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關係》從以色列安息日思想親子生活



【周傳久/媒體工作者】

在教會時常聽到聖經新約馬太福音等處,關於守安息日的故事被引用;近代也曾聽聞,在有猶太人生活的地方,每當「安息日」之時,便不使用電器…生活方式的規定;似乎印象中,安息日成為猶太民族一種僵化的生活態度。但「安息」的意義只有如此嗎?不久前,筆者在前往以色列兩次的行程中,經歷了安息日,親身觀察並與多位猶太友人交談後,發現安息日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多思考的,重點之一就是排除忙碌的生活,與主親近、增進親子關係。調整生活優先次序猶太人的安息日從每週五的日落開始,在其月曆甚至明確預測一年中間週五的日落時間。

我在以色列時,參訪一家成年自閉症日間照顧中心,看到機構的照顧者在日落前,帶著自閉症者一起唱平安的短歌,並在彼此祝福後各自返家。傍晚時分,可以看到家庭和旅館大廳都會點起蠟燭,許多人會攜家帶眷走路到會堂。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特顯得多,只見群眾快步行走,大人牽小孩有說有笑往既定目的前去。

新完工的幹線電車下午三點半後停駛了。猶太區平日繁忙的交通一下子變得冷清。除了在許多街巷看到「黑衣人」穿梭,我也幸運地受邀請到猶太會堂,甚至可以到講台前,由猶太朋友打開那些圓筒盛裝的經文讓我觀賞,並對我解說安息日的意義。一位猶太互助組織的負責人表示,安息日的意義在於給予所有人「平等」的價值,在社會裡不論富有還是貧窮的,輕鬆的還是辛苦的,都得到一樣喘息機會。這也是敬天愛人的反思時間。

週五、週六有安息日餐食,無論在用餐時間或非用餐時間,彼此都放下平日工作,專心與家人相處,可以讀經,也可以討論彼此生活。不管這個人平時有多忙碌,至少到了安息日時就要放下一切的勞碌,專心與家人親密相處。心思意念也在休息時有所更新,享受來自上帝的平安以及與家人相處的美好;在其中也把自己與神的關係和與家人關係看得優先,重整生活的優先次序。思考安息的精神我在以色列參訪時,雖然停留的時間不多,但兩次安息日都頗專注的觀察猶太民族在安息日的情況,。

看到一家人牽手走路穿過巷弄前往會堂,和平日同樣的街道,人們總是要搶時間、搶車位的氛圍,讓我的感受實在很不一樣。少了科技,表面看是不方便或是有所停頓的,但是換個角度看卻是更有人文的真實。猶太人和華人都以忙於賺錢著稱於世,但就安息日生活節奏傳統來看,卻有些差別。

記得數年前在丹麥訪視一個老人活動中心,負責人是丹麥社工,但其活動多數是為了華人長者預備。那位丹麥社工私下與我聊天說,看看這裡的華人,「工作接著睡覺,睡醒又為工作,他們怎麼能學得休息呢?」就他所見,在當地,華人多數是經營餐廳,只要賺錢的時間和機會從來不放棄,因此有些華人還未老已經弄得一身病,工作閒暇時卻以賭牌作消遣。

重塑家庭的價值觀丹麥人認為,不一定富裕卻要放慢步調,享受凡事不必「非要怎樣」的生活。雖然對於文化不論是非對錯,但我回想這位丹麥社工無奈、困惑的表情,是不是每個人真的窮困到需要身不由己的一直工作?而這樣生活的後果是什麼?怎樣能恢復疲勞,保有動力並積極面對挑戰?為什麼需要靠吃喝、藥物強身只為了能繼續加班?什麼是有意義的生活?

現在在台灣,很常遇到的情況是,主日時基督徒父母進行崇拜,但是孩子卻去補習或準備考試,如此的家庭型態,生活節奏有無學到管理得更好?長遠來看,我們為未來培養了具備什麼價值觀的孩子/國民?彼此間又帶來如何的人群關係?更明確的說,養成怎樣的價值觀與身心?作父母、子女的,一星期到底有多少時間,仔細溫柔的看著孩子或長輩的臉並專心聽彼此講話?這都有很多思想空間。

過去我們常說不良學生,但現在已有「不良家長」一詞出現,起因於孩子未成年前,家長如何引領孩子,常對孩子的價值觀帶來可觀的影響與示範作用。我從以色列歸來,也開始更重視安息日,更重視與孩子相聚談話機會,這也幫助我們有更多可能交換意見相互認識,同時也撥些時間去探視親戚朋友。基本上大家都享受相聚放鬆,有時就是在一起而已,而非面對工作時彼此競爭、兢兢業業的心態,這些時間讓我的生活品質變得很不一樣,也讓孩子看到我對於生活價值選擇。

還因放開工作休息與關心別人,讓我有意外的心靈收穫。我衷心盼望基督徒更多體會安息日的意義與精神,從認識猶太人看似古板的堅持,但事實上不是僵化的做法而已。安息日時在以色列街頭看了又看,我反而覺得我們需要學習多一點堅持,並非綑綁自己,而是充分紮實的享受安息的好處,沈浸在上帝為人預備的無限恩典與賜福之中。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