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被接納的旅程

392596_b


◎李逸明(心理諮商師)

電影《請給我故鄉》談的是一個精神病患的中途之家與庇護工廠,進入一個日本小鎮的故事。本片透過一位原本對精神疾病一點也不瞭解的女主角學成返鄉服務的經過,漸漸對精神疾病與病友有了更多的認識與投入,促使原本反對此中途之家遷入小鎮的居民接納這個中途之家。

因不了解而感到恐懼

我在心理諮商領域工作十多年,大部分的時間就是服務身心障礙者,看到這部片子也感觸良多。我服務的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在六、七年前也因要設立一個燒傷朋友的中途之家(讓遠地的傷友進住,方便在台北作復健),與那個社區作了許多協商與討論。

當時社區也很反對陽光的傷友進住,第一覺得他們受傷的樣子很可怕,第二、對於這些來歷不明的人感到恐懼。這部片子裡有許多女主角與他父親的對話,就談到很多這樣的成見。人們常常因為不瞭解而感到恐懼,在恐懼作祟之下只能選擇逃離或驅逐。

這部片子分為兩條主線,一條線勾勒出精神病友在康復後,努力融入社會的心情與奮鬥,另一條主軸則描繪著社會群眾對於精神疾病的無知與偏見,如何影響他們看待這群特殊族群的眼光。兩條線透過女主角的牽引,漸漸從平行線有了交集,卻也引伸出一些誤會與衝突。

精神疾病最讓社會大眾不安的,是不知道這樣的疾病何時會發作,而發作後又是如何地不安定,種種涉及暴力、犯罪的訊息,一旦與精神疾病扯上關係,就會引起群眾的恐慌,在人人自危的情況之下,自然選擇犧牲大多數並沒有傷害他們的精神病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現今每四人當中就有一人,可能正面臨精神方面的問題,也就是說全球約有四億五千萬人遭受精神疾病的困擾。這樣的數據顯示我們應該正視與精神病友共存的事實,除了逃避與驅離,社會更應該學習如何接納,並學習有效預防精神病友復發與暴力可能性。

充實精神衛生教育

台灣目前有針對片中那樣的康復病友服務的組織,叫做康復之友聯盟,他們致力於賦權(empower)精神病友,並努力宣導群眾的接納。

根據聯盟的統計與研究,精神病友並不會比其他人容易有暴力行為,只要經由醫師處方服用的抗精神病藥品,都能獲得程度上的控制。

而且精神病友在患病程度分類上也有輕度、中度、重度、極重度之別,每個人的問題都不盡相同,所以具有暴力傾向的患者只是所有精神病患當中未能充分就醫的一小部份。

因此,如果有良好的精神衛生教育以及治療環境,往往就可以避免許多不幸的事件。一般大眾應該要有一個正確的觀念,就是精神疾病並非都具備威脅性和危險性,也絕非「無法預測」或「無法防備」。

妥善療護減少社會成本

本片運用劇情的鋪陳,讓觀眾得以在一個比較輕鬆的情境下瞭解精神疾病,片中精神科醫生的比喻很巧妙,他認為人的精神是一直在「搖晃著」,個人搖晃的巧妙不同,就有了個人魅力出現,如果精神是不動的,人就顯得很無聊了。但是如果搖晃得太厲害,就會有幻覺、妄想出現,這時只要求助精神科,很快可以回復到原本搖晃的頻率,就是恢復正常了。

根據醫學上的臨床研究,在使用特定藥物治療後,有將近75﹪的精神病友能夠使情緒穩定,許多幻聽、幻覺等不合現實的症狀,均可獲得明顯的改善。

不少精神疾病雖然是慢性的問題,但只要能持續接受適當的治療,病人仍然能過著正常的生活。像是精神分裂症,只要按時服用抗精神病藥物並接受心理與職能的復健,加上家人的照顧,有八成病友不會再復發

而憂鬱症的病人當中,也有六成以上可以在服用抗憂鬱藥物和接受心理治療之後痊愈。因此使用妥善的治療與照護,是絕對可以減少整個社會付出更多的成本與代價。

培養重返社會的技能

片中的「麥之鄉」就是一個協助精神病友心理、職能與社會適應各方面復健的中途之家暨庇護工廠。透過這樣的庇護工廠,讓病友學習一技之長,更透過與鎮民的互動,學習重返社會的人際技能。社工也亦步亦趨地陪伴康復的病友慢慢踏出離群索居的生活,在一旁給予協助與鼓勵、支持與陪伴。

國內也有很多社福機構設立庇護工廠,讓許多身心障礙者在還未準備好出去競爭性職場時,給予他們就業的機會。像是陽光汽車美容中心,伊甸加油站等等。

在其中學習工作技能還有與客人的應對,以及職場人際互動等等,都是身心障礙者需要一步一步踏出的關卡。透過庇護職場的訓練,將來可以更有信心地重返社會進入競爭性的產業。

病友的平凡心願

片中也驚鴻一瞥地談到精神病友的家人,家人在面對社會也是很有壓力的,當鄰居、親友用異樣眼光看待病友時,家人的心也一樣在淌血,但是有時家人受不了這樣的壓力時,除了選擇離開,好像也很無奈。

電影的結局是很好,最後兩位病友的父母親重新給了他們祝福,然而在現實社會中,還是有很多病友得要孤單面對自己的疾病終老一生。

其實,本片只想傳達一個平凡的心願,就是「精神病友也有人權」,他們一樣有平常人的七情六慾,有一般人想要的夢想。片中一位康復之友說得好:「我在住院的時候就很希望可以出來吃苦,因為吃苦是人生的意義,讓生存更有價值」。

他們也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出來工作、賺錢、養家,只是在疾病干擾的當下,無能為力,康復後,只要環境允許,他們真的願意胼手胝足為自己的人生打拼。

以基督的心為心

整部電影牽引出精神病友尋求社會認同的努力,也同理到一般人對病友的誤解與擔憂。女主角的父親一直強調他並非「歧視」身心障礙者,他「內心」也是支持他們的,然而「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如果我們真要接納身心障礙這群人,就要用行動表明。

從那位父親的角度看,他只是想要捍衛他「故鄉」的平靜與安寧,但是,當「麥之鄉」的主責人用極謙和的語氣「請您將故鄉分一點給我們」時,他也不得不動容了!

當病友被疾病纏身時,我就想到保羅身上的刺,「我們在這帳棚裡,嘆息勞苦」是一種身不由己的痛苦,當我們能夠以基督的心為心時,我們就能「與哀哭的同哀哭,與喜樂的同喜樂」。

耶穌其實也真是社會福利工作的始祖,他關懷的都是一些社會邊緣人,他與稅吏、妓女同席吃飯,就是為了要得著他們的靈魂。

保羅也說「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這是一個基督徒應有的心態。希望我們都能起來關心身礙者的需要,成為這世上的光和鹽,叫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

圖片說明:片中的精神病友在父母反對下舉行婚禮,情節發展考驗人性。(廣青文教提供)

2010.11.06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