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災過後》在患難中看見神施恩的手

2048-large
教會中有一位姊妹在六月20日傾盆大雨的時候,突然聽到女兒在唱一首詩歌 "Let it rain...Let it rain..."。這時我們的姊妹,霎時間覺得—這是一場恩雨。


【廖偉俐昇(台南安樂聖教會牧師)】

上月發生了兩件事情:

首先是,新聞刊載了一則對氣象局的批評:氣象局在六月21日清晨解除颱風警報,統計「泰利」影響台灣期間,以高雄市桃源區698毫米的降雨量最高,與氣象局預估的降雨量800-1200毫米有一段差距,因為超大值的降雨量預測,造成了部份民眾的恐慌,因此這些民眾對氣象局的預測頗有微詞。
其次是,教會中有一位姊妹在六月20日傾盆大雨的時候,突然聽到女兒在唱一首詩歌 “Let it rain…Let it rain…”。這時我們的姊妹,霎時間覺得—這是一場恩雨。
代禱生功效
這兩件事情給我一些感觸:雨量不如預測的數值準確,這其中涵蓋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
首先,根據氣象局的解釋是:降雨與風向、地形都有關聯,而颱風的風向不斷變化,屬於「移動性」強降雨,因此,可能不會在同一區域持續降雨,加上泰利的速度飛快,所以雨量預估才會產生落差。
再者,就我所知道的是,有好多基督徒徹夜的為了這次的颱風禱告,因為知道這些日子是神在潔淨這土地的時候。
當神發出祂的話語時,相同的話語對於那些聽從神的人就成為恩寵、對於那些不順命的人就成為審判。因此這段期間,這一群為數頗多的代禱者,其禱告的中心是:「耶和華啊,我聽見你的名聲〔或譯:言語〕就懼怕。耶和華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哈巴谷書三章2節)
雨量降得少,我個人相信是因為神垂聽了這些代禱者的呼求,而使神施恩憐憫我們的土地。聖經裡面阿摩司書清楚記載著阿摩司代禱所生發的功效:
「主耶和華指示我一件事:為王割菜〔或譯:草〕之後,菜又發生;剛發生的時候,主造蝗蟲。蝗蟲吃盡那地的青物,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求你赦免;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耶和華就後悔說:『這災可以免了。』
主耶和華又指示我一件事:他命火來懲罰以色列,火就吞滅深淵,險些將地燒滅。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求你止息;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耶和華就後悔說:『這災也可免了。』」(阿摩司書七章1-6節)
暴雨中的神心意為何?
此外,這件事情也在告訴人一個事實,人固然有智慧、能力與經驗,在不可測知的風雲面前不要過於自以為有智慧;而在掌管萬物的耶和華神面前,更要心存敬畏。
我很感謝神,在風狂雨大的當下,我們的兒女能夠唱出Let it rain…Let it rain…。試著靜下心來想想:在颱風天下大雨的時候,我們會怎樣定義一場狂風暴雨?在狂風暴雨的當下神的心意是什麼…?
回顧聖經中的幾場大雨:挪亞的洪水毀滅了全地,但在另一方面也看見地上所有的敗壞也因此被淹沒,上帝藉著雨水潔淨了土地。
以利亞在七次的禱告後,看見巴掌大的雲,告訴惡王亞哈記得要套車離去免得被大雨所澆淋。
約拿悖離上帝的旨意,棄掉東向尼尼微的宣教旅程、擅自逃往西邊的他施躲避耶和華的命定。但,上帝藉著暴風使約拿的詭計無法得逞,並安排大魚使約拿進入且完成約拿應有的命定。
在發生這些暴風雨時,最起初是無法看出有什麼好的。以人的眼光來看,這些暴風雨大則具有毀滅性,小則不便於生活,但是上帝在這些暴風雨中顯明了祂的心意和祂權能的作為;而人總是容易用自己淺短的眼光和短暫的利益在看待事情。
有兩位姊妹在颱風前夕等待宣佈颱風假的公告,大姊因為隔天要考大學的期末考,若不能如期考試恐得再延後一個禮拜才能放暑假,因此不斷的向上帝祈求隔天不要放颱風假;高中的妹妹則是禱告上帝說,主呀,求求你明天放颱風假好嗎!
這兩個姊妹的情況是不是也很像我們的情況?以我們個人的心願和利益做為禱告的前提和依據,即使遮蓋了上帝的旨意也沒關係。
或者我們能夠從個人的生命中有一個改變:從過去以自己的想法禱告,進入凡事求問於上帝,好讓我們的心意貼近上帝的心意,以致於我們不再被自己狹小的視野所侷限而能夠看得更寬、更遠,並且從不如意之中看出它的短暫、並我們的心眼得開,看出上帝在這些事情上要我們學習什麼功課以及祂在這些事上要顯明的心意是什麼。若是這樣,我們的生命就已經開始進入轉化的旅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