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遠,世界好近



◎柳子駿/台北復興堂傳道人

受邀參加本屆洛桑大會,美其名是台灣教會青年代表,但其實我也不懂我能代表什麼,反正半推半就的來到南非開普敦洛桑大會.對於過去見過三周一個小特會、五周一個大特會的台灣人而言,四千多人的與會並不算什麼,加上大會的開始敬拜,每個人聊得聊,講得講,台上敬拜,台下坐著聊天的場面,這樣的屬靈氣氛對我而言,剛開始還很不習慣。

在神寶座上表達敬畏

當我把焦點回轉到上帝的身上,祈求神讓我看見祂帶領我來的目的,漸漸看到這個會議特別的地方。在聚會中,看到來自世界各國的代表,用自己的母語唱著台上所帶領的詩歌,雖然唱的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語言,但是不同的膚色、種族,不同的語言和音調一起合唱的時候,卻又那麼的真誠和同心地表達對上帝的敬畏,想到啟示錄七章15節:「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在那一秒鐘,我哭了!

罹患愛滋也都謝恩

就在隔一天的晚上,有兩位被診斷為愛滋病患者的非洲牧者,一個生來就因母體傳染,一個因為輸血感染,分別上台呼籲全世界的教會,重視受苦的百姓。那一晚,我專心的聆聽他們如何依靠神的醫治、如何每一天活在神蹟中、如何用他們親身的經歷,去成立愛滋病關懷機構,幫助和他們一樣的人。就在他們說出「感謝主」時,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來。

其中一位姊妹,聲音激昂的說:「我感謝神我得到愛滋病,讓我可以幫助成千上萬愛滋病患者!」我想到的是,世界上,還有誰有資格不學會感謝呢?

感動我的見證還不只這個,有一個婦人,他的先生被呼召擔任阿富汗醫療團的宣教士,今年八月,一行十個人包括他先生,在宣教途中被殺害。婦人一字字說出他丈夫給他打電話的內容,不急不徐地告訴我們這位宣教士最後幾天的靈修心得,每一句話都深深打動著我。

另外一位十八歲北韓的小女生,父母都死在宣教地,正當他的人生將要起飛,頓時失去二個最愛的親人,她在台上沒有抱怨、沒有仇恨,用著一樣堅定的聲音,說出她的志願:「我要好好念書,在學校有好成績,然後像我爸媽一樣,回到北韓去宣教,告訴我的國家,耶穌愛你!」這次,我又落淚了!

反觀在我們身邊,很多人在抱怨政府、批評論斷牧者及長執,嫌小組長不好、嫌教會這做不好,那又沒做好,但是在地球的另一個角落,有人在為著自己苦難生命而歡呼,為著神給的一切而感恩,在困難中只想著,我怎麼為著苦難世界,盡上我的一份力量。

我們所處的台灣教會,每天想著用什麼策略比較會讓教會增長?怎麼不被別的教會搶羊?靈恩派好亦或福音派好?那一個牧者講得特會我才想要去?但是,在世界的另一端,已經有上千位宣教士,實際親身的走上十架的道路,甚至為主受苦,以致於死。

傳福音到遠處和近處

我也想到,我牧養的年輕人中,十八歲的男孩還在想要交那一個女朋友?怎樣翹課才不會被抓到?要提早多少小時去排隊,才買得到東西?但是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十八歲已經是可以回應神,改變國家命運的呼召。

這次大會,每天早晨都沈浸在以弗所書中,也是我參與大會中最喜歡的一個時段。那天,當我讀到以弗所書二章17節:「並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我就在思考,什麼是遠處?誰又是近處的人?在沒有來到洛桑之前,我可能以為自己已經看得夠遠了,也懂得夠多了,也知道蠻多如何增長年輕人的策略了,就在當天晚上步行回旅館時,白崇亮董事長跟我講了幾句話,他說;「台灣年輕人真的要看得更遠、要更有世界觀…」我真的完全同意,因為我就是其中之一,這就是這次洛桑給我啟發─「我在台灣,讓整個全球化的世界也不要離我太遠」。

2010.10.27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