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新來的牧師娘在哪裡?

2132-large
從一個遊走各方的記者,到一個生活幾近封閉單調的全職媽媽;從一個堅持凡事井然有序的個性,到踏入一種經常面對失序又失控的生活節奏,我必須承認,這是一段起伏錯落、驚嘆連連的旅程。


【童貴珊(磐頂教會師母)】陸續從會友間,接到一些關切的詢問和疑惑:新來的牧師娘在哪裡?這和教會過去認知中那位總是人前人後忙進忙出、調度大小事宜的牧師娘角色,有太大的落差。

其實,稍微留意一下,你會發現,新來的牧師娘,離你並不遠。第一場禮拜時,有個媽媽,在育嬰室裡,忙著為已經有強烈自主意識的兩歲兒子與其他小朋友排解糾紛以平息眾怒。或者偶爾從育嬰室傳來一陣尖銳的嚎啕大哭後,有個媽媽氣急敗壞的把兒子抱離現場免得干擾會眾崇拜。

也可能是散會結束時,這位媽媽正想步出育嬰室好好認識會友,卻冷不防瞥見那個猶如脫韁野馬的兒子,不知何時正往溜滑梯的方向狂奔,而不得不急起直追的狼狽身影,你大概已經可以猜出,這位媽媽,就是新到任的牧師娘。

師母,離你並不遠
我熱愛服事,沉醉於聚會,尤其渴望參與改變生命的轉化過程。不過,這段日子,我經常自省,如果我和兒子的出現,對服事者,乃至大多數會眾而言,是個干擾和負擔,而自己也無法從容又安靜的參加一場完整的聚會,那麼,我該如何選擇?如何取捨?我不斷不斷在這種掙扎與拉扯中擺盪。

記得不久前,一個寒涼中透著陽光的週日早上,美籍宣教士譚維義前來分享見證。我因為事先著手整理他的文章,深受撼動,因此,格外期待可以聆聽他本人的信息。

那一天,育嬰室裡裡外外擠滿了大人小孩,為了騰出多一些空間,也為免吵到更小的嬰兒,我把兒子帶到主日學教室,卻發現活潑好動的他,根本坐不住,蠢蠢欲動,一會兒摸摸投影機,一會兒嚷著要出去,顯然已造成老師和同學的干擾。

於是,我們再度移動腳步。我牽著兒子的手,遊走在停滿車子的教會廣場,天地之大,我竟不知該往何處。那個禮拜天早上,當大家在禮拜堂裡領受著宣教士感人幽默的分享時,我站在溜滑梯旁,看著小傢伙得意忘形從高處滑下的身影,我百感交集:懊惱、無奈、憤怒、沮喪。沒等聚會結束,我們先行離開了。

又髒又累又餓的兒子,一進家門就鬧情緒,頃刻間,我滿腹的怨懟委屈湧上心頭,不顧兒子一臉錯愕,我一邊流著淚,一邊痛苦不已的問上帝:我不過想在禮拜天早上好好聚會,認識一些朋友,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要求,怎會變得如此困難?

從記者到媽媽節奏的改變
從一個遊走各方的記者,到一個生活幾近封閉單調的全職媽媽;從一個堅持凡事井然有序的個性,到踏入一種經常面對失序又失控的生活節奏,我必須承認,這是一段起伏錯落、驚嘆連連的旅程。

有時因為生活瑣碎到忍不住質疑自己的價值,有時卻又被強烈的幸福感充塞得很飽滿,笑中帶淚走了兩年多,我開始明白何為愛,何為成全;那是用很多的淚水、犧牲、感受與行動所換來的領悟。

有位我所敬仰的作者,曾對舊約歷史中那位時而滿懷憐愛、時而掩面不顧、最終又因以色列百姓悔改而赦免擁抱的上帝,有過這樣的描述:上帝其實是在學著當父母。第一次讀到這句話時,我又驚又喜,心中湧現一股極為深切的了然與共鳴。我忽然對自己當下的角色與身份,有一番不同於以往的全新體認、安慰與驕傲。

每個瑣碎時光都寶貴
如果「母親」是天職,那「牧師娘」則是嚴肅的呼召,兩者都不容我輕率的揮一揮手說「我不幹了!」而事實上,這兩個角色既不抵觸、亦不衝突,只有階段性與優先順序的問題。

或許,現階段的我,需要快快學會的,是如何在看似單調而瑣碎的生活中,尋求意義,而非患得患失地刻意尋求「有意義的事」來做,以證明自己仍具備對生活的高度感知與敏銳。

走上這趟對人生與不同角色重新定義的歷程,靈修大師高薩德的一番話,成了我最深切的安慰與勉勵:「對於此時此刻職責的順服,乃是通往聖潔的路徑…沒有哪一時刻是瑣碎不重要的,因為每一時刻皆包含神的國度與屬天的意涵。」

推薦閱讀:擔任兒主老師 的祝福:生命影響生命的操練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