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堂建築原型創建者 香山壽夫:找到方向 從人類遺產中創新

397310_b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日本建築大師香山壽夫(見圖,傑芳廣告提供),日前在台灣接受訪問時指出,身為建築師,經常要和同事、社區市民和客戶做很多的溝通,最後要做一個決定的時候,他常常要禱告,求神給他力量和能力去做超越他自己能做的事,而這個信仰也確實增加他的信心。

香山壽夫表示,他在美國唸書時,他的老師路易士‧康(Louis I.Kahn)曾說過一句話:「大家來這裡學,不是要模仿我的作品,應該是自己找到方法,從整個人類的遺產環境、老建築去學習。」這影響香山壽夫後來回到東京大學、到歐洲或亞洲,都是遵循這句話,讓他體會到不要用特定的點和建築物去學習,而是「發展出一個自己的方向,朝人類遺產累積知識而從中去創新」。

創造有「光」的教堂

香山壽夫是近代教堂建築的原型創建者,與黑川紀章、安藤忠雄、高松伸、伊東豐雄等日本德高望重級的建築大師齊名。他在日本設計了非常多的教堂建築,包括「旅人聖堂」、「町田教會」。同時,他也將教堂中與上帝對話的「教堂空間概念」,帶進其他設計的公共建築,其中包括「琦玉縣彩虹之國藝術劇場」。

他指出,在他設計教堂的時候,確有聖經的篇章出現他的腦海。他認為聖經教導我們最重要的是「光」。「光」象徵沒有黑暗地方,教堂也就是創造一個充滿光明的地方。這是他設計教堂的一個準則。

香山壽夫為母校東京大學設計的「彌生講堂」,把講堂建築當作一個方塊的玻璃盒子,在其中置入木建築,將自然光影帶進室內,使建築與光影產生絕美的對話,更為日本近代建築塑立典範。

找到一個這輩子可倚靠宗教

談到信主歷程,他說,在賓州大學向建築大師路易士‧康學習時,當時路易士‧康是一位虔誠的猶太教徒,但路易士‧康對其他宗教都非常尊重,特別是基督教,也會談到基督教的教堂。

香山壽夫到歐洲旅行看到很多教堂,不論是哥德式教堂或羅馬教堂,特別是在普羅旺斯教堂,當他看見光線、光影過程,讓他非常感動,也從那一刻起讓他決心成為基督徒。但是從他決定到後來真正成為基督徒,卻花了廿二年的時間,是因這其中他研究基督教教義,後來才受洗。

香山壽夫進東京大學求學的時候,校長是位基督徒。他記得校長對新生說,你若進東京大學,畢業前你們要成就三件事,令他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件事是:「你一定要找到一個宗教是你這輩子可以倚靠的。」

這段話讓香山壽夫非常驚訝,一個大學校長怎麼會向學生提出要找到一個可以倚賴的宗教?使得他之後向路易士‧康學建築的時候,在學習經歷中進而認識主。

從地方文化得建築靈感

多次來台灣的香山壽夫,對台灣最深的印象是台灣雖然是小島國家,但有很多文化是融合在一起,讓很多亞洲文化在台灣都看得到。他形容台灣是一個新的國際化的文化,也就是呈現很多不同文化的融合和創新樣貌,類似全球化的文化,也是新的創造力的表現。

他提出一新的建築文化概念「New International Concept新國際化觀點」,也就是尊重人類長期累積的文化遺產,在時代變異中得到求同,最後combine出最合理且完美的結果,這就是對於文化遺產與現代社會的雙重尊重。他以台北市迪化街為例說,新建築可與舊文化結合,而舊建築也可再利用與新社區融合,都市更新不全然、也不必需拆舊換新。

他指出,建築是從一塊土地上長出來的,與土地周邊累積的文化、與現代社會不斷的國際化,必須不斷的融合。在一塊特定基地上都市更新與創新,就是將這兩者合而為一,進而產生最適合這塊土地的建築。而他在設計社區的新建築時,尤其喜歡親自到那塊土地上體會土地上的陽光、風與周邊的地方文化,再從其中得到靈感,將實際體會融入建築設計中。

教堂重在空間與人互動

香山壽夫說,教堂建築的類型很特別,教堂的空間是教堂建築構成的關鍵。當然教堂的機能也很重要,空間的表現實際上也是社會社群的表現和反應。

他指出,教堂建築最重要的是讓空間的人和活動彼此之間互動。香山壽夫自1968年從美國回到日本,1971年開始於東京大學擔任教職,並成立自己的建築師事務所─香山Atelier‧環境造形研究所。其建築設計作品,從早期的「東京大學工學部六號館的屋頂增建」等校園建築系列開始,即對於建築、都市的保存與再生,以及都市的文化設施有相當大的關注。2011.12.10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