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蒙恩》我的妻子回來了

1111-large


【林伯慎(康華禮拜堂會友)】

那一年,妻子的工作是高三國文專任老師,她因難得不用擔任導師,心情、責任較為輕鬆,便趁機研讀日文,準備參加一級檢核,日子充實而愉快。

就在六月底學期即將結束時,妻子計畫參加特別為台灣地區加辦的夏季日文測驗、而在圖書館用功時,一陣不同於以往的頭疼襲來。她的心臟抖動劇烈,大口呼吸也減緩不了血液暴衝腦部的速度。

妻子趕緊麻煩一旁的女士請管理員叫救護車。才幾分鐘,車子就到了一旁的長庚醫院。立刻做了必要的處置後,她被告知必須轉送林口長庚。「什…什麼…我很嚴重…要送林口?」妻子心裡還在盤算著,要怎麼樣通知我時,一抬頭就已看到我趕到急診室門口。

看到我緊張的面容,妻子忍不住撒嬌哀叫頭疼,殊不知那時我已拿到妻子的病危通知單─她的狀況已經是分秒必爭、命在旦夕了!滿臉慌亂的我,立即聯絡教會求助,隨即以最快的速度安排緊急協助,轉診至內湖三總。

妻子突患腦部重病
在一連串的攝影和檢查後,妻子被送入加護病房。「您是X先生嗎?」看到醫師凝重的臉色,像是結冰了。

「您太太的狀況經血管攝影確認,是椎動脈瘤破裂引起。」腦部的動脈瘤是個可怕的病,破裂者到院前的致死率就達五成,能撐到現在已是萬幸了。

「進行血管攝影時,本來希望可以直接為您太太進行栓塞,但對她而言危險性太高。只好試試外科開腦手術。因動脈瘤位於後腦中央,靠近生命中樞和小腦,附近密佈神經血管,顯微手術困難度很高,大概要八、九個小時。」

聽完醫師的解說,我的兩腳發軟走出加護病房,渾身顫抖地抱住前來關切的教會長老。我的心跳急促窘迫、焦急到幾乎無法呼吸,因我知道,在一呼一吸之間,妻子都在劇痛中掙扎著。

加護病房門口來了許多親友和關切病情的弟兄姊妹,大家聚集禱告。長老憑信心帶領大家一起宣讀詩篇九十一篇14-15節:「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主啊!你可以在沙漠開江河,在曠野開道路,求你為姊妹開一條出路!求你伸出大能的膀臂拯救她!」

術後恢復出人意外
當夜,在黑暗的休息室中,我安靜地在上帝面前;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我渴望明白主的心意。回想起婚禮中與她一起跪在主壇前的時刻,旁邊的人事景物彷彿消失了。

「主啊!她雖然奄奄一息,仍是我心中的至寶。你若願意,必能叫她再起來。」「求你讓我們家再度充滿讚美的聲音!」

昏迷中,妻子的頭殼鋸開,手術進行了五、六個小時,家屬等候室聚集了關心的親友和迫切禱告的弟兄姊妹。「XXX小姐的家屬!」「在這裡,有甚麼事嗎?」

在主治醫師的引導下,我換上無菌衣,進了手術室,注視著手術台旁的放大顯示螢幕;一團模糊的血肉中,依稀看見正在跳動的腦動脈,我緊張到幾乎不敢呼吸。

「這個動脈瘤已經處理好,把它夾住了。」聽到這個消息,我興奮到想大喊「哈利路亞!」「但在這附近,又發現了另一顆,不到3mm。因為太小了,就算是最小的手術夾也沒辦法夾住,只能用紗布補強它。」雖然不太明白其涵義,但知道手術順利,所有的壓力瞬間釋放—姊妹仍然平安,感謝主! 

手術隔天,妻子眼睛打開了,頭上緊裹紗布,迷濛地看著我,似乎找不到焦點。雖然虛弱,但是手已經可以拿起到胸口—太好了,手腳都可以動,沒有全身癱瘓!再隔一天,妻子清早醒來,竟開口問護士:「今天是幾號?」護士回答:「七月一號」,「啊!大學聯考!」

一心記掛著學生的大考,慨歎怎麼只能躺在病床上而哀怨不已的妻子,還不曉得這超乎醫師所求所想的反應,已經讓一旁的醫護人員與家人驚訝不已了。

二度進入加護病房
熬過了約一週的血管痙孿期,妻子由加護病房轉入普通病房,一切進展在期待中開出一片片的花,家人友人享受著愉悅的花香,不禁默默地計畫起出院後的生活安排。

歡欣的笑容漾開還沒有多久,當我抱著妻子起身上廁所時,聽她忽然抱頭大喊:「頭好痛!」隨及她就沒有反應、呼吸立刻停止、軟癱休克倒了下去。驚嚇之中,我大聲呼叫醫護人員,經緊急搶救後,妻子又被推回加護病房。

駭人的一幕,震撼著我,有如從天堂墜入地獄,只能不知所措地跪在病房門口禱告呼求:「主啊!求你憐憫!」電腦斷層檢查結果,是原先開腦時無法夾住的動脈瘤破裂,血液進到了第三腦室,而當下意識的狀況只到指數三。 

醫師告知,即使能活下來,要恢復意識或語言能力仍會很困難,目前沒有積極治療的辦法。醫師無奈地說,「先用鎮靜劑讓她睡兩個禮拜,再看看有甚麼變化吧!」

上帝啊!你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嗎?先前經歷如此完美的手術,妻子奇蹟般地獲救,只是曇花一現的幻影嗎?雖然極度地憂愁,我仍相信,上帝的恩典絕不會徒然。

在沉睡一週後,妻子在加護病房裡度過了41歲生日。弟兄姊妹用唱詩禱告為她慶生,醫師也特准我們暫時放置鮮花並拍照—然而,她一直沒有醒過來。

十天後,醫師說明了隔天將進行血管攝影。「如果狀況可以,我會試試看進行栓塞,需要您簽同意書。」我猶豫了一下:「若不做會怎麼樣?」醫師苦笑:「不可能讓她一直睡下去吧?總要給她一個機會。」

夜裡凌晨三點多醒來,我的心裡充滿了掙扎和不安。「主啊!我為什麼非做這個決定不可?」忽然,想起了過去與妻子對話的場景。每次要出去吃飯,她問我要吃甚麼,最不喜歡我回答:「隨便」。

一剎時,會心的一笑,心裡的重擔脫落了─她喜歡我幫她做決定!我知道,這個攸關她一生幸福的事,她當然更會希望我來幫她決定啊!全能和憐憫的主啊,求你帶領我的決定;不論結果如何,我都願意順服。

從死蔭幽谷到平安路上
攝影栓塞手術進行了一個多小時,還沒有結束,醫師請家屬進去。帶著充滿喜悅的表情,醫師解說道:「剛剛進行栓塞後,它剛好塞住這個位置,塞子沒有跑掉而去堵到其它地方。」看著攝影圖片中彎彎曲曲的血管,與密合在動脈瘤位置的塞子,我高興得不敢置信。

「我又作了一次全面性的攝影,確定沒有產生多餘的血栓跑到其他部位。」感謝主,主是行奇妙大事的神,在祂豈有難成的事嗎?祂向我們家所行的憐憫是何等的大!

兩次極艱難危險的手術,一外一內完美地配合,才讓妻子的病灶能夠完全得醫治,結果全然超乎我們所求所想—幾乎是不敢奢求的。願一切榮耀和讚美歸於憐憫和慈愛的主!

曾經,我們以為,人生走到了盡頭,幸福已經離我們遠去。然而,當我們在極大的苦難中,和弟兄姊妹一起來投靠神,祂的大能和憐憫,則把我們的腳步引到了平安的路上。我們看到,許多不可置信、最美好的狀況竟然都發生了,讓一場噩夢,變成了一場充滿恩典的經歷!

過去,我知道聖經裡面說:「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詩篇一○三8節)今天,我們卻得以經歷,上帝的應許都是真的!並且,祂願意將大能和恩典傾倒在所有願意投靠祂的兒女身上。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