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是否被神寵壞了?(下)



【殷穎(牧師)】以色列人的歷史,特別是近代史,每一頁每一行都是用凝重沉痛的血淚寫成。

一走進猶太人在二戰期間的蒙難紀念館,人們心頭立刻被一塊黑色巨石壓得透不過氣來。進門處的大塊黑石,中有一朵慘綠的鬼火,會立刻抓住你的心。室內到處是血腥的圖片,看了會讓你想嘔吐,似乎寂然地進了地獄。 以

色列的士兵們在開往前線之前,都會再到這間紀念館來感受一下這種氣氛,藉這些亡靈的痛苦,來激勵戰鬥的意志。 我也在耶路撒冷參觀一個藝術展覽,裡面陳列的各種藝術創作,繪畫、雕塑等品類,每一件展品都透露出一種陰鬱沉悶的氣息,使你想立刻逃開。這些藝術作品顯示出猶太人心靈的壓抑,透過一件件不同形式的創作,所抒發出來的靈魂悽愴的吶喊。

靈魂悽愴的吶喊

凡到過聖城耶路撒冷的訪客,沒有人不到哭牆,去瞻仰以色列的國家象徵。以色列的國旗大衛星標誌,雖仍飄揚在以色列國內,但大衛的尊榮早已不復存在,如今國家的象徵就是這面哭牆。它默默地見證著以色列榮耀的往事與破敗的創痛。

流亡了幾千年的猶太人,回到所羅門時代榮耀的聖殿餘燼,大衛的子孫只有同聲一哭,地愴人悲。 世人只羨以色列人超人的聰明才智,卻未察以色列人的處境:國被滅,民遭徙,流亡幾千年居無定所,雖幸而復國,但強敵環伺朝不保夕。

這種艱苦日子實在不是人過的,若以色列人要以他們的才智與你平靜安穩的生活交換,不知你會否打退堂鼓。 四、勢力、才能與神的靈,以色列人選了甚麼? 自從以色列人由摩西、約書亞領導出了埃及進入迦南之後,這個歷經變革的民族性,摻入了許多外邦人的異教色彩,昔日在埃及為奴的那個世代(包括摩西)都已在曠野銷亡了。

自摩西在西乃山代神頒布了十條誡命,他們在行旅中學習了四十年,但仍然無法深入他們心中,進入迦南定居之後,卻很容易學到當地的異教習俗,與異教敗壞的風尚,以及不公不義的行為,寫成了整部舊約歷史。

由士師時代神直接管理,到君王時代人的管理,其間不斷興起先知向以色列人發出警告、訓誨、預言,希望這些頑梗的子民能悔改,回到神的施恩座下,但卻收效甚微。

神不斷將祂的選民交給異族管轄統治,藉以迫使他們回轉,但均未收成效。

以色列國由大衛的王朝,到所羅門王的榮華,均曇花一現,轉眼銷亡。最後南北朝皆為異族吞併,以色列人被迫由家鄉徙出,流亡到世界各地,在亡國數千年後,才於1948年二戰之後復國。

神當初應許亞伯拉罕的「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竟在以色列人被羅馬統治期間完成。 這讓人學習到,神的時候與人的想像有異,也充分證明了以色列被揀選成為神對萬族賜福的載具。以色列族本身並不重要,由以色列產生的神子基督才重要。以色列在萬族中並未享有特權,反而因其悖逆而遭受種種懲罰。神並未寵祂的選民,而是讓這些選民在痛苦中成長。他們所得到的,是痛苦的恩典。

以色列人仍在學習的功課 神藉歷代先知傳遞給以色列人的教訓,總括只有一句:「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四章6節)這樣的信息,許多先知一直在傳遞,但以色列人學到了嗎?根本沒有。

直到今日(2012年)神仍然期望祂的選民學會這個真正得到恩典的秘訣。如今還沒有學到,只能持續寄望。

(1) 倚靠勢力 以色列自立國以來,便面對一個十分嚴峻的國防問題。因四周無天然屏障,以色列這個彈丸小國,西面是大海,其餘三面是沙漠,大門洞開,周圍任何敵國要攻打以色列,朝發夕至(以往的情勢)。

三面環伺之敵國,皆欲將以色列納入自己版圖,所以歷代以色列君王都要評估周圍列強的情勢,而訂出適當的外交政策以求自保。惟一的選擇是「西瓜偎大邊」,選一個大國作靠山,以制衡其餘的勢力。 最早,連極盛時期的所羅門王朝都不例外。所羅門在千餘妃中要娶個埃及王妃,以穩定與埃及大國的關係。

日後的諸王無不如此,分別投亞述、巴比倫…等大國為靠山,以求生存。 但這些虎狼之邦,都會隨時找到一個藉口,便能將以色列併吞,並將以色列民遷徙到其國為奴。直到「時候滿足」耶穌誕生為止,以色列的宗主國指下勝屈,何以故?上帝何以會引導以色列人來到這樣一個地方?如領選民進入一個四周安全的地方,不就可以安然無恙了嗎?

答案只有一個,神要訓練祂的百姓倚靠祂,不倚靠周圍勢力。 往日的戰車與馬兵,今日的核武與飛彈,能保障以色列的安全嗎?絕對不能。

1967年以色列雖打了一場漂亮的「六日戰爭」,但不等於奠定了安全的屏障,以色列四周阿拉世界的包圍仍在。而今日的以色列所倚靠的,正是世界上最強的美國,時至2012年的今天,倚靠勢力的以色列,仍岌岌可危。

目前伊朗正在製造核子武器,伊朗雖忌諱西方國家,但以伊朗目前的國防實力,應可隨時以核武消滅以色列。這也是伊朗甘冒舉世之大不韙,而積極發展核武的主要目的。伊、以、美三國都心知肚明,以色列雖是中東的蕞爾小國,卻為舉世所聚焦,能影響全世界七十億人口的安全。

主所愛的 祂必管教

(2) 倚靠才能 講到才能,猶太人的才智舉世無雙。

第一次大戰時,原子武器尚未問世,但美蘇大國均爭相延攬猶裔科學家為其效力。愛因斯坦(物理學家、思想家及哲學家)、西格蒙德·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學家)均為猶裔,二戰時代原子彈正式問世,原子彈發明者歐本海默亦為猶裔。今日擁有核子武器的國家,從事研究發展者亦多為猶裔。而經濟學家、金融家等等,猶裔比比皆是。

根據2011年統計,分布在全世界的猶裔不足三千萬人,以色列國內的人口也只有七百五十萬,但卻擁有十位諾貝爾獎得主;在舉世的人口比例上,猶裔在學術成就上十分傑出,其他族裔無可望其項背。

由所羅門王耀眼的智慧開始,到今日數不盡的才能之士,多為猶裔。但這些才能之士多半為他人作嫁衣裳,被世上諸多強國所招攬延用,都是為了各該國的利益,且用過即丟(消滅),以免為他國所用。這難道是上帝予選民的目的嗎?當然不是。神要猶太人用他們的智慧發展神的國,向全世界的未得之民、未得之地傳福音。但這些猶太人卻誤用其才能走偏鋒,選擇了悖逆之路,令人不勝感嘆與扼腕。

(3) 以色列人何時才能選擇僅倚靠上帝的靈

耶穌在世時曾為以色列人不肯悔改的態度浩嘆。「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容易受呢!迦百農啊,你已經升到天上(或作:你將要升到天上嗎?),將來必墜落陰間,因為在你那裡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它還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馬太福音十一章22-24節)

以色列人的民族性堅忍而頑強,並非易與之輩,因其具備此種特點,也才能在亡國之後數千年,仍保有其特質。猶太人在宗教信仰上有堅強與堅定的韌性,雖不能盡合神的旨意,但也能在飄流數千年仍然維持這個民族的凝聚力。宗教的力量無可取代,應為神揀選他們的條件之一。 以色列人在歷史中無數次敗亡,無限長的流亡,他們擁有神特別賜予的聰明才智,但對以色列人的處境,並無太多助益,有時反成為被壓迫放逐的理由。在漫長的流亡中,讓我們看到神不斷在管教他們,所謂「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希伯來書十二章6節)。

顯而易見,神對祂自己的選民並不縱容,而是嚴加管束。猶太人對他自己的遭遇,也時常抱怨,這由他們的文學、藝術作品中便可窺知一二。特別是猶太拉比在吟唱詩篇時,由其高亢沉鬱跌宕起伏的歌聲中,會讓聽聞者感到一種黑色的絕望與無奈,道盡了大多數以色列人的心聲。 以色列人甚麼時候才能放棄所倚靠的勢力與才能,而虔心服從神的靈,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以色列人是否被神寵壞了?(上)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