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青少年自殺─安慰篇(下)《父母不可承受之痛》

2070-large
「白髮人送黑髮人」乃是從古至今,世人最感遺憾與傷痛的遭遇之一。哀傷的時期可能會在各階段重複循環著,失去孩子的父母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稍微撫平心中的傷痛。


【趙守箴/衛理協談中心兼任心理師】自殺是一種強烈的訊息溝通方式,在挫折的關係或事件中,產生的強烈痛苦情緒,對自殺者來說不知如何面對或照顧內心如泉湧般的傷痛,因此有的人會採取割腕的方式來宣洩痛苦,透過強烈的身體感受,來代替或暫時遏止心裡無力面對的痛。

傷害肉體逃避內心痛苦
有些自殺者則是害怕宣洩情緒後更加崩潰,而亟於逃避情緒上的痛苦,想要讓自己睡著或失去意識,所以有些人在強烈渴求立即睡著的情況下,會無節制的使用酒精或安眠藥,導致自殺的行為產生,也有自殺者因為屢次採取用藥或酒精的方式,而有企圖地服用更大量酒精或安眠藥,只為求一睡不醒。

所有的自殺行動都會引起關注,縱然是負面的關注效應,但由於當事人若長期渴求關愛而始終不得法時,自殺引起的關切和關心的眼光,反而讓自殺者得到想要的注意,所以有的當事人為了得到關懷或是所欲之事,總是以「死」作為交換條件。

邊緣性人格疾患也常是此種自傷型態,但遺憾的是,有些自殺者經常以此做為手段來操控身邊的親友時,久而久之,自殺者得到的關注又再度下降,也可能迫使自殺者採取更危險激烈的自我傷害方式,來尋求身邊親友的注意力。

不論是哪一種自殺的意涵,總括而論,其實都是自殺者遭遇了生命中的困境,一時找不到出路,也無法自我滿足內在需求,導致內在耗竭,外在情境失控,所以也是一種強烈的求救訊號。

長時間陪伴與積極關顧
父母在面對孩子自殺後倖存,除了震驚和強烈的情緒感受外,不免就是對孩子的埋怨或責怪,不論是用激烈的表達方式,或是不禁意幽幽地吐露,其實都會更加繃緊脆弱的神經。

因為孩子是困境的受挫者,父母是自殺事件的受創者,雙方都在強大的情緒壓力下,沒有任何一方能夠再承受更多一分的指責或不滿,就好像大病初癒,還需要很多的支持、關懷與協助,才能走過傷痛,化解困境。

「白髮人送黑髮人」乃是從古至今,世人最感遺憾與傷痛的遭遇之一。哀傷的時期可能會在各階段重複循環著,失去孩子的父母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稍微撫平心中的傷痛。

若是在陪伴青少年自殺家庭的教牧人員,除了透過關心、傾聽與代禱以外,若發現父母的悲痛或自責…壓力已經影響生活甚至造成身心症的情況,要更多積極鼓勵父母前往專業諮商,或是參與同質性的團體治療。

也有父母親在面對失去孩子,選擇在傷痛之後,將經驗轉化為關心相似遭遇的家庭,致力於為這些家庭點亮一盞希望。(全文完)

相關文章:
談青少年自殺─防治與安慰(上)《父母不可承受之痛》
《愛的明信片》男友另結新歡,我想自殺,請幫幫我
楊可涵憂鬱輕生獲救 紀寶如將帶牧師關心
紀寶如自責:沒來得及帶楊可涵去教會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