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基督徒的新工作觀



佛洛伊德認為,「愛」與「樂在工作」是健康人生的兩大特質。的確,一個能夠樂在工作中的人,就像沈浸在愛中一樣的幸福。可惜,在我們的社會,真正能夠樂在工作中的人畢竟不多。談到工作,多半有許多抱怨和不得已。特別是華人基督徒,或許是新教的工作倫理加上中華文化勤勞忠誠價值觀的加持,恐怕讓我們偏離上帝要我們過的生活甚遠而不自知。

新教倫理對工作觀的影響

馬克斯韋伯(Max Weber)在其《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的精神》一書中分析新教,特別是馬丁路德與加爾文派的工作倫理對資本主義發展的影響。

馬丁路德認為,努力履行世俗事物是上帝對一個人的呼召,而非出世苦修的禁慾生活;人要完成上帝在他所處地位所賦予他的責任與義務。而加爾文認為,財富是上帝給勤勞者的報酬與獎賞,世界上的成功是個人救贖可見的跡象或結果。他們影響了清教徒在克己及節制貪欲的前提下,卻也透過勞動,累積財富,認為這是上帝給個人的祝福,也是個人榮耀神的方式之一。馬克斯將之稱為入世的禁慾主義。

但是社會經濟學者研究了其他非基督教信仰背景、卻高度經濟發展的國家和族群,例如日本人和猶太人,提出工作或經濟上的興盛,並非新教徒專利的批評。這對新教發展出來的成功神學,無異是當頭棒喝。

以工作來榮耀神的陷阱

雖然加爾文與馬丁路德都強調入世工作的成功,是榮耀神的方式之一,但是他們都忽略《教理問答》第一題「什麼是人最主要和最高的目的?」的後半部「完全地享受祂,直到永遠。」

我們只重視榮耀,卻不重視享受。若基督徒努力服事、工作為要榮耀神,卻無法享受,壓力甚大,身心靈狀況頻出,甚至過勞死,如此會榮耀神嗎?其實我們所服事的是心中的的法老,不斷地驅策自己和別人說:「你們是懶惰的,你們是懶惰的」(出埃及記五章17節),永遠嫌做得不夠。以色列民還會因督工的轄制發出哀聲,而新教的弟兄姊妹,卻常在「榮耀神」的帽子下,連「唉哼」的自由也沒有,因為我們要努力賺取得到救贖的記號—今生的成功與富足。這是我們新教徒的矛盾,宣稱「因信稱義」,卻要神經質地靠服事工作賺取「信心的記號」。在法老的轄制下,卻以為這就是救贖,這就是榮耀神。

我們似乎無法甘於在盡上自己本分之後,接受上帝的賜予,不管貧窮或富足,享受在其中;總是不斷地想辦法要更多更多:工作、知識、學位、才藝、成就、地位、人際脈絡、信徒人數等等,無一不是如此,好像我們的教育與文化使很少人會說:「夠了!」而安心享受神自己與祂所賜的一切。

榮耀神也享受神

從舊約開始,榮耀神與享受神是並行的。申命記所提及不只是安息日、安息年的設立。甚至申命記十四章22-29節提及,有一種十一奉獻是神命令人吃喝快樂的十一奉獻:「你要把你撒種所產的,就是你田地每年所出的,十分取一分。又要把你的五穀、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並牛群羊群中頭生的,吃在耶和華你神面前,就是他所選擇要立為他名的居所。這樣,你可以學習時常敬畏耶和華你的神。」

若路途遙遠還可換成銀子,到神指定的地方「隨心所欲,或買牛羊,或買清酒濃酒,凡你心所想的都可以買,你和你的家屬,在耶和華面前吃喝快樂。」

勤儉持家的華人基督徒,大概很難想像吃喝快樂和敬畏神有關,而且是要花年總收入的十分之一在耶和華面前吃喝快樂。

其實,這當中有神的智慧,若沒有享受神,就不能真正榮耀神。對阿基師最好的榮耀方式,就是喜歡吃他的菜,而且說:「你作的菜真好吃!」我們常常拼命作自己的工,無暇欣賞和享受上帝的創造及所作所為,或是甚至否定上帝創造一切的美好,總覺得要追加自己無限的努力,得著所謂「救贖的記號」─成功富足,才叫榮耀神,這豈不與因信稱義的道理相矛盾?

深願今日的華人基督徒,特別是牧長們,能如摩西聽見神的聲音說:「容我的百姓去,他們好侍奉我。」帶領神百姓脫離今日法老的轄制,而非像工頭聽從法老加重百姓的重擔。使信徒們的工作與生活,真的能榮耀祂並享受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