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喪子痛 杜麗芳願作山難救援機制推手

396121_b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大雨滂沱的午後,「博崴媽媽」杜麗芳在立法院的長廊間來回穿梭著,電話那頭傳來「資深山友」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罹難的噩耗。擦去滑落臉龐不捨的淚水,在禱告中,博崴媽媽更加堅信推動「山難救援救助機制」是上帝在她經歷喪子之痛後,要勇敢為主負起的軛。面對荊棘遍佈的立法漫漫長路,但她不再恐懼戰兢,因杜麗芳深知,主耶穌將一路引領她前行。

呼籲執政者正視山嶽管理破口

杜麗芳的獨子張博崴,是在今年228假期前往雪山山脈的白姑大山登山,在失蹤50餘天後確定罹難。面對中年喪子的重大變故,杜麗芳沒有選擇躲在角落哭泣,反而因著主愛的激勵,化悲慟為動力,不僅以受難者家屬的身分站出來向政府「發聲」,盼望執政黨能未雨綢繆,在「山難救援機制」、「山難預防」及「推動愛山、護山及登山等面山教育」等面向上,能夠心懷謙卑及憐憫去面對施政的不足之處,「讓犧牲者的血不會白流」。

杜麗芳指出,現在公部門的山難救援機制,很大的一個「漏洞」就是主責搜救的消防隊員,專長通常都是「救火」,對於「山況」的了解、體能及狀況的掌握,很多時候比不上當地的「山青」。加上救難直升機的調度又屬於另一單位管轄,事權不統一,橫向聯繫不足,往往造成「黃金救命」時間被延誤。

杜麗芳以自己的愛子為例說,博崴登山失蹤整整51天,公部門的搜救隊員都徒勞無功,但她透過關係找來的私人搜救隊,卻只花三天就找到她的兒子。最讓杜麗芳不捨及扼腕的是,曾在美國、加拿大受過正規的山訓,本身又是就讀醫學系的博崴,經過法醫的驗屍鑑定死因後發現,他是在已用盡自己所學的登山及醫學求生知識及裝備,苦撐30幾天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失溫而死,若是搜救隊員能夠早幾天找到博崴,今天的情況將會大不同。

為同樣遭遇者發聲、作見證

回想張博崴的屍體被運下山,掀開白布「再見」愛子的那一刻,杜麗芳仍忍不住哽咽。杜麗芳說,在她哀慟欲恆,放聲大哭的那一刻,她清楚聽到上帝用清晰的聲音對她說「這椎心之痛,絕不會白白地受」。後來,杜麗芳在靈修禱告時,不斷地求問神「主啊,主啊,你要我為你做什麼?」神清楚地透過馬太福音五章13-16節啟示杜麗芳,雖然她和博崴的母子情只有短短的廿載,但神要肉體已衰殘的博崴,在這世上行更大的事。

正因為真實走過最愛的獨子博崴從失蹤到確定罹難,由懷抱一絲盼望到經歷絕望的心路歷程,杜麗芳更能感同身受地明白過去每一位山難家屬內心最深沉的痛。

杜麗芳說,她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靠著基督信仰的安慰才能接受愛子博崴已經安息主懷的事實,但有更多和她一樣,因為政府在對大小山脈管理作為上的輕忽和不嚴謹,痛失最愛的家人,而走不出傷痛深淵的家屬,只能終日以淚洗面,

對於杜麗芳而言,她作為屬神的兒女,不但要以「受害者家屬」的身分站出來,呼籲政府及民意代表正視制度上的破口,避免再有和她一樣的「傷心媽媽」出現。更重要的是,她要出來為主作見證,幫助和她有類似遭遇的人,走出流淚的傷心谷,在主裏重新得力。

圖/杜麗芳從悲情中靠主得勝,推動立法呼籲政府正視登山者安全。(梁敬彥/攝影)2011.08.20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