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已經來過



◎羅麗芳(新北投浸信會會友)

小招是我在加拿大念書時的朋友,她在當地長大,受到西方的影響很深。她開朗愉悅,常有一些藝高人膽大的事蹟,比方說:拿到駕照的當天,她就飛車上高速公路;又如學校佈告欄張貼了一張「四川需要暑期英文老師」的廣告,她便立刻去報名、坐飛機到四川,在成都停留整個暑假。

那是一段快樂而難忘的求學時光,如果說有什麼不足,大概就是我們常在心理諮商課程裏得到高分,卻不太明白該如何將心理大師們的理論運用出來。大學時小招主修化學,實驗室裏的瓶瓶罐罐在她手裏一片祥和;我則念的是文學,悠遊於文字世界中一片美好。人性之於我們,是層層謎霧。

好友回台探望癌末者

畢業後,小招和教會中認識的男友結婚,先生應聘到香港教書,小招同行,之後育有兩個孩子,並在一個機構裏擔任心理輔導,從此在香港安身立命,過著幸福安樂的日子。我則於五年前回到台北,但這些年中,我們總是擦身而過,始終沒有機會碰面。

這天,接到小招的電話,說她要來台灣停留三天,我自是喜出望外,但她此行主要目的是看望一個朋友重病的弟弟。

原來小招的朋友是位長住香港的台灣姊妹,前些日子,這位姊妹得知她單身的弟弟已到癌末,小招覺得有必要前去探望,把耶穌的好消息告訴這位時日不多的人,於是決定和台灣姊妹一同來台。雖然我只是「第二志願」,卻沒有減少我對和老友相聚的期盼。

小招抵台後,我才知道,她除了曉得病人的名字和所在的南部小鎮外,其餘一概不知。原來在小招出發前幾天,醫院就發了病危通知,所以台灣姊妹提早回台,回台後不但勸阻小招來台,也拒絕透露病人的住院地點。而小招卻決意前往,不改初衷。

同心協力找尋病人

幸好我們知道病人的名字,便開始打電話到南部小鎮的幾家醫院探詢,幾番輾轉問答,毫無成果;在相對無言,一籌莫展之際,我們突然想到病人可能在加護病房裏,於是繼續打電話,終於在一家醫院尋找到病人。

問床號時,總機小姐問我與病人是甚麼關係,我據實回答:「朋友的朋友」,對方隨即和善有禮的說,她們不能透露病人的資料。我為自己的不夠機警十分懊惱,並為一個我以為理所當然的問題遭拒而氣餒,一向樂觀的小招也一臉無奈。

我決定再打電話去問同樣的問題,當然也再度被問到同樣的問題,這次我是決定用破釜沈舟的哀兵策略了,趁總機小姐掛電話之前,我急切地告訴她:「我是病人姊姊的『朋友的朋友』,我的朋友專程從香港來,為的只是去看望病人,我…」總機小姐突然說出一串數字,使我不敢置信,我問道:「這是病人的床號嗎?」她回答是,我道謝再三後放下電話,而小招已是兩眼含淚。

把握傳福音時機

次日一早,小招南下遠征。我們事先規畫了路線,預計她會在探病時段進入加護病房。近中午時,我接到一個電話,對方急促地說:「找小招!」我告知小招已去南部,她氣急敗壞地問:「你為什麼讓她去?」我知道她是誰了,但忍不住問她貴姓,「我是溫小姐。」她答。

「溫小姐,你認識小招,如果神要她去,她不能不去,沒有人能夠攔得住她。」

「醫院很遠,她又沒有病床號碼,找不到的。」

「我們都查到了,她現在應該到了醫院。」

「嗄?」

半响後,她才問:「我該怎麼和小招連絡?」

我給了小招在台暫用的手機號碼,對方匆匆中斷了談話。

隔了一陣子,電話響起,是溫小姐,她的語氣和之前完全不同,變得溫婉、沉重而且悔痛。她說和小招連絡上了,小招已經看過她弟弟,正在北上途中;醫生宣布她弟弟:「就在這兩天了」,接著又自怨自艾,不知日後如何面對小招,說好一起去看她弟弟,但因弟弟向來注重形象,所以家人不讓外人接觸,以為處處封殺小招就會放棄。如今溫小姐非常難過內疚。我告訴她不必擔心,小招從來就不是個計較的人。

小招回台北後,詳述南下情況。她說那醫院果然偏遠,下了高鐵,搭了一個鐘頭的計程車才到,令她最驚訝的是,向來門禁森嚴的加護病房竟然門戶洞開,她遂通行無阻、穿上隔離衣,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溫先生。

溫先生臉部因為動過手術而包紮起來,無法看到他的臉,他也無法說話。小招表明來意,對溫先生說:「只要願意,就在心裡呼求主耶穌,主必垂聽」,然後為他唱詩歌,向他傳講福音和為他禱告。

由於無法言語,小招看不出溫先生有什麼反應,如果有,就是他的呼吸變得比較急快濃重。這時有位護士過來,一面招呼小招,一面說:「你繼續跟他說話,他聽得見的。」不過小招不確定溫先生是否有在心裡呼求神。

人性不再是層層迷霧

事後,我和小招談論整個事件的林林總總。小招對我們分別多年後,依然默契十足而感到欣喜;同時她也看到自己以前的勇敢。

原來有了孩子後,小招不免經常瞻前顧後,瀟灑不若當年;經歷了這一段,小招重新審視自己,驚喜不已。

而我,當然欽佩小招被嚴拒多次之後的鍥而不捨;我們都同意事情是我向醫院的總機小姐坦誠身分之後出現轉機,而不再是模糊不明的「朋友的朋友」。

多年前,我們覺得人性是層層迷霧,走過許多歲月後,而今體會到事情縱有許多面,但真實只有一個,只有真實才能撥雲見日。

從南部回來的當天晚上,小招即回香港。次日早上她來信,告知溫先生已於夜裡離世,據說小招是他最後的一個訪客。

馬太福音廿五章35-37節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喫,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病了,你們看顧我。」裡面的「你們」指的大概就是類似小招這樣的人吧!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