全班都厭惡的人,儘管他真的很惹人厭,卻又不至於觸犯校規到可以讓他離開學校——這時,老師真的是百般的為難的。 因為青少年孩子內心深處有著正義感的渴望,但眼見著老師無法給出正義,青少年孩子們只好自己設計出讓他們感覺正義的報復行動,這種在背地裡由同儕群體一齊施展的報復行動,是非常容易失控的。

電影敘事中導演的確觀照到讓人深惡痛絕的喬治有他可憐之處,但他老是成為欺負別人的人,要讓青少年孩子們一再因他可憐而包容他,也真的是要求過高。

因此,唯一能阻止青少年孩子們私下報復,就是校方能彰顯正義,可是,在一個「愛的教育」的體制下,學校也有難言之苦,很多時候,那種青少年孩子們所需要的正義,學校未必給的出來。電影《湖群狗黨》的悲劇,豈止在美國才會生發呢?

◎陳韻琳/文字工作者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