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身宣教四十載 傅立德盼新一代興起發「光」

397906_b


【記者梁敬彥】

初春的台北街頭,乍暖還寒,年近八旬的傅立德牧師,佇立在新生南路的街頭,看著台北真理堂巨型十字架散發出的耀眼光芒,讓獻身「福爾摩沙」宣教近四十載的「老」傅牧師不禁感謝主,因為數十載的光陰流轉,他看見有更多新一代的年輕人不斷地被神興起,勇敢承接起宣教傳福音的棒子,將耶穌的「真光」與「愛」代代傳承下去。

 

人生故事導演是上帝 1959年,美國籍的傅立德因著軍隊分發來台當兵,上帝透過李秀全牧師等「屬靈同伴」的帶領與火熱服事的見證,讓傅立德從原本「不冷不熱」的基督徒,願意回應神的呼召,一生為主當兵。傅立德牧師今年二月有機會回到過去服事的台北真理堂,向今日的年輕人分享「老傅的故事」,他感性地說,自己人生「故事」的編劇與導演都是上帝。

 

回想自己從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美國大兵」,後來竟然成為大半生在台灣教會及神學院「興起主僕」的宣教士。傅立德猶記,當時他在軍隊中不被長官「賞識」,在台灣首次進到教會聚會的那天,神透過一位宣教士以加拉太書第三章提醒他,上帝在他的生命中是有計劃的。從那一刻起,傅立德開始渴慕過著「Fall in love with Jesus」(浸泡在主愛裏)的生活。

 

受李秀全影響獻身事奉 後來,傅立德在聚會中,認識當時就讀台大外文系的李秀全(前華福會總幹事),更成為他人生很重要的一個轉捩點,這也是後來讓傅立德決定獻身宣教之路很大的一個關鍵。

 

傅立德回想,當時他和李秀全同樣喜歡古典音樂,加上有共同的信仰,彼此很有話聊。有一次,李秀全對傅立德說,「我想活得更像一個真基督徒。」這給傅立德很大的震撼。

 

因為,在傅立德的眼中,當時於校園團契裏有穩定服事的李秀全,假期都到鄉下去帶孩子夏令營或是查經班;而他,卻常常躲在軍官俱樂部中吹冷氣、吃牛排。傅立德說,客觀看起來,他比李秀全過得「快活」,但李秀全生命的「品質」比他好得太多,也正因為李秀全以「行動」向傅立德傳福音的潛移默化,傅立德也開始進到教會的青年團契服事。

 

後來,經由上帝奇妙的帶領,原本「依規定」必須要輪調到其他單位(地方)的傅立德,可以繼續留在原單位。學音樂的傅立德因此有機會進到當時剛成立的基督書院去帶領合唱團。後來,三年服役期滿,傅立德回到美國就讀神學院,畢業後「第一志願」就是回到台灣,繼續陪伴他所愛的年輕人。

 

傅立德記得,那時他問師母,自己要到台灣去作宣教士,師母的看法為何?師母二話不說,以行動表示支持。來到台灣後,就在台灣信義會鍾教師的邀請下,主責青年團契及學生福音中心的事工。

 

用愛陪伴學生

 

後來,傅立德有機會到台灣大學去教書,有一個男孩子在課堂上突然放聲大哭起來。下課後,傅立德牽著那「孩子」的手到教會的學生中心深談,才發現這個來自馬來西亞的僑生孩子,心中對於周遭的人及生活環境有很深的怨念,他不相信有人會「愛」他。而後,傅立德一直陪伴這名馬來西亞僑生,後來,那僑生看到傅立德的無悔付出,就接受了耶穌,後來也在教會有很好的服事。

 

接下來,傅立德又接觸到當時就讀台大動物系的楊寧亞(現台北真理堂主任牧師)。傅立德坦言,那時,他對這個想法、作風及個性都和自己不一樣的孩子很「頭痛」。有一天,楊寧亞來找傅立德,傅立德與他分享,一起禱告尋求神帶領。後來,兩個人不但成為「忘年之交」,楊寧亞進神學院畢業後,也接下傅立德宣教的棒子。

 

傅立德回美國拿到普渡大學心理輔導及治療博士學位後,繼續回到台灣在華神及教會裏奉獻所學、造就許多教會的「後起之秀」,包括現任華神周功和院長,都曾是他的學生。直到西元2000年退休後,還是在美國許多華人教會有很好服事。

 

傅立德回想近四十年在台灣宣教傳福音的歲月,他引用腓立比書二章15節及約翰福音十七章17節來訴說他的心境。滿頭「華髮」的老傅牧師說,台灣是他的第二個家鄉,因著主的愛,他可以全力的擺上。他也勉勵這世代的年輕人,神給我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的大使命,但在那之前,我們基督徒先得彼此相愛,當我們彼此相愛時,傳福音才有說服力與感染力,並且要緊抓住聖經的教導,把這樣從主而來的愛不斷傳出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