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契第二交響經典 歌頌神的無限美好

1816-large
音契頌讚的詩篇音樂會
6/18(一)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圖片提供/音契


【記者洪秀玲採訪報導】

 

布拉姆斯的「第二號交響曲」充滿了歡欣喜悅,是對豐盛大自然的頌讚,孟德爾頌的「第二號交響曲」則時而優美、時而激昂,訴說對宇宙主宰的感動與讚美。由金希文老師所率領的音契合唱管絃樂團將演出「頌讚的詩篇」音樂會,以這兩首在交響樂以及合唱交響樂中的經典曲目,帶領愛樂聽眾享受一個甜美又豐盛的音樂饗宴。

 

輕快愉悅的布拉姆斯

隨著布拉姆斯溫暖的樂音,讓人彷彿盡情享受著大自然的豐盛,不禁要驚嘆造物主偉大的創意。樂評人孫自弘表示,事實上,布拉姆斯在寫作第二號交響曲時,正在奧地利南部的鄉村度假,在那個舒適、輕鬆的環境中,他寫出這首帶有田園風格的曲子。

曲子中,微風、花香處處可聞,作曲家用精緻的管絃樂配器手法,像是在譜寫室內樂一般,勾勒出鄉村的風貌。

 

從黑暗到光明的孟德爾頌

孟德爾頌的第二號交響曲寫於1840年,當時由於印刷術的進一步發明,人民的知識水準因此提升,好像文明由黑暗進入光明。孫自弘介紹道,這一首交響曲包括了三個樂章的交響樂以及九個段落的清唱劇,交響曲由長號的號角聲開始,呼籲人們來讚美上帝,樂曲中有一首女生二重唱與合唱的樂章「我曾耐心等候主」為一首扣人心弦的美麗樂章,中心段落為男高音在呼喊:「守望者啊,黑夜要過去了嗎?」女高音隨即回應:「黑夜要過去了!」這也是這個交響曲的中心思想:「黑夜已深,白晝將近!」

 

讚美上帝的交響曲

之後的一首聖詠「讓我們來感謝神」,表現出作曲家深受巴哈的影響。作曲家也藉此將傳統上代表世俗音樂的「器樂」與代表聖樂的「人聲」結合在一起,孟德爾頌自己在這首交響曲上面加上了標題「Lobgesang」,由樂器的讚美開始,再來是人聲的讚美,表明了這是一首讚美上帝的交響曲。

 

孫自弘更讚嘆道,曲中時而輕快明亮、沉靜優美,或又激昂奔放,終曲以莊嚴肅穆榮耀的大合唱把情緒帶到極致,滿是上帝的光輝與榮美。

「頌讚的詩篇」音樂會是音契一年一度的「心靈樂篇」音樂會系列,音契表示,今年已是第二十四年,期望藉偉大的古典音樂作品,啟發並與樂迷心靈作深度的溝通。今年的音樂會將於六月十八日晚上七點半在國家音樂廳演出,並邀請著名的女高音陳美玲、蔡宛凌以及男高音李文智擔任獨唱,當晚七點,將有音樂會前的導聆,由張俊彥老師主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