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拜偶像的迷思



◎汪娟娟(中和基督教會會友)

服務於電子科技業的我,因為長期工作、家庭壓力和飲食不正常,讓我在2004年五月首次罹患了乳癌。

數不清多少次的暗夜啜泣,我心中總是在問民間所謂的菩薩:「我這麼認真工作,在部門的表現也獲得上級主管的讚許,癌症這位死神為什麼要在此時選上我?」但這樣的祈求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面對一場抗癌戰爭

醫師團隊告訴我:「你將面臨一場嚴峻的戰役,一定要勇敢地對抗它!」於是我開始了抗癌療程。這一連串治療產生了許多副作用,如掉髮、嘔吐、失眠、口腔破裂、食不下嚥、便秘、水腫…等。

當時我的雙胞胎女兒只有11歲,不太能了解我的感受;而我先生(前夫)又長期在大陸發展,婚姻關係並未因我生病得到改善;他還是四個月才返台一次,無法體會我的痛苦,再加上我好強不求助於人的個性,讓我們之間的關係到達冰點。

這一年半的治療期間,我為了生計和孩子的教育生活費,不敢辦理留職停薪,因為自始至終我的先生無法在經濟上給予我任何協助;沒有工作我就沒有收入,所以只能一面上班、一面治療…

隨著我的身體漸漸地復原,丈夫又二度提出離婚的要求,我心想:「怎麼辦?我以後要住哪裡?我的寶貝們會不會因為單親家庭,遭受同學們異樣的眼光?」所以我並未答應。

我又開始過著忙碌的生活,帶著疲憊不堪的身心,在職場上拼命完成艱難任務,只為了能獲得升遷而有更好的薪資,以便在離婚前有足夠的資金,買一個屬於我和寶貝們溫暖又舒適的家。

世事無常,沒想到癌症又再度於2008年侵襲我的身體,這回是我自己發現腫瘤,一個人孤單地到醫院看診。

當醫師判斷是右側已拆除的部位,癌細胞再次復發而移轉到左側時,我的淚水忍不住潰堤,心想:「這1/10的機率也讓我遇上了?難道我真的要走入死亡幽谷嗎?」

「我好想死!」這個聲音不斷地縈繞在我腦中,我在心中向菩薩們和佛祖吶喊:「我到底哪裡做不好?我的業障真的很重嗎?為什麼還要再重新體驗抗癌療程?我被折騰得還不夠嗎?」另外一個聲音也提醒著我:「妳怎麼可以如此軟弱?妳忘了自己還有年邁雙親和寶貝女兒們嗎?妳不可以這麼自私!」

就在我精神快崩潰的那刻,有一位病人的兒子,正溫柔的對他母親說:「媽媽!沒有乳房沒關係啦!只要還能聽得見、看得見,四肢能活動,其實外表和正常人沒有什麼不同。」頓時我腦海中出現一句話:「是的,只要面對陽光,陰影就在我背後。」

與教會擦身而過

2008年初,當我確知要開始面對抗癌療程前,同事介紹我到三芝鄉八仙宮祭拜,有一位住廟的執事師兄專門免費提供請示服務,諸如消災、解厄、擇日等疑問,於是我前往詢問身體狀況。

只記得他一開口就先對我說:「妳是基督徒嗎?」我回答:「只有在幼稚園時曾去過教會,但26歲左右就成為佛教徒了。」那位師兄接著說:「妳和宗教的緣份很深喔!但妳不可以再天天唸經了」,我心想:「哇!好靈!都看得到我睡前跪拜、唸大悲咒…」

師兄又說:「消災誦經是高僧法師在年節法會才有的權柄,平民善德不可行,那會招來不好的靈體。妳要去事奉,無論是在教會或是一般的寺廟皆可;妳要去從事這些有形或是無形的服務,例如去教會或是寺廟掃地、擦桌子等,天兵、天將會被妳的事奉感動而來幫助妳,健康應該就沒問題了。」

我心想:「好奇怪,我是佛教徒耶!師兄怎麼在廟裡和我談基督教?」現在回想起來,原來天父那時就一直保守著我,只是我不自覺、也還不認識祂,於是作了錯誤的選擇─仍行在佛教的道路上。

愈拜愈精疲力盡

七月至十二月間,我處於留職停薪的狀態,同時也再次接受了抗癌療程;除了再次經歷以往的副作用外,這次又多了肺發炎、咳嗽不止等症狀。每月我還是抽空去大龍峒的保安宮打掃;有幾回我差點被廟宇中的香火薰得暈眩,愈事奉身體愈虛弱,讓我的健康直逼警戒區,只能用氣若游絲來形容。

十一月下旬到2009年八月間,因二弟妹的介紹,我接觸了氣功,每天早、中、晚練功約3個半小時,加上飲食改以素食,睡前打坐20分鐘,我的體力逐漸回復,會館的師姊們要我在會場分享見證,以闡揚氣功師父的救命功法。每個月我還會到木柵指南宮參拜,背了一堆水果和餅乾敬奉眾多的神祇,相當耗費體力。

另一方面,學習氣功的學費,一期12堂課竟然要價16000元;而我練了8個月的甩手功法,造成我的右手淋巴水腫愈來愈嚴重,整個手臂就像巨人浩克的手臂這麼粗。

腫瘤科醫師告訴我,這個症狀若無法改善,會跟著我一輩子,我只好每晚睡前用繃帶纏繞,造成我極大的困擾,再加上新陳代謝率降低、白血球值低、睡眠不足…最後我停止了氣功。

可笑的是,我自以為罹癌是佛祖指派給我的使命,要透過我來宣揚其恩典心法,但我的婚姻關係卻絲毫沒有改善,五月份也和丈夫辦理離婚手續,我知道,我的內心深處始終還有一塊傷口無法填補─就是嚴重的缺乏愛!

一路走來,我覺得自己真的很愚昧和無知,所拜的偶像不但沒有給予我一絲一亳的改善和幫助,更是讓我精疲力盡。

透過禱告得釋放

2009年十一月,我又再度回到電子科技業,超量的工作和壓力讓我體力透支,也有了離職的想法,在2010年一月中旬,透過朋友推薦加入了傳銷事業。

當時我純綷是為了想要獲得時間自由和永續收入而加入傳銷;透過營養補充輔助品,短短兩個月內我的身體大大改善,朋友們便開始邀請我去作見證分享,藉以幫助罹患乳癌的病友…

後來,在邊上班邊兼職傳銷事業下,我逐漸感到疲憊不堪,看著傳銷事業中的夥伴極力追求名利,讓我漸漸退卻,也埋怨自己為何總是未經深思熟慮,就衝動參與非自己專業領域的事業;不但常常心中苦楚,又花費了一大筆金錢在傳銷營養品上,整個生活完全變了調。

偶然間,我聽一位傳銷事業中的朋友提起,瓊蓉姊曾在教會領受上帝賜予的神蹟和恩典,我心想:「是不是去教會就可以在傳銷事業中找到下線?」因此我好奇地詢問瓊蓉姊:「關於教會中的受洗,到底是什麼樣的儀式?」她並未多作解釋,僅安排我在九月8日和亞瑩姊共進晚餐後前往中和教會。

這一天是我生命中的轉捩點。用餐前,亞瑩姊帶領著我和瓊蓉姊作謝飯禱告,第一次聽到這麼美麗的禱告話語,我感動到淚流滿面,一股暖暖的愛溫暖了我疲憊不堪的心靈,我也道出了自己許多不堪的往事。

亞瑩姊對我說:「妳一直在尋找愛,」頓時我淚如雨下,是啊,我心深處的結終於被解開了。哭完後,心中覺得好輕鬆、好平安,亞瑩姊又對我說:「妳被聖靈充滿了…」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當下就決定要參加九月26日的受洗儀式。

感謝讚美主!上帝很快給了我第一個恩典。在受洗前半個月左右,我發現自己的左側胸又出現了一些小腫塊,沒想到,在受洗重生三天後,那顆突起的小腫塊如同蓋了一個紅印般變得較平些了,雖然它還是存在著,但我一點也不感到擔憂,因為我相信主耶穌祂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所需用的,你們的父早己知道。」(馬太福音六章8節)

聖經話語消退怒氣

有一回我和部門新上任的經理,在溝通上產生了極大分歧,雙方不歡而散,我的情緒也失控到想要發出辭職信。回到家中,我馬上跪下大聲禱告:「主啊!我的心中充滿怒火,我不知該如何處理?你可不可以透過聖經,讓我藉由你的話語明白要不要離職?」主的話啟示了我,祂說:「我雖然無過,他們預備整齊,跑來攻擊我。求你興起鑒察,幫助我!」「主啊!你是我們的盾牌;求你發怒,使他們消滅,以致歸於無有,到了晚上,任憑他們轉回」(詩篇五十九篇4、13-14節)。讀到這段,我的腦海出現了一個畫面:「經理明天上午會來我的座位。」

隔日一早上班途中,我的情緒仍波濤洶湧,開了十年的車,收音機的頻道總是停留在 ICRT,也不知自己為何會伸手轉到佳音電台;當時,電台中傳來的內容,提到每日靈糧中的主題「謹慎言詞」。其中提到一節經文:「說話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箴言十二章18節)

我便心中求主封住我的嘴唇,求祂幫助我謹言和慎語;保守我的口與舌,一切言語免失誤,因為「良言一語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一進公司,我的情緒因著聖經的話語而平靜,約9點左右,經理真的來到我的座位,他誠懇的話語化解了我們之間的怨氣。感謝讚美主!哈利路亞!我不住地驚奇主那獨行奇特的恩典。

在基督裡得著愛

在跟隨基督的道路上,我再也不用背著一堆的水果、餅乾,燒香拜偶像,因為拜了那麼多年仍是空虛無盼望;生活中取而代之的是禱告,只要帶著信心向主祈禱,必蒙主的垂聽,而且是白白領受主的恩典。

祭拜偶像、唸經,日子只會愈來愈苦楚,身體愈來愈差,終究是一場空;上帝讓我有盼望,生活中取而代之的是認罪,只要在上帝面前認罪、受洗,藉著耶穌基督的寶血,生命就得拯救。

神的話語也讓我學會饒恕、忘卻傷痛,因為負面的批評、論斷就是給魔鬼留地步,黑暗權勢會將我放在暗處,使我失去自由。我願意順服神的旨意,選擇栽種生命的好種子,日後將會結出甜美的果實,享受祂恩賜的平安與喜樂。

我願讓主管理我,在忍耐、謙卑和苦難中成長,效法耶穌,並與弟兄姊妹彼此同心,稱讚和歌頌我們的救主,榮耀耶和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阿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