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苦難還是擁抱上帝?



電影《卡蜜諾》讓許多影評人看了熱淚盈眶,並在歐洲影展上大放異彩。這部電影的靈感來自西班牙一個有名的見證。原本這個見證是讓人看到一個愛主的少女,如何在罹患罕見疾病、身體承受極大痛苦之下,依然在家人與周遭人面前努力保有甜美的笑容,好叫他們不至為她擔心。

當少女面對嚴酷的療程時,她總是虔誠地向基督禱告:「我希望我的病情可以好轉,我希望能夠被治癒,但是如果這不是你想要的,請告訴我你的旨意。」在對抗病魔的過程中,她始終帶著平靜與喜悅。從發病到離開人世,她沒有一天遠離自己的信仰,為了所愛的基督戰鬥到最後。

這位名叫潘普洛納的女孩於1985年十二月5日在加護病房中平靜安詳地去世,身邊圍繞著她摯愛的家人。她最後說的一句話是:「是的,我還想要更多,我想要繼續跟上帝對話。」並重申了她從小一直以來的願望:「耶穌,我永遠遵照你的旨意。」那年,她才剛滿14歲。

把自己奉獻給痛苦?

這個見證讓這部電影的導演好奇了許多年,什麼叫做「把自己奉獻給痛苦」呢?如何才能把所有的悲傷絕望都視為神慈悲的愛呢?一個人如何在14歲的花樣年華中滿足地死去?這位導演找尋著這些答案,同時蒐集了很多其他案例。多年後,他交出一部電影作品,用這部電影讓我們看到宗教世界如何違反自然人性、壓抑真情,對照之下,世間的情愛何等美好,帶給人們的快樂多麼真實,值得歌頌!

電影《卡蜜諾》裡的少女臨終前,母親問她說:「妳在地上最愛的是不是耶穌?」少女回答:「是。」母親又問:「妳現在快樂嗎?」少女揚起嘴角說:「快樂。」後來少女就過世了。這個臨終的告白滿足了一直想為她「封聖」而努力的神父們,也使得所有圍繞著她的人們大大感動,似乎是見證了上帝的勝利。

然而唯一不滿足也無法接受這種結局的,是這部片的導演,顯然他對這樣的結局有意見,於是透過交錯剪輯手法,硬塞給我們一個充滿他個人想像與期望的「真實」結局。

原來真正讓這位少女脫離身體疼痛與死亡恐懼的,是因為她看到了她所愛戀的那位小男生(導演並無清楚定義這是少女彌留間的幻想還是靈魂出竅),她之所以感到快樂是因為她穿著那件一直想擁有的衣服,和這位初戀情人正在共舞,而這位無緣的初戀情人,名字就叫「耶穌」。(「耶穌」在拉丁語系國家其實是很普遍的名字)

所以,電影裡的少女同意在地上她最愛的是耶穌,然而這位「耶穌」究竟是指誰呢?固然我們對於宗教上藉由一群人來為一個人封聖的作法,及對藉由外在表象來認證聖化存著疑惑,不過這部電影的導演卻從一個錯謬的極端跳到另一個錯謬的極端。

他為了突顯壓抑人性、抹殺真情的宗教世界,於是竭力頌揚屬世情愛帶來的釋放與快樂,連帶地否定了信仰裡真實的喜樂與愛的關係,也攔阻了觀眾認識從上帝而來超越環境限制的真實能力。

面對苦難時的態度

幾年前,我還未信主,有次應知名的佛教電視台之邀執導一齣戲,為了解劇中提及的一個村長的故事,我帶著編劇和佛教團體的志工團隊,親自拜訪花蓮山地部落裡的那位村長。這位村長正值盛年時發生一起導致全身癱瘓的車禍,他在接受醫院治療的期間,不但沒有怨天尤人、哀聲嘆氣,還鼓勵了許多病人,幫助了一位正陷入徬徨、迷惘中的年輕人找到人生方向。

我們到這位村長家,看到村長依然是癱瘓的,訪問沒幾句,編劇便哭得唏哩嘩啦。當時,我認識到自己的軟弱,因為承受苦難的又不是我們,我們卻光聽光看就難以忍受成這樣。

這位村長因為這場莫名的意外,失去了工作及完整的家庭,若是有上帝,為何允許這種事發生呢?那天村長應我們所求,講述完他個人的故事之後,開始講起耶穌的故事,說耶穌愛我們,為我們被釘十字架,快講完時,還唱起詩歌來。

或許是村長苦難的外象讓他取得說話權,這個佛教團體不但沒有制止他,還紮實地聽他講了一篇道。我想,福音的種子藉那次機會已經深埋進我心田了。

跟隨上帝的旨意

上帝的意念非同於我們的意念,上帝的道路非同於人的道路。我們總認為如果上帝行神蹟醫治了某人,不就會讓更多人相信祂嗎?我認識一位有醫治恩賜的牧師,曾親眼目睹上帝藉著他醫治了一些身體上有軟弱的人,然而,這位牧師私底下向我們透露,他的妻子長期患病,他卻無法醫治她。

在哈列斯比《禱告》一書中提到一個叫約恩的代禱者,他身上有很大的缺陷,以致連謀生都困難,但是上帝提拔他,使他成為整個教區的安慰者,他日夜為人禱告,許多人因著他得著了來自上帝的光明和喜樂。

世人求看神蹟,某些宗教徒歌頌苦難,事實上,兩者都是拜偶像的心態,我們的眼目都不應該放在那些上面,我們要做的惟有仰望上帝。

「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馬太福音二十六章39節)。倪柝聲註釋這段經文如此說:「主耶穌所全心關注的,不是為苦難而去受苦難,而是通過苦難成全上帝的旨意。

主耶穌喝盡那杯,不是因為那是一個苦杯,乃是因為那個苦杯,乃是父神的旨意。對於主耶穌,『那杯』是祂隨時可以放下的,但對於我們,『那杯』卻往往是我們企圖想抓牢的。

追求信仰上最大的危險,可能就是在上帝給我們定規的計畫上,教條化地去緊握一些有關及此的事物。

神蹟或許可以激勵人、彰顯上帝的能力;苦難或許可以煉淨我們,使我們經歷上帝的大能,但這兩樣都不是我們應該去強調的。我想起那位村長,他既勝過了苦難,也行了神蹟,因為,他擁抱的是上帝。

◎劉議鴻/導演2010.06.12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