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們的仇敵



俞安嬿/台北基督之家會友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一章20-21節)

影片傳達饒恕與愛

五十年代,有五位美國傳教士決意到蠻荒的亞馬遜地域,向「妄撻尼」Waodani部落傳福音。離情依依的家人們卻十分憂心,其中傳教士奈特的小兒子用心良苦,打電話給遠地通曉印語的親人,問來了一句極重要的話,就是這句印第安語─「我是你的朋友!」且立刻教給瀕臨未知與危險的父親。可惜身進危地的奈特還沒有機會說出,就被土著殺害了。

面對妄撻尼民族,「朋友」,這一個本是耳熟能詳的通關密語,瞬間失去神奇的力量;取而代之的竟是長矛穿胸、椎心刺骨的痛楚。然而,導演吉姆翰能(Jim Hanon)在這部劇力萬鈞的電影《亞馬遜悲歌》裡,所表達的不僅止於友誼,更充滿了饒恕與愛。人物內心的劇烈變化,主角刻劃的層次也很豐富傳神。

盼與村民建立友誼

僅僅半個世紀以前,南美厄瓜多爾「妄撻尼」族,承襲印加文明的習俗,世代以活人陪葬,為了復仇任意殺戮他族幼兒。在這蠻荒的國度裡,恃勇鬥狠乃是天經地義,誤以為不殺人尋仇,就神鬼不容。既不知道友善是什麼,更沒聽過饒恕的觀念。因為嗜血,甚至整個部族裡,從未有一個男人能夠存活到祖父的年紀。

當傳教士們滿懷信心、硬闖異域,欲將資訊帶入性情極殘暴,絕不可能接近的原始部族時,他們其實異想天開,誤以為空投物資就可以打開溝通的門,之後又藉僱用原住民嚮導,天真希望與村民建立深刻友誼。

但飛機剛降落,迎接他們的只見狐疑的印第安女孩,並且出乎意表地質問他們,一名失蹤族女的下落。語言的隔閡冷酷地阻絕了真相,由於土著嚮導與女孩的曖昧,未作正確的翻譯,還虛偽地指述那名族女已被這批外國人殺掉,意外地招致傳教士的殺身之禍,沒有一人倖免。舉世歌頌的友誼,當彼此鴻溝巨大到缺乏共通的語言時,一切就變了調。

以饒恕代替仇恨

趴在樓板上的小男孩史蒂芬,偷聽到傳來的惡耗,心碎了。無可挽回的遺憾,歸咎於一場不必發生的誤解。後來史蒂芬才知道,五人都帶了自衛的槍卻沒有使用,直到遇害他們也不向手持長矛的妄撻尼人扣板機。

路加福音教導我們,要愛你們的仇敵。「恨你們的要待他好。咒詛你們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路加福音六章27節)過了兩年,史蒂芬母親和另一殉難者的姐妹追隨神的旨意,回到亞馬遜部落,義無反顧地、竭盡一切去幫助這批化外之族,若不是以饒恕代替仇視,這場誤會就永無釋懷的一日。

當年手刃奈特的米開亞尼,已成現在的酋長,他因一個妄撻尼少壯勇士,回應了兩位姐妹的友善,沒有再殺害外來的異國婦孺。於是她們也與米開亞尼為友,引導部族衛生習慣,給予小兒麻痺和牛痘等醫療照護,逐漸介紹文明方式給部族,並勸導他們放棄尋仇陋習。這個緣自真實故事的亞馬遜傳奇之歌,讓觀者熱淚盈眶。 影片觸及的另一個主要課題是「文化差異」:妄撻尼語與英語、任意攻詰與曉以大義、獵殺獻祭與醫療照顧、需要與協助,在在都造成極度反差。置身多元社會、熟知價值差異的現代人,聆聽叢林暗處步步驚駭和陣陣鼓聲,令我們強烈感受到難以化解的歧異。

最佳的服事榜樣

在我們的服事中,同工彼此的配搭,往往也是件不簡單的事,常常必須在圓滿任務和人際和諧中作一取捨。

去年應約排演自己改編的「浪子回頭」劇時,為了能在有限的準備時間內快速入戲,我曾要求大家認真投入排練。幸好,同工們被唸時很委屈、在丈夫孩子前忘詞怕丟臉,粉墨登場前,仍排除萬難,達成完滿演出。

每位同工來自不同的背景,生活水準相異,文化程度不一,因為齊心事奉才有共事的緣份。我驟然領悟到,有時需要勉力克服個人的優越感,在主裡學習謙卑,放下情感好惡,才得以親近神,達成祂所託付的工作。「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本片中傳教士的妻子和子女,正啟示了我們服事神最佳的榜樣。

美好的見證

遇害宣教士之子史蒂芬在止息干戈的複雜歷程裡,從無法原諒到願意饒恕。他抹去了當小男孩以來長久蓄積的憤怒,不但為仇人的子孫服務,且慢慢能夠去愛這位已當祖父的米開亞尼,還促成本片故事被搬上銀幕,公諸世人。天父慈愛的恩典終究得到美好見證。

友誼與仇恨本有天壤之別,在編導高明的詮釋下,讓我們看到愛是永不止息。優美的鏡頭,流轉於南美洲開闊青幽的河谷間,一線光影娓娓注入,加以絲絲入扣的動人配樂,雖然沒有奧斯卡獎項的光環,本片仍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優質劇情片。

2010.07.07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