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詩人張世儫 藉著手機說生死懸念

1662-large
電影由多個新聞事件改編,這是關於台北人的生活故事。
圖片提供/華映娛樂


【記者洪秀玲採訪報導】

 

2011年,日本發生令全球震驚關注的311大地震,第一時間日本各地通訊中斷,許多人焦急萬分地等在手機這頭,而手機那頭,可能是一個生,也可能是一個死的答案。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生死懸念間的感觸

電影導演張世儫當時也是這麼等待著,由於日本大地震發生時他的妹妹也在日本,當時心繫親人的生死懸念,觸動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手機裡的眼淚》,描述台、日實習醫師在日本311大地震後三天,在台灣醫院急診室體驗多個生死交織的故事。

「這是一部濃縮了許多新聞事件的電影。」張世儫說,311事件給他很大感觸,「當災難來臨時,生死不過一線間,但逝者已矣,生者何堪?」

張世儫表示,許多新聞事件發生時,「我們若不在現場很難感同身受,甚至是不痛不癢。」但他認為不該這樣,人生的風雨經常是接踵而來,那其實是上帝一而再的提醒,「身為上帝的門徒,我們更需要去思考,去真正提出幫助,並給予傷痛的人盼望。」

 

他花了一個月時間,以社會新聞事件為藍本整理了18個故事,再與電影界朋友濃縮出8則故事改編成電影,這其中,有311地震災難、校園霸凌、家暴事件、罕見疾病等。

這許許多多人生故事,張世儫以「手機」作串連來講述。因為他深感現代人生活早已被手機所掌控,人與人溝通幾乎都是憑靠手機做為中間媒介。而在手機的兩端,不論是悲歡離合或喜怒哀樂,有千千萬萬的人生故事正上演著。

 

為上帝拍電影

張世儫本身是虔誠基督徒,這部電影投資人之一也是基督徒,所以雖然他說自己不是在拍福音電影,但電影中絕對有他對信仰的堅持。「我為我的神在拍電影。」張世儫驕傲地這麼說。

「說故事不站在信仰上來談,很難說清楚。」張世儫從10年前就開始了一個影像拍攝計畫,內容是有關台北人的生活故事,他陸續拍攝了「台北男與女」系列作品,最後一部便是「手機裡的眼淚」。

 

「其實我要呈現的是一種現代台北人的價值觀,在都會環境中,許多人為了保護自己變得自私冷漠。人的世界紛崩瓦解,無疑的,物質的狀態滿足了,但是精神的狀態卻空虛了。」

電影中他藉著一位教授的無私付出,描寫著人若願意有一點點的付出,這個世界是會因此而改變的。他透過教授的口說道:「上帝給了我們靈魂和肉體,但是唯有善良才能維持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天堂和地獄不也存在於人的一念之間?」 

 

張世儫提到,電影末了的這幾句台詞,曾有影評人認為太過說教,建議他拿掉,但被他嚴詞拒絕,「這是我電影最重要的精神,刪除掉我何需拍此片?」

電影中可以發現的信仰語彙,也包括劇中對女兒施暴的賭徒父親,他的脖子上掛著十字架。「許多人問我為何讓這樣一個暴力角色,卻掛著信仰上帝的象徵?」他說,對於一個窮途末路的賭徒來說,其實是滿天神佛都信,但他要提醒的其實是,「掛十字架的人,讓人跌倒的也很多。」希望身為基督徒的人都要有所警醒。

 

獻給深陷苦難的人

電影主要場景選在醫院急診室,也是因在急診室中時間是被壓縮的,前一秒的生和後一秒的死,卻是緊緊的連結,悲喜交錯的運轉著,他藉此表達的體悟是「生命裡的得著和失落,只有我們的天父是唯一掌權的。」

而電影拍攝場景則跑遍台北各處,包含捷運線文湖線、內湖大安花博公園、仁愛路林蔭大道、建國中學、通化夜市、大湖公園…等。片中的事件,都取材自真實發生在一般人生活周遭的故事。

 

縱然故事交織著生死離別,但張世儫沒有刻意的渲染,想表達的是既然生命如此的瞬息萬變,為何不好好的過每一天,讓它變成我們美好記憶中的天堂,「大家是否都應該開始無私地付出關懷?」

「我希望把這個影片獻給那些深陷苦難,但仍面帶微笑的人,因為他們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麗。」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