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愛收藏1》我的寶貝收藏─貝殼沙

1257-large


【黃秋芳(台南新和長老教會師母)】

 

我的桌上一直都有一小罐貝殼沙,那是我的寶貝收藏。瓶蓋上已悄悄佈滿一層灰,許久不曾擦拭並不代表不關心,我一直留它在書桌的一角,是因為它在我的心上佔有重量。

 

貝殼沙接受海水洗禮

貝殼沙好似一把故鄉的泥土,時常撩動我記憶的風箱,當季節的風沙開始旋轉時,風箱就會拉出或長或短的共鳴。或許也是害怕或提醒,害怕自己忘記來時路,提醒自己勿忘最初的感動,並聊慰我這位離鄉遊子思念雙親的淡淡離愁。

 

澎湖那一片雪白耀眼的沙灘,是海中珊瑚和沿岸貝殼們破碎了自己,經時間和季風的吹打後共同建造出來的雪白長鍊;是縫在美麗藍海裙尾的滾邊蕾絲。貝殼沙裡還有細石子和鵝卵石,隨著風浪的潮來潮往,不斷的翻滾出這群大海與冷風共同孕育的孩子生命裡、一頁頁的斐然。

 

藍與白,是我記憶底層最亮眼的色彩。恆藍的海輝映著恆藍的天,白雲以映照在水面的白點來呼應海鏡的邊。澎湖的海天一色,不爭不競,相互委身就清澈了彼此;貝殼沙也願意一天兩次的接受海水翻滾的洗禮,順服冷風的磨練,也就能時常潔淨自己也相互潔淨。如同提摩太後書二章21節說:「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

 

海沙去留在上帝手中

我童年的記憶裡,有許多發亮的貝殼項鍊,那是村子裡所有女孩喜歡珍藏的夢想。那些年,我們一下課,書包一丟,制服一換,顧不得還有功課要寫,就往海邊跑,我們這群丫頭會無法無天的在沙灘上嬉戲逗鬧,吵煩了沙蟹,也氣走天邊的海鷗;玩累了,才沒力的蹲下來撿拾貝殼,串成項鍊。

 

我喜歡赤足走在白色沙灘上冰涼的感覺,喜歡把腳趾攢入沙堆裡,再用力把沙子一粒粒彈開,看著流金在陽光斜照下、與薰風飛舞而成的串串金線,煞是美麗。偶爾掬滿一掌,任它自手指縫裡流洩,那般的絲絲密密,一泉兩泉,或急或緩,任憑我們玩弄於股掌之中。

 

我們是玩沙的孩子,帶著微濕的海沙更易捏塑,我們各憑本事建造自己的城堡,但上帝是浪潮,要去要留在祂的掌管之中。

 

我們不斷地在「創造、崩毀、再創造」的循環裡跌落躍起,直到遇到上帝後,才明瞭誰在掌管明天。正如詩篇廿四篇1節:「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間的,都屬耶和華。」

 

神國沙灘上的寶貝

數不清曾有多少次的黃昏,我坐在沙灘上數著浪潮的起落,望著已無魚兒滯留的石滬和遍體麟傷的珊瑚坪而悵悵然。

 

沙灘上的腳印越走越大,越走越深,吹拂著人一代一代老去的,可是相同的海風嗎?求上帝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澎湖的綠蠵龜縱使迴游千里後,仍有著一份返鄉的牽引;我不是不想重溫家鄉的風土人情,而是風島上已不見老年父母倚門的等待。

 

我想回家瞧一瞧,卻害怕面對老屋的空蕩冷清。這一小罐的貝殼沙,藏著多少思鄉情懷,收放多少受挫時想找媽媽哭訴的眼淚。

 

故鄉雖在千里外,但回憶卻在離鄉遊子的每一步記憶裡清晰可見。夢裡,我從高跟鞋裡抽出悶到快發臭的腳丫,它們如釋重負的在沙灘上漫舞,突然一個高高的浪潮捲來,在我慌亂之際,主耶穌抱起我,走入天藍。主耶穌說:「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

 

我也是神國沙灘上的一顆貝殼,我願意破碎自己,與珊瑚和鵝卵石一起融和,在風浪中翻滾成不刺腳而溫柔的貝殼沙。求主為我造一顆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在天藍時,默默襯托大海邊界的柔美;在風狂雨驟時,也順服的隨著風浪,刷洗掉沿岸一地的青苔。

 

耶利米書五章22節:「耶和華說:『你們怎麼不懼怕我呢?我以永遠的定例,用沙為海的界限,水不得越過。因此,你們在我面前還不戰兢麼?波浪雖然翻騰,卻不能逾越;雖然匉訇,卻不能過去。』」

 

以賽亞書四十三章12-13節:「耶和華說:我曾指示,我曾拯救,我曾說明,在你們中間沒有別神,你們是我的見證。自從有日子以來,我就是神。誰也不能救人脫離我手,我要行事,誰能阻止呢?」

 

貝殼沙,是我的寶貝;我,是上帝的寶貝。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