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神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

我找神。

我想神是在高處。於是我汗流浹背地登上山頭,手裡握著的是數個小時努力換得的活動企劃書,堪稱無敵;在我口中蓄勢待發的是一頁頁逐字修改過的講稿,堪稱滾瓜爛熟。

在高處,有言語無法形容的成就感,有別人欣羨的眼神,有清風拂來飄飄然的快樂。但是沒有神。

在神眼中是否被肯定?
我以為神在人群裡。我強打起精神走入人群,使出渾身解數,呈現各樣服務的行動,就像是夜空中掛上一枚新月;平日不常笑的我,也開始注意培養微笑的習慣。穿梭在人群中,有人與人之間的目光交會、有側耳的聆聽、有和善的點頭回應;而在人群中與我擦肩而過的,有疲憊、枯竭,有不解和倦怠,也有過心灰意冷。我把這些都暫時甩在身後,繼續踏上我找神的那條道路。我說,「神啊,你在哪裡?」我迷失了方向,卻還是尋不到神的下落。

於是我告訴自己,神就坐在觀眾席上,滿心喜悅地觀賞著在舞台上演出的我。在這座舞台上,我一人分飾多角。時而姿態高傲儼然以主角自居,時而被打成布衣平民淪落為配角,我是女兒、妻子、姊妹,我是強者又是弱者,我是富足的又是極為貧窮的。

在這座日日不打烊的舞台上,我常常偷偷地躲在幕後,暗自期待掌聲哨聲、期待安可。但是我卻不能肯定一件事─這一切在神的眼中,是否已經足夠?

***

我說:「神啊,你在哪裡?」

這樣的探問讓我變得儆醒,在清晨異常地早起。

神一直在找我
我又問:「神啊,你在哪裡?」

然後我開始無法抑制我的眼淚。因為這個問題在瞬間勾起了我對罪的意識,我在我的淚眼中看見驕傲像毒蛇猛獸一般佔據了我的思想,而那想要靠著行為稱義的舊我機制故態復萌地、主宰了我親近神的動機。

我對神說,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

「孩子!孩子!」

我無力地坐在沙發上。在我厥弱如蘆葦般的意識裡,我開始聽見父神微聲的呼喚。

「孩子!孩子!」

我對神說:「我在這裡。」

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神一直在找我,找了好久好久。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