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懼怕



比方當使徒彼得被囚在監裡,要被辦的前一夜,居然在兩條鎖鍊和兩個兵丁中間還睡得著?聖經上說是天使來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他,叫他起來。

如果在人類的字典裡沒有「懼怕」這兩個字,「恐怖片」和「驚悚片」這兩種類型電影勢必會沒有行銷市場。我們不是很能確定人是與生俱來就有「恐懼」的意識,還是受到後天經驗才產生出來的一種「機制」。比方小孩子可能曾觸碰過滾沸的水,那種痛的感受變成他的記憶,以後只要遇到冒著煙、滾著泡泡的液體,他都會怕怕的,離遠一點。

懼怕是本能抑或後天形成

哪些「懼怕」是本能的?是隨著我們這個人成長也跟著長大、成熟、茁壯,是為了要保護我們的?而哪些「懼怕」是透過我們在環境中自身的經歷所背負的?是這個世界硬加給我們,並非一定必要的?我們能分辨我們對下面這些事項的「懼怕」是屬於前者還是後者嗎?諸如對於黑暗、孤單、未知、陌生、不安全、不安逸、身體受到侵犯、生命受的威脅、怪異、奇特的聲音或形象…還有死亡。

「恐怖片」或「驚悚片」賣弄的就是以上那些東西,一部成功的「恐怖片」或「驚悚片」就是要能精巧地利用那些元素把人嚇得半死,讓人在魂飛魄散下可以直呼過癮。有時不得不覺得這是一種什麼樣奇怪的病態心理?!記得小時候去看《大法師》,第一天看了二十分鐘就跑出來,第二天還裝勇敢再進戲院,結果只能撐四十分鐘,後來到了第三次進戲院才真正把這部電影看完,不過從頭到尾都是用手蒙著眼,透過指縫看的。看完後的後遺症就是連續一個月的惡夢,和從此不敢關燈睡覺。

把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用大男人的聲音來配,讓一個人的頭轉到背後說話,這些怪異的畫面在當時就是能嚇到某些人,不過現在可能需要有更新鮮、更強烈的設計才能嚇到人,因為觀眾的感官刺激升級,口味加重了!其實恐怖跟搞笑有時只是一線之隔,恐怖片若是氣氛經營的不對,很容易會變成搞笑片,試想一個小女孩的臉開口講話卻是男人的聲音、一個人可以倒著像蜥蝪爬行(《大法師》的經典畫面),如果配上滑稽的音樂,加上嘻笑聲,是不是馬上變成funny show?恐怖和搞笑其實有一個共同的必備要素,就是「怪異」。怪異可以嚇人,可以叫人發笑。

恐怖與搞笑的共同要素

惡魔喜歡嚇人,最愛運用怪異的人事物來叫人心生畏懼,但如果我們不要那麼入戲,不要理會牠所經營的氣氛,套一句拍片上常用的術語:跳tone,如果我們把牠的背景音樂和音效抽換掉,換成幽默的、滑稽的、趣味的,很有可能牠所自編自導甚至自演的恐怖片就變成了卡通片,一點也嚇不到我們。

另外,有時候我們會被嚇到,還得靠我們從世界獲得一定知識水平才行。記得我已經過世的祖母她看不懂電視,如果那四方的框框裡有人頭在,對她來說就是有人躲在裡面,所以若有人從框框裡爬出來,那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不過是正常的事。所以《七夜怪談》裡那叫人嚇破膽的橋段,不太可能會嚇到她。

恐怖片也好,搞笑片也好,若是沒有好的氣氛經營,都不太容易成功、達到所要的效果。當然我們就得搞清楚電影的目的是什麼?我們才能知道它呈現這些怪異的事物無非是要達成它的目的,經營氣氛的重要性也無非是一種達成目的的手段。

電影的目的為何

其實記載最多怪異人事物的書非聖經莫屬,但我們若從戲劇的概念來看,會發現聖經很奇特,聖經似乎不太花功夫在於氣氛的經營,比方馬太福音寫到:「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跪下, 說:『主啊,憐憫我的兒子!他害癲癇的病很苦,屢次跌在火裏,屢次跌在水裏。我帶他到你門徒那裏,他們卻不能醫治他。』耶穌說:『噯!這又不信又悖謬的世代啊,我在你們這裏要到幾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幾時呢?把他帶到我這裏來吧!』耶穌斥責那鬼,鬼就出來;從此孩子就痊癒了。」(馬太福音十七章14~18節)這是段怪異的事情不是嗎?但是從這段經文的描繪上我們感受不出什麼恐怖的氣氛。

我想如果要拍成電影一定會在「屢次跌在火裏,屢次跌在水裏」大作文章,經營恐怖駭人的氣氛來嚇人,達到「娛樂」效果,這是電影的著眼點,但是我們如果也是著眼於此,恐怕就被魔鬼利用,變成了牠的傳聲筒,如果還真的嚇到你,那魔鬼可就開心得逞了。

很多恐怖片喜歡引用宗教的元素來製造恐怖氣氛,究竟是彰顯了神?還是彰顯了魔鬼?我們的信仰是引領我們來親近神、來倚靠祂而活,然而我們的神不是運用恐怖手段來控制人的神,魔鬼才是,魔鬼才會用恐怖的手段威脅人,讓人因害怕而臣服於牠、作牠的奴隸。

前陣子有一部電影《39特案》雖然不是什麼出色的片子,卻將這樣的關係描寫的很好。我很喜歡它的轉折,當女主角被一個惡魔轄制,痛苦不堪又不敢反擊時,得到了一句話:「妳若當自己已經死了,妳就敢了(不怕了)!」

人們在怕什麼呢?常常說「嚇死了!」「嚇」頂多不就是「死」嘛!如果一個人已經看自己是死的,那還有什麼好怕的呢?就像電影《39特案》裡所演的,一旦女主角當自己是已經死了,這下子情勢就倒過來了,該怕的反而是和她綁在一塊兒、依附著她的惡魔了!

倚靠十架恩典

向魔鬼誇勝

有時候用戲劇觀點,或用所謂「正常」的人性來讀聖經,你將因內中的「奇異」而瞠目結舌。比方當使徒彼得被囚在監裡,要被辦的前一夜,居然在兩條鎖鍊和兩個兵丁中間還睡得著?聖經上說是天使來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他,叫他起來。(參使徒行傳十二章)另外像保羅和西拉遭到棍打,被下在監裏,兩腳上了木狗,竟然在半夜還能唱詩讚美神?(參使徒行傳十六章)

這些人和這些事不「奇異」嗎?為什麼彼得不會怕?為什麼保羅和西拉不會怕?我想他們都是當自己是已經死了,就如保羅自己所說的──「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拉太書六章14節)已死的人還怕什呢?因著這死,轉敗為勝,向掌死權的誇勝,「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希伯來書二章14節)得著復活的奇異恩典。(影想人生專欄文章)

◎劉議鴻/導演2010.05.12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