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哈瑪斯之子今成上帝之子

389625_b


哈瑪斯創辦人之子從恐怖攻擊策畫轉為預防流血事件 認識耶穌是上帝之子得真正的自由

【特約記者方仁宏/編譯】左手拿可蘭經,右手持槍,在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的訓練下,許多孩童從小就被教導要恨以色列人。

超過廿年的時間裡,哈瑪斯在以色列發動無數次自殺炸彈及數千次火箭彈射擊。哈瑪斯武裝部隊的領袖計畫各種攻擊行動,不論是在公車或在餐廳裡,只要能夠攻擊以色列的方式,他們都曾經嘗試過。

莫薩博‧哈珊‧尤瑟夫(Mosab Hassan Yousef)就是在這種環境中長大,他還有一個特殊身分,他是哈瑪斯創辦人哈珊(Sheikh Hassan Yousef)的兒子。

恐怖份子的內在矛盾

莫薩博的童年在哈瑪斯組織裡度過,被奉為「王子」的他,十分景仰自己的父親,而他的父親也受到哈瑪斯成員的尊重。

然而今年三月,莫薩博出版自傳「哈瑪斯之子」(Son of Hamas),描述他如何從恐怖份子的文化走入基督教文化的過程,書中對父親矛盾的內心掙扎有諸多描述。

莫薩博寫到:「父親必須漠視組織成員殺害士兵、婦女與無辜小孩的行為,甚至要以『阿拉指派的任務』合理化這些行為;但另一方面,父親自己不願意做這些事,從他的靈魂深處拒絕這些事。他無法說服他自己。」

莫薩博青年時期便曾因持有槍械被以色列軍方逮捕,傳說中以色列軍人會以十分殘酷的手段對待囚犯,甚至比被哈瑪斯囚禁更痛苦的對待。

然而莫薩博在監獄認識一名以色列國安局(Shin Bet)探員,這名探員是巴勒斯坦人,他知道莫薩博是自己的同胞,沒有以慣用於囚犯的手段對付他,取而代之的是讓莫薩博找到生命方向。

莫薩博回憶說:「他們沒有虐待我,也沒有要求我出賣哈瑪斯,並且協助我重建自己的生命。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開始質疑自己年輕時消滅以色列的計畫,面對這些幫助我的以色列人,關心我的人,我為何要殺他們?我開始想我從未曾想過的事。」

從策畫到破壞恐怖攻擊

莫薩博在某次途經耶路撒冷大馬士革門時,被一位英國籍基督徒邀請前往參加讀經會。

當他生平第一次讀到新約聖經,即被耶穌的山上寶訓深深吸引,也對耶穌說的「愛仇敵」教導感到驚訝:「…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馬太福音五章4445節)

莫薩博開始了人生另一個計畫,與先前發動恐怖攻擊大相逕庭─阻止恐怖攻擊事件發生。他開始跟以色列國安局合作。

以色列「國土報」(Haaretz)記者Avi Isacharoff描述莫薩博說:「經過他的幫助,國安局得以阻止許多恐怖攻擊事件,數以千計的人命因此免於受害。」

莫薩博在以色列國安局工作十年,甚至曾因為他的有用情報,救了現任以色列總統裴瑞斯(Shimon Peres)的命。

成為上帝的孩子

2005年八月,回教友人邀莫薩博看一個電視節目,是埃及神父撒迦利亞(Zakaria Boutros)的見證,撒迦利亞系統性地為可蘭經「驗屍」、指出謬誤,拆解阿拉殘存的綑綁─那些綑綁使得莫薩博看不見「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的真理。如今莫薩博看見了。

莫薩博不久就受洗成為基督徒,但這對身為以色列國安局幹員的他來說是很危險的決定,因為國安局並不認同基督教,更遑論莫薩博的回教哈瑪斯背景。

2008年7月,莫薩博的活動與成為基督徒的事,經過以色列報社披露轟動全國。莫薩博的父親當時已經被捕入獄,父親在獄中崩潰並痛哭失聲,甚至連以色列獄警也反過來安慰他。

按照慣例,莫薩博如果宣稱自己是基督徒,他的父親就必須宣告脫離父子關係,並揚言要親手殺了他。不過莫薩博的父親並未這麼做,此舉也讓他自己飽受攻擊,甚至必須冒生命危險。

無疑地,莫薩博與其父親已經成為哈瑪斯獵殺的對象。莫薩博從不後悔,他說自己是基督的跟隨者,但這只是成為門徒的開端。

他謙虛地說:「若你在街上遇到我,請不要認為我的屬靈知識有多豐富,把我當成了精神獎盃。相反地,請為我在信仰中成長禱告,當我學習與主共舞時不至於踩到新郎太多次腳趾頭。」

(資料來源:http:www.cbn.com)2010.03.26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