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眾子都歡呼─我看電影《永生樹》

395615_b


◎黛西

觀賞電影《永生樹》片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聖經舊約約伯記卅八章經文:「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4節)和「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7節)而全片第一句台詞是男主角的獨白(或說禱詞):「弟弟、媽媽,是他們領我進入祢的門。」

當我和外子在五天內,第二次進戲院看《永生樹》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部電影竟是這麼單刀直入、清楚準確的傳達一個信念:「人生有二條道路,你一定要選擇一條。」

而本片主要在陳述:人在神為他所預備的環境中(自然、家庭關係、個人生命),找到神的故事。在我看來,它並非所謂的「福音電影」,卻是一部「傳道電影」,一篇精彩的講道。

大自然畫面成關鍵

在炎熱的夏天裡,剛拿下坎城影展最佳影片的《永生樹》,在動作特效大片環伺之下,默默上演了。若你衝著大牌布萊德彼特、西恩潘或是新科金棕櫚獎得主(本片導演)而進戲院的觀眾,恐怕要帶著許多疑惑和失望走出戲院了。

第一次看《永生樹》時,我既說不上驚喜,卻也說不上失望。對觀影年資已22年的我來說,這還是第一部讓我無法說出具體類型為何的「奇妙」電影。觀影過程雖然給我相當大的挑戰,但反覆思索回味時,卻又帶給我一種無法言喻的深刻體會。

其實,我愛看也習慣看劇情複雜、緊湊,富含聲光特效或具悠揚配樂的「商業片」。第一次看《永生樹》前半場時,我心裡一直在唸:「這個片頭快結束了吧?」「應該馬上要進入劇情了吧?」

不料,還沒等到心中期待的轉變前,小小的放映廳便有二位觀眾走出戲院。說真的,連基督徒的我都失去耐性了,不難猜想其他非基督徒觀眾心裡在想什麼?

幾天後,我帶著找答案的心情,第二次去看了《永生樹》。原本讓我不耐煩、在我眼中覺得不是重點的片段,這次竟搖身一變成了關鍵和真正的重點。

舉一個明顯的例子來說,片中有一段長達20分鐘,被不少觀眾戲稱「是不是剪接錯誤」還是「誤轉到國家地理頻道」的大自然畫面。其中有宇宙太陽系、地球、瀑布峽谷、火山地熱、深海與各種生物,甚至還有恐龍和人類的精子與卵子的畫面。

雖然畫面很美、配樂也很好聽,卻讓多數觀眾一頭霧水,不知道這段畫面為何出現在影片中?出現在這個段落?它跟這部片究竟有什麼關係?

無人看過神創造天地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約伯記卅八章4節)上帝如此問約伯。創世記第一章,神創造宇宙天地萬物的那六天,過程中有哪些畫面?有誰看過嗎?答案是沒有!因為當時根本沒有人。

當男主角問上帝:「當時祢在哪裡?」時,上帝便用祂偉大奇妙的創造回答男主角。這些在之前看似萬分突兀的每一個大自然的畫面,這次卻一一帶我去面對「上帝是創造主」這件事情。

當我開始認真細看每個受造物後,我領悟到,自己一輩子都可能沒有機會看到這些畫面,無論是火山爆發、深海中的水母或是峽谷深處。

最後,當男主角越過一道門後,畫面來到另一個場景,有二具裹著白布的死人、一個原本躺著的新娘瞬間站立、一個梯子…門推開後,他來到一個金色海邊,有各種人群漫步其中。

對基督徒來說,這些畫面讓人容易聯想到末日復活的經節。信主多年,常常只是存於我理性中的真理:「創造主」、「復活的生命」等,變得切實而撼動我的心,我因此感受到主的偉大而心靈平靜滿足。

男主角陷入天人交戰

片中開頭的引言,是母親溫柔的獨白。「生命有二條路,一條是自然之道,一條是恩典之路(字幕譯為「上帝的路」)」。這位母親明顯是選擇並忠於上帝之路的。當她說完最後一句「我完全忠於祢,無論是什麼環境…」後,場景即刻轉到她接到二兒子的死訊,電影正式揭開序幕。

「祢在哪裡?」的疑問帶出了本劇的主軸—透過西恩潘飾演的男主角向上帝的禱告來回溯童年,在最後他尋找到神與生命之道。男主角說:「祢透過她(母親)對我說話」,便開始邀請觀眾和他一起回溯、發現,上帝如何對他說話及上帝說了什麼。

「耶穌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約翰福音八章12節)是的,跟隨神的人,就不在黑暗裡走。整部電影多數場景都在耀眼的日光下拍攝,光經常透過樹梢縫隙或是水的反射緩緩灑下;而少數在夜晚的場景,黑暗中也一定都有燈光。

這讓我感受到上帝的無所不在—祂充滿在片中每個段落。人唯有在光中,才能看清事物的本相與真正的價值。「光」是這部電影最大、最清晰的背景,這不就也回答了「祢在哪裡?」這個問題嗎?

男主角和二個弟弟,在分別代表「選擇恩典之路」的母親,與代表「選擇自然之路」(奉行「適者生存」定律)的父親,截然不同的教育下,衝突又矛盾的成長。男主角從起初努力禱告、想克制約束自己行好、想要乖,到同伴溺水死後,男主角開始質疑上帝在哪裡?同時宣告「既然祢不乖,我也不用乖」。

片中陰暗的小閣樓不時出現,那代表人天生的惡。每當鏡頭轉到小閣樓後,男主角便開始去做惡,起先從小處開始,接著漸漸變大,閣樓中的黑暗越來越深。他恨自己的父親,在心中求上帝殺了他,他嫉妒個性像母親又遺傳父親音樂天份的弟弟,而惡意傷害弟弟;他禁不起同儕挑釁而砸破玻璃(弟弟卻能不理會煽動,掉頭就走)。最後他在內心呼喊:「我無法做我想做的事,卻去做我討厭的事。」

選擇與上帝和好

聖經中描述,當人類捨棄生命樹,選擇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時,人和神就此隔絕。電影中的父親雖然也按時上教會、奉獻、謝飯禱告,卻不斷灌輸孩子「要靠自己掌握命運」的信念。父親選擇走這條「按自己天性(分別善惡)的路」,最後為他帶來和妻兒間關係的緊張和決裂。

轉機出現在男主角對心中懷怨已久的父親說出:「其實我和你一樣壞。我比較像你而不像她」時,他不但知道母親和弟弟的生命,是真正行得通的路,謙卑也使他與父親和好。

而父親能勇於坦承:「我需要被人愛,因為我是個不平凡的大人物…但我微不足道」時,使他也能說:「我活在羞恥當中,無視周遭一切的美麗。」這是了不起的禱告:悔改的禱告。

最後,男主角選擇通過「那道門」,他便走上恩典之路,並且和上帝完全和好。此後他的禱告變成「看顧我們、引導我們,直到時間的盡頭。」如此的信心是何等恩典!

時下主流的電影劇本,多是圍繞在「人類世界」與觀眾之間的對話層次(但有越來越多只是虛擬與科技特效與觀眾對話的層次)。《永生樹》卻是「創造主—上帝」與觀眾生命和靈魂對話的最深度層次。

我們已被訓練成,看電影習慣看花俏、複雜與虛擬情境,離真實越來越遠,鮮少或從不使用單純欣賞的能力—欣賞簡單、直接與慢步調的電影。

觀眾若想以過去習慣的方式看《永生樹》,失望是難免的了。其實,不是非進戲院觀賞此片,才能體會上帝的同在,因為上帝一直都在,而且一直透過我們能明白的方式回答我們。但或許看完這部電影後,我們就會開始學習「用手摀口,就不再說」(約伯記四十章4-5節),盡情地向神歡呼,並用敬畏代替質疑,來走這條恩典之路了。

圖片說明:男主角回溯自己的童年,也漸漸恢復與上帝的關係。(CatchPlay提供)

2011.07.07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