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和豬豬一起上學的日子》小學生的生死辯論



◎文黛

六年二班的新學期第一天,老師帶來了一隻小豬,老師問班上26位小學生,要不要一起養小豬,不過,並不是單純的飼養,而是把小豬養大後,再宰來吃掉,吃掉的最後期限是畢業典禮。電影《和豬豬一起上學的日子》(以下簡稱豬片)的內容就從這一簡單的起頭展開。

小學時期是快樂的,因為不管做什麼事,都容易覺得有趣。即使星老師一開始就說要「把豬養大然後殺來吃」,小學生也不會想到真要殺掉小豬時會面臨的痛苦,一開始一定只是覺得養豬很好玩,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能樂在其中。

飼養小豬的過程雖然辛苦,但六年二班的同學卻樂此不疲,並在解決問題的努力當中獲得成就感,班上26人的感情被凝聚,漸漸的,大家開始面對是否真的要把小豬吃掉。

經過一年的時光,班上每個人都對小豬有了感情,也不想把小豬吃掉,這樣的轉變乍看之下是時間造成的,但實際上,當決定飼養的那一刻起,這一結果想必已在星老師的預料中。

小豬的命運在誰手中?

從人類行為上看,圈養豬隻而食用是普遍且正當的行為,對精神上視農業為本的日本人來說,更具有文化教育意義。星老師帶六年二班的學生親自飼養小豬,讓同學擺脫都市小學「吃過豬,卻沒看過豬走路」的窘境,親自體會飼養豬隻的辛勞,並從中培養對食物的感恩,學會珍惜得來不易的飲食。

不過,就像影片中說的,「這樣的觀念並不需實際體會,只要透過課本以及說明就可以教導了」。六年二班的同學,學到的功課卻遠遠多過這些。

人類是藉著吃下其他動物而活著的,如果不吃下豬肉、雞肉、魚肉,那我們每天度過的生命就難以持續。從很久以前開始,為了活下去,人類就開始飼養動物,然後吃掉。六年二班遇到的問題,是他們無法吃掉自己親自飼養,已經產生感情的小豬。

因為產生感情,以及一年累積下來的回憶,六年二班的同學分裂成兩個意見,一個是,由低年級同學繼續飼養小豬,讓小豬活下去;另一個則依原先計畫,將小豬送往屠宰場。豬片的後半段,極大的篇幅圍繞在這兩個意見辯論上。

人類可以決定動物的命運嗎?生命的長度是由誰決定的呢?贊成讓小豬繼續活下去的同學說;由低年級飼養小豬太危險,而且將來他們還是會遇到相同的問題,與其不負責任的把小豬拋棄給低年級接手,不如照一開始計畫的親自把他送往屠宰場。贊成吃掉小豬的同學說。

無論正反兩面意見,都不是對與錯的問題,可是在畢業典禮的倒數結束前,小豬的命運一定要有個結論,到底小豬的結局是什麼呢,筆者就先賣個關子,請有興趣的朋友務必找機會去看看。

探討死亡的意義

豬片十分鮮明的展示了日本的小學教育,讓人驚訝的是,才六年級的小學生就已具備豐富的辭彙和表達能力,更重要的是,許多深刻的想法和觀念,都是由他們自己用頭腦整理好並提出的。

筆者蒐集豬片的相關資訊,發現導演導這部片時,並沒有給小朋友寫好的台詞,全片的拍攝宛如實際進行的教育體驗,讓小朋友真的親身飼養小豬,然後在討論的鏡頭中,提出自己真心的看法。

而豬片的故事,也是翻拍於日本真人真事,並有實際紀錄片可循,可見本片探討的議題和引發的爭議都相當貼近現實世界。

無論是豬片或是當初實際參與過養豬教育課程的小朋友,筆者認為他們都在參與的過程中學會了承擔責任,並有機會認真的思考生命(或說被迫要認真面對)。相較於逼近聯考日期的倒數,我相信這個「畢業典禮」的倒數對他們一定更有意義。

另外,教導學生對生命本身的認真思考,在偏重倫理教育的台灣基礎教育中,似乎比較缺乏,死亡在日本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日本人重視死亡,甚於重視倫理。豬片的核心意識在筆者看來,有著同樣意涵,小朋友被迫面對的,其實是小豬必須面臨之死。小豬的死意義何在呢,是否必要呢,就是辯論的核心。

從任何角度看來,豬片所探討的議題都是多面向的,片中星老師以「生命教育」做理由提出飼養計畫,乍看之下,豬片也可以簡單歸類到相關的影片類型,但是實際觀賞整部片後,會發覺豬片探討的問題更廣泛,不僅是生命教育,也探問動物生命權、人類的本質,並衝擊當今所謂生命教育的觀念是否偏離現實,同時具體展示了日本教育重言教,也重身教的風範。

2011.04.06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