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萬事皆美好》、《藍色羅麗塔》當學生愛上老師



早熟青少年跟老師發生戀情,終究是出於一種替代性心靈補償…

在什麼情況下,青少年青少女會暗戀上自己的老師?何種情況下,會轉成真正的戀愛關係?何時又是分手之日呢?

瑞典導演Bo Widerberg於1995年執導的《萬事皆美好》(All Things Fair),描述的是青少年愛上女老師的故事,美國導演Karen Moncrieff於2002年執導的《藍色羅麗塔》(Blue Car),描述的則是青少女愛上男老師的故事。

《萬事皆美好》中的艾迪,聰明絕頂、善於領導、自信又有藝術性格,會愛上比他大十歲,富女人魅力又聰慧的女老師,不難理解;而《藍色羅麗塔》中的美格,缺乏父愛、對詩有敏銳的才情、卻得幫母親承擔單親家庭的遺憾、成為代理母親照顧幼小的妹妹;突然間,有一個「完美父親」一般的老師出現,從她的詩中理解她、幫助她、關心她,美格會愛上老師也不難理解。

迷惘的替代情愫

但師生戀,對年幼學生這一方總是迷惘的,不管是艾迪或美格,其實都很難徹底區辨,這真的是戀愛?還是某種替代性的滿足?

在富有責任感的老師群體中,一定會很小心的引導這種學生對老師的暗戀,幫助他或她度過這段迷惘期,因為沒有任何替代性的情愫,可以成為健康、長長久久的戀情,更何況被學生暗戀的老師,多半都已婚。

但美格的老師卻在知道美格暗戀他、也知道美格需要父愛的情況下,僅只丟給美格一句話:「不要隨便相信安慰你的人,因為他有他自己的生活難題!」彷彿便善盡職守一般的,繼續任美格發展對他的暗戀情愫,甚至到最後無法自拔的想跟她發生關係。而艾迪的女老師,根本就把自己婚姻的不幸,轉嫁到艾迪身上,彷彿艾迪是她的生命救援,讓她在枯槁的婚姻生活中,發現自己仍有被人癡情眷戀的可能。

年幼一方總是迷惘

這兩部電影對戀愛的開始都安排的相當細膩,《藍色羅麗塔》的長處,是讓我們看到這個男老師一直努力的透過教導美格詩的創作,引導美格整理父親離開家庭的創傷;而《萬事皆美好》,則是透過優異的電影配樂:韓德爾歌劇《 Rinaldo》裡的《Lascia chio pianga》,把暗戀到真正的師生戀過程,溫柔略帶哀傷的美化了。

當師生戀開展,怎樣結束?這就是電影功力之所在。

《萬事皆美好》是讓艾迪認識了女老師的先生。假如這師丈是無賴卑鄙之徒也就算了,偏偏他是個沈浸於音樂、完全不懂生意的孤獨生意人,當他發現艾迪跟自己的老婆不軌,他選擇原諒,然後跟艾迪談起音樂,師丈教會艾迪聽柴可夫斯基《羅蜜歐與茱麗葉》、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馬勒《悼亡子之歌》、貝多芬最後期弦樂四重奏…艾迪跟他透過音樂有了心靈共鳴,於是,艾迪開始從師丈的立場思考師丈與女老師這段婚姻,艾迪發現,其實女老師美麗外表之下,有著專斷自我中心的個性。是從這時起,艾迪不再像以前一般熱戀女老師了。

我覺得這是很合人性的敘事。師生戀多半含著一種崇拜情節,讓學生撥除老師在台上的聰慧、體諒,看到他或她在私生活中的平庸,一定會讓學生清醒至少一半。更何況,師丈是帶艾迪進入音樂心靈世界,跟艾迪有更深刻的情感共鳴呢!

有一幕描述艾迪的女老師看到自己的丈夫跟艾迪一齊沈浸於音樂,便憤然退去,這充分表達了艾迪與師丈有更深一層的心靈交流,女老師無法介入,女老師心知肚明。從這角度,《萬事皆美好》處理的很好。

除去崇拜 清醒一半

但「萬事接美好」的導演卻在這敘事中,讓時代背景置放於二次大戰,又置放艾迪的哥哥戰爭中罹難的事故,它與艾迪的師生戀敘事無法邏輯嚴謹的密合,於是敘事焦點便被岔題了。而我認為主題既然置放於師生戀,背景是否在二次大戰其實無關緊要,我更寧可導演花點時間處理女老師。這個女老師何以會回應艾迪的暗戀,讓它發展成戀情?何以當艾迪日漸遠離她,她會痛不欲生、以致於用她身為老師的權力反彈?這部份若細膩處理,應當很有可觀,可惜她的心理因素全被忽略了。

以老師權力反彈

說到這裡,有個跟電影敘事未必有關的事該提:這部電影是導演Bo Widerberg最後的作品,兩年後他便過世了。而男主角艾迪,正是由導演自己的兒子擔綱,電影以韓德爾歌劇《 Rinaldo》裡的《Lascia chio pianga》音樂為主軸,還襯以多半是音樂家後期、或安魂曲、悼亡等古典音樂,多少看出導演Bo Widerberg導這部電影,顯然有臨終之際,將生命與藝術心靈傳承交棒給兒子之意,要我們不要因他之死劃下句點,還要繼續看他的兒子!

或許是因此,艾迪戲份大到導演徹底忽略了女老師,完全不交代她會愛上學生的心理因素,甚至花力氣岔題交代艾迪哥哥之死,處理艾迪在這段時間照顧父母的戲份。於是,女老師成為師生戀中,一個模糊、到最後變得可笑的角色。

而《藍色羅麗塔》,對分手部份,也處理的不夠清晰。

儘管美格暗戀男老師,是基於她對父親的渴望,但美格自己和老師都發現這渴望慢慢轉變成男女之愛的曖昧情愫,她渴望牽手、擁抱、親吻。

因此,當美格發現男老師婚姻的平凡,又主動帶她到旅館想跟她發生性關係,最後發現曾很會創作的老師,根本江郎才盡,對現在與未來,充滿了灰暗的迷惘。那麼,美格的幻滅與受傷,到底是基於哪一點?正因為美格的情感其實也很曖昧,所以電影敘事這部分顯得模糊。是「完美父親」形象的受損?是「詩人形象」的受損?是「情人形象」的受損?

當身為年輕學生的想要從愛情中退卻,老師要怎麼自處?這其實更是很多師生戀的學生一方,所懼怕的。因為老師擁有權力。連沒有愛情關係的師生,老師都可能透過「讓不讓學生過關」這權力,轄制學生,更何況曾有愛戀的師生?

在《萬事皆美好》中,老師讓艾迪留級了,以老師向校長謊報的惡情,學校甚至認為艾迪留級是學校給艾迪的「恩惠」,否則,他是會被開除的。也難怪艾迪在學期結束時,對曾經崇拜的女老師,給予極度性污辱性藐視的反彈,因為戀情結束的太惡毒了。

而《藍色羅麗塔》,導演則是讓美格於詩創作競賽中,公開朗誦她的受傷與老師的欺騙,以此向老師宣告愛情的終結,隨即交代美格回去找自己的生父,她再也不要讓替代父親暫時的安慰自己。

儘管在這兩部電影中師生戀情結束的方式不一樣,但都呈現出從師生戀情的開始到結束,對青少年青少女,都是揠苗助長式的成長,是破碎傷害甚至羞恥的心路歷程,因為就算撇開倫常不談,早熟的青少年跟老師之間會發生戀情,終究是出於一種替代性的心靈補償。

難以平衡的師生戀

這樣的戀情安置於老師、替代性父母、情人之間的角色衝突之中,再早熟的青少年孩子,也很難明晰的選擇平衡的位置,而身為老師,在擁有權力之際,讓自己人生某個面向中的缺憾,透過一個尚未真正長大成熟的孩子來彌補,也的確有「利用」之嫌,這也就難怪在台灣每當父母發現孩子跟老師搞出師生戀,總是會怒氣沖沖的上告法院了! (角色背後專欄文章)

◎陳韻琳/文字工作者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