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門徒的代價



◎吳俊賢/浸信會懷恩堂會友

經文:路加福音九章57-62節

你的心中所謂「門徒」的定義為何?是耶穌上山禱告後揀選的那十二位,還是你、我都可能是耶穌的門徒?

按照魏樂德博士(Dallas Willard)的說法是,每個決定跟隨耶穌的人都算是祂的門徒。然而,跟隨耶穌的代價是什麼?

在我們信主前直至信主後,已經聽過不少人述說並見證神的恩典是白白給的。那麼,跟隨耶穌是否也無須付出任何代價呢?

當我們看到路加福音上記載了耶穌的一段談話,而其中耶穌對那些興致勃勃、躍躍欲試地想要跟隨祂的人所作的回應,不僅是對今日正準備作傳道人的人在說話,更提醒了每一個想要跟隨祂的人。

興致勃勃的跟隨者

我們知道《路加福音》是醫生路加所撰寫。四福音書中,不少人認為該卷書呈現出的文采最好,相信這或許和路加個人的學識有關。

此外,有人亦認為路加除了是一位具獨特觀點的神學家,亦是一位審慎、忠實的歷史學家。我想路加除了對過往事件的觀察,具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外,必定也能將龐雜的事件一一去蕪存菁,為後人篩選、保留那些重要而值得載述的事件。

在路加福音九章57-62節記載耶穌所說的多段話語:「…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 神國的道。』…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相信必然有作者所欲帶出深遠之意義。

初次讀到這段經文,我不禁對耶穌上述的回應,感到震撼不已。那些想跟隨祂的人,本來心中那股嚮往所燃起的衝動與火熱,應該也就在耶穌的回話後,頃刻間都煙消雲散。

在這當中,也讓我再次思想到,當彼得信誓旦旦地對耶穌說:「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耶穌卻告訴他:「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尚未自覺的彼得馬上又熱血澎湃地回應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馬太福音廿六章33-35節)

多少時候,我們就像是當年準備跟隨耶穌的人或門徒彼得一樣,不僅對自己不夠認識,也對追隨主一事懷抱著許多不該有的幻想?

不近人情的耶穌?

我們在耶穌隨後的回應中看見,祂竟直呼那些埋葬死人的活人為死人,如此之舉也勢必難逃苛刻、不近人情之譏。

然而,生與死對於主耶穌而言,絕非是只在肉體有否生命現象,而是靈魂的甦醒與否。耶穌說:「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馬太福音十章39節)。歷世歷代以來有許多離開自己出生地,將自己的生命栽在異鄉者,如德國殉道家潘霍華,在他的身上看見他所活出的永恆生命。

那麼,作子女回家埋葬自己的父親或與家人辭別,實乃人之常情。十誡中唯一帶有應許的誡命,是孝敬父母(出埃及記廿章12節)。

耶穌的回應,想必讓當時想跟隨祂的人深感不安,更讓人覺得苛刻、不近人情,甚至認為有悖於孝道。

讓我們了解耶穌真正的心意:祂深知那些想追隨祂的人,心中仍有著太多的罣礙和猶豫,以致無法全心追隨祂;神國的事工上,倘若我們心中有太多的放不下,那些事物就會成為事工推動的諸多攔阻。

在此同時,我們尚須注意的是,當我們倡導屬靈的優先次序時,不可把「上帝為首位」空洞成一種口號或成為一個推託其他該做的事而未做的藉口。它是門徒生活應有的優先次序,為要形塑一個人的屬靈生命;當你看萬事比上帝重要,它就是你的偶像,也就會是你在服事上的牽絆。

福音書上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太福音十六章24節、馬可福音八章34節、路加福音九章23節)。若非如此,如何能成為真正的門徒呢?保羅之所以將萬事當作有損的,正因他以認識主基督耶穌為至寶。他為耶穌已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立比書三章8節)。

「上帝為首位」並非口號

我們都已經認識主基督耶穌,但你我有以認識祂為至寶嗎?我們願意為祂丟棄什麼?多少時候,我們常常想挑戰神的誡命和要求,但其實卻是本末倒置了,因為我們該挑戰的是自己的不順服和心中的罪,而非誡命背後所彰顯的愛。

我相信,當我們深知一切都是神所賜的時候,我們也就能夠承認再也沒有什麼比祂更為重要。因為,擁有祂就擁有一切;沒有祂,我們什麼也沒有。

透過路加所記載的這段經文,幫助我們明白「作門徒」絕不是每週「坐」在教會的椅子上就成了,也不是作門徒就可以開始過著享福的日子,而是必須付出代價。而那個必須付出的代價,正是放下那些你我心中所放不下的事物。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