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中順服神帶領 盛治仁進入企業打開另外眼界

398213_b


【記者李容珍】

「過去在政治圈,讓我學習很多寶貴的經歷;如今進入企業,自己可以盡心去做,讓自己打開另外的眼界。」從辭去行政院文建會主委一職到雲朗觀光公司擔任總經理一個多月的盛治仁(見圖,李容珍/攝影),對於現在的工作,他滿懷感恩,只要是上帝帶領他做的事情,他都會喜歡、好好去做,並且融入其中。

 

進企業對社會體驗觀察較完整

現在的工作與他的專業差別很大,為何會投入?盛治仁說,過去他到文建會,大家本來就很驚訝,因為所做的工作與他的專業領域差別很大;事實上他在聽障奧運會擔任總執行長也是如此。

 

當盛治仁宣布辭去文建會主委的時候,社會給他很多的溫暖,有七個單位Offer他工作,其中一半是在學校,另有一半在企業。從信仰的角度,他常認為很多事情的發生,不知道是何原因,就看神如何帶領?

 

他當時思考,過去十多年的人生經歷,在學術界、媒體和政界三個領域他都曾經歷過,如果回到學術界,是他原本熟悉的環境;但從另外的角度看,企業界對他而言是非常陌生,他不知道如何運作,就如他過去沒有進政府單位前,不知道裡面是怎麼工作,直到進入後才會體驗到裡面的酸甜苦辣,也了解如何從裡面來看事情的角度。

 

因此,到企業界也許是打開他另外眼界的機會,也許讓他也能對社會的體驗和觀察比較完整。 之所以會進入雲朗觀光公司,是當他辭職的消息在周五出來後,集團的董事長、執行長就來找他談,雙方見幾次面,他在完全沒有考慮過薪水下馬上就答應。

 

一切事情從神而來

盛治仁表示,在不同的職場難免會有高低起伏,雖然每個人都會有工作壓力,但不會像在政府單位,每天面對的事情都會變成公共議題,在處理的過程中,是有很大的壓力及挫折。但是經過這段過程的成長,就是自己很寶貴的經驗。

 

在離開文建會之前,他說,建國百年雙十節國慶晚會鉅款事情,當時讓他難免感受不舒服,又碰到選舉,覺得有理講不清。但他為讓事情不要延燒影響到選舉,最好的辦法就是「辭職」,把整件事情移到司法單位查明清楚,不要讓此事成為選舉的口水戰。

 

不過,從換個角度來看,「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從神而來」,也許到現在他還不能理解這件事為何會發生,也許要明白神在這件事的旨意,要等到幾年以後在回過頭來看,才會有不同的觀點。就像約伯當時也不知道為何發生這些苦難,一件事要看到後面的影響,可能要經過三、四年的沉澱,才知道上帝為何讓它發生。

 

回過頭來檢視,此事牽涉到民國百年國慶晚會到底應該花多少錢?盛治仁知道這是價值判斷問題,因為與承辦聽奧不同的是,聽奧在先天上大家都不希望失敗,但國慶晚會卻因意識形態問題,從一開始就有人不希望辦好,從logo到預算,就有人找麻煩,這是很遺憾的部分。

 

當時經過全面的考量,也是想到「該慶祝、但不要花太多錢」,因此整年的金額不要超過世運和聽奧,而聽奧和世運都是一個星期的活動,這些背後都是經過慎重的考量。 在政府裡面做事,同一件事情總會出現三、五種聲音,支持的人常常是默默無聲,少數反對的人反而會罵很大聲。他認為,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現在做事都並不容易,他也期望社會給做事的人一點鼓勵。

 

期望社會給做事人鼓勵 到雲朗觀光一個多月,盛治仁覺得很符合當初來的時候的想法,讓他體驗到不同工作的氛圍。他坦言,在市政府兩年半、文建會兩年,剛換職場開始還有點不適應,經過一個星期後馬上就習慣,至少很多事情已經掌握了七成。

 

他覺得在企業與在公部門主要差別及感受是,過去在政府單位工作四年半已經被內化,很多事情變得從負面來思考反對意見會怎麼罵?媒體又怎麼罵?他要如何面對批評?至少他要說服社會為什麼這麼做,做完後到最後證明是對的,才會沒有聲音。 例如他在台北市政府推動1999專線,現在大家都說這個政策很好,但是當時被多少人罵,還有人冷嘲熱諷。有的人認為跳過了里長,就說:「那里長怎麼辦?」

 

總總聲音,直到事情做完後,大家都覺得很好,批評聲就會閉嘴。 幾年下來,他做事情都會從負面來想,但是現在他在企業工作,突然發現做事情不必那麼麻煩,只要你想做就去做,做完之後的好壞,如下月的業績,馬上就有客觀的數據反應來檢驗。

 

企業工作也很忙碌,但是沒有壓力的忙碌,讓他感覺滿好。因在企業,目標很明確:只要好好降低成本、不必要的花費不去花、提高顧客的滿意度、增加盈收、提升集團的形象。事情也不必說服立院立委,也不會有立委來關心這、關心那,相對而言做事單純多了。 至於要做甚麼事情,他會先和董事長、執行長溝通,只要把大方向確定,他們對他有很大的授權,這都因在企業界的想法及目標很明確。

 

企業工作目標明確 如何在職場高舉神?

本身也是NBA的球迷的盛治仁很佩服林書豪,在大家都不很認識林書豪的時候,他就開始注意到林書豪;甚至兩年前就有林書豪的簽名球。他說,自己雖然不會天天把歸榮耀與神掛在嘴上,但很配服林書豪以行動作見證,是基督徒的榜樣,因此也對自己期許在行為上有好的榜樣,作好的見證。

 

這十年來,他所遇過的經歷,沒有一件事是自己所計劃的。盛治仁說,自己真正有計劃做的事是到美國唸博士,在學校教書,希望趕快升教授,努力做研究。但他到台北市政府研考會,後來辦聽奧,到文建會又辦建國百年活動,這些事都完全不在他計畫之內,甚至是他所抗拒。

 

例如他到市政府研考會,是抗拒了兩年後才答應進去;到文建會前,他也婉拒了兩三個月,當時就不想做公職;現在來到雲朗觀光,更不是他所計劃。 盼夢想家案儘快審理 盛治仁說,這也許是他的個性,他認為要做甚麼事情,上帝已經安排好了,他就順服。只要上帝帶領他做什麼事,他就好好地做。

 

例如他在教書的時候,就好好地教;辦聽奧的時候,就把自己當成聽奧代言人;到文建會,就把自己當成文化建設的推銷者,讓更多人了解文化建設的重要性。他個人並沒有特別的物質慾望或生活壓力的考量,有人問他去做飯店工作,有沒有興趣?他說,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對他而言,他是被交付一個工作,就好好地做,只要他做的事情他都會喜歡,並且融入。如何為他禱告?盛治仁希望已送檢調單位的夢想家花費的事情能趕緊審理,查明清楚趕快了結,不要拖延,社會也希望知道真相。2012.03.17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