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請給我故鄉》觀後感 神眼中的故鄉

392576_b


◎牧耘

電影《請給我故鄉》描述女主角千草從大學畢業後,回到故鄉的縣政府工作。這時,有一群精神障礙者在郊區開起洗衣店和麵包店自力營生,名為「共同作業所」,此舉引起千草的父親雄二郎為首的店家們反對且要求搬離。千草和「共同作業所」的工作人員以及病友湊巧有了機會接觸,因而對他們產生認同,也埋下父女間衝突的爆點。

什麼地方算是故鄉?

返鄉的千草、深愛鄉土的父親雄二郎、認定不能對精神障礙者置之不理的「共同作業所」所長、充滿熱情的「共同作業所」社工員…大家為一個可愛小鎮花房町交織出一個動人的故事,也提出很有意義的兩個問題:

什麼地方算是故鄉?怎樣的人算是鄉親?

雄二郎對「共同作業所」所長表示,花房町是他出生成長的地方,是他的故鄉,所以他實在不能接受有一群可能危及鄉親的人在花房町街頭來去,這是雄二郎對「共同作業所」持反對立場甚至擔任領袖的原因─一份對生於斯長於斯土地的熱愛。但是,所長的反應令人動容:「是不是可以請您和這些無家可歸的病友分享一小部份您的故鄉呢?」

「不了解」帶來隔閡

我們每個人在這世上不過是名過客,即使生於斯長於斯,仍只有短暫時日。在影片中不斷強調,這些有精神障礙的病友(其實他們都已經康復多時)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奉獻出來回饋社會,他們樂意嘗試吃更多的苦,讓自己的生命更有價值 。

所以雖然他們不被接納,他們已經在為花房町付出力量,例如替縣立醫院清洗整理衣物等物品,對他們而言,故鄉有更寬廣的含意,鄉親更不只包括那些與自己熟稔的同胞。

地域、語言、文化往往帶來分別,如同影片中,雄二郎他們這群反對者其實對「共同作業所」和居住在其中的病友完全不了解,也拒絕去了解。這是所謂「正常」與「異常」的分別,也因此造成對立和排斥。在這我們的生活周遭並不陌生,當我們用任何以自我中心的標準,畫出別人和我自己的區別時,就把自己放進一個狹隘可憐的境地裡,可惜的是,當我們在這樣做的時候,常常是不自覺的。

在神眼中沒有分別

信仰的奇妙之處在於提供我們另外一種價值觀,當我們看見每個人都是神的精心傑作, 神愛我們,不分地域、語言和文化,在神眼中,也沒有「正常」與「異常」的分別,全部是祂珍視看重的,從每個人的獨一無二裡找到共同的可貴價值,分別自然就消失了。

感謝神,讓我們雖然活在這世界裡面,卻能夠透過和祂連結,懂得用不一樣的價值觀跨越這世上的一切分別。

當我看到「共同作業所」的每一位成員離開作業所的時候,不但總是結伴同行,而且總有輔導員在旁相伴,說真的很羨慕,想想我也是如此啊,教會的肢體生活使我有伴前行,聖靈不正是那位時刻相伴的輔導員嗎?於是,當我感到尋不到故鄉的時候,總能夠被安慰:我的故鄉在天上呢!

什麼地方算是故鄉?怎樣的人算是鄉親?原來,有接納、包容與愛的地方就是故鄉,願意接納、包容與愛我的人就是鄉親!

圖片說明:影片中由一群精神病友所開的洗衣店。(廣青文教基金會提供)

2010.11.03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