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憤恨到寬恕 紀寶如:在天家看到兇手我會給他愛的擁抱

389463_b


【記者梁敬彥/專訪】十八年前,台北神話世界KTV的一把火,奪去了基督徒藝人紀寶如最愛的先生余龍,也開啟了紀寶如長達十多年活在仇恨中的黑暗歲月。失去至愛的痛,讓她開始用酒精麻痺自己,數度割腕自殺,與孩子的關係更降到冰點。

現在的紀寶如,不僅從仇恨的枷鎖中掙脫,還跟著台灣優質生命協會走進監獄,分享自己被主愛更新的見證,幫助受刑人有重新再出發的機會。

「將來在天家與縱火的湯銘雄相見時,我會給他一個接納的擁抱。」走過傷痛的紀寶如這麼說,而這個力量,來自於她所信仰的獨一真神-耶穌基督。

充滿怨恨 生活痛苦

談到傷痛的過往,紀寶如仍忍不住數度哽咽。她說,余龍是她最愛的男人,而湯銘雄只因一時衝動放一把火就讓余龍「人間蒸發」。不僅讓她和孩子在一夕之間成為孤兒寡婦,更讓她成為公婆口中「害死先生的兇手」。

因此,她內心深處對湯銘雄痛恨至極,讓她根本無法正常過生活,在這場悲劇發生之後的八、九年,她每天喝酒,醉了就打孩子,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

「看!這些傷痕都是那段時間留下的…」紀寶如挽起衣袖露出當初割腕的「歷史」紀錄。

紀寶如說,在信主之前,她每天一邊喝酒,一邊看著這些傷痕提醒自己,今天落到這步田地,都是湯銘雄害的。當時她對湯銘雄真是痛恨到了極點,湯銘雄在被槍決伏法前,寄了一封信給她,紀寶如「看都沒看就撕了!」

紀寶如說,在那段傷痛歲月中,很多人勸她要放下,要「寬恕」,她都嗤之以鼻,因為「自己每天都在受苦耶」。後來湯銘雄槍決伏法,她依然沒有辦法從仇恨的枷鎖中掙脫,因為,若不是這個人的「傑作」,她的人生不會從彩色變黑白。

紀寶如表示,結婚後,她把丈夫當作天,認為沒有了余龍,自己什麼都不是。因此,在余龍被燒死的當晚,她趕到陽明醫院認屍時,內心雖然極度悲傷,但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當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的人生完了!」

所以她在酒精、打小孩、自殘及放浪的生活中尋求「解脫」,結果不但憂愁及仇恨日漸加深,還曾經和小孩一起接受精神科長期的治療。

主愛醫治生命傷口

直到三年前,紀寶如參加一場聖誕節的活動,那時更生團契的黃明鎮牧師在台上分享在監獄輔導湯銘雄的經歷,以及湯銘雄在信主後生命的轉變。

紀寶如回想,當她聽到這個毀壞她人生的「劊子手」的名字時,她下意識地選擇逃避,用一種「關我什麼事」的消極態度,不想理,更不想看。

紀寶如說,後來,黃明鎮牧師到了後台,帶著她和她的公公一起作釋放的禱告,當下聖靈就感動她,她和公公兩個人的眼淚嘩啦拉地流個不停。

直到今天,她仍清楚記得當時黃牧師對她說:「湯銘雄現在是湯『弟兄』,他在死前,已經向耶穌悔改認罪,成為新造的人。放下對他的仇恨,其實真正得釋放的是自己!」

「主耶穌差派黃牧師,藉著他的口讓我豁然開朗了!」紀寶如說,過去她把希望寄託在人(指先生余龍)的身上,因此,當湯銘雄剝奪了她的寄託時,她以為世界末日來到了,並且因為失去「盼望」,而不斷做出傷害自己及家人的事情。

「仇恨讓我的人生已經渾渾噩噩地虛耗十餘年,未來的日子,我要把對丈夫的思念,化作傳福音的力量,幫助更多和我有一樣遭遇的人,能夠靠著上帝的愛走出悲傷。」走出傷痛後,紀寶如深有感觸地說。

接受耶穌為生命救主

紀寶如說,神藉著先生余龍的意外遭害,讓她在那段傷痛的過往中學習到許多經驗。近來「死刑存廢」再度成為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她以過來人的身分說,執行死刑,並不能讓受害人家屬心中的傷痛消失;「殺人償命」也未必是一個尋求「公平」的方法。社會大眾不能期待每個受害人家屬都能「寬恕」加害人,但受害人家屬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著走進教會感受神的愛,用神的愛來撫平傷痛。

曾經有過錐心之痛,如今的紀寶如可以坦然地說:「每一個苦都不會白白地受,神的愛永不止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