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人聽山的智慧

2240-large
作者(左)的父親(右),右腳裝上義肢仍完成八通關部落溯源之旅;他認為爬山不是求快,而是要留心聽,如此可應對山林裡的各種狀況。(作者提供)


【魯瑪夫(MFCI愛心關懷救助團隊總召)】

 

出埃及記十五章26節:「你若留意聽耶和華─你神的話,又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留心聽我的誡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將所加與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為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聽神的話,當側耳、留心,才知人生在迷宮般地世界叢林裡的方向;探尋布農人傳統的山林生活,原來聽,也是他們作為活動行止依據的重要判斷方法。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傾聽山中細微變化

近年我登山多為研究,其中有幾次是與深諳山林環境的父親同行,由他當嚮導。他年輕時因車禍受傷,左大腿打了鋼釘,不良於行,但他最長一次與我

在山裡一個多月,到中央山脈各個傳統聚落調查,使我深刻感受他對山林的熟悉與熱愛。

 

每每家族中有人前往山裡進行一些重要活動前,長輩總是囑咐盡早將東西備妥,出發前一天最好任何事都不要做,只需充足休息、穩定心情。出發當天,親朋好友聚集為登山者祝禱,祈求一切順利。

 

有一回與父親一起爬山,我對父親說話,他突然要我安靜,過一會我聽到側邊山裡有石頭滾動的聲音,我們立即向後退,不久石頭果真從山壁滾滾落下。我這才想起以前曾聽老人家說,在山中不要隨便說話或發出聲音,的確有其用意;因視線會受到屏蔽物的阻斷,但敏銳的聽覺能夠察覺到視線所不及之處的細微變化,以便隨時躲避可能發生的危險。

 

站在遠山處,我們以為山似乎永遠靜止與沉默,其實它不斷地改變,裡面有各式各樣的聲音。可能正有一隻山豬在追逐野兔,野兔被擒獲時的嚎叫聲驚動了樹枝上小憩的飛鳥,鳥兒振翅離枝,蹬落幾片葉子;這些,都是聽來的,即使連樹枝震動、葉片相互摩擦的沙沙聲,只要安靜、用心地聆聽,也都可察覺。

 

山的聲音不止於地表上,地底下也有玄機;當側臉貼近土地,先聞到不是那麼討喜的泥土、腐葉味,繼之,將全副心神鎖住於耳朵的空貝內,漸漸聽到附近水域傳來的流水聲、動物走動聲及地表木石變化的聲音;令人驚喜的隱微之聲,那在地脈中流動的縷縷細水,是植物根部交織盤繞的珍藏。

 

透過聽覺洞燭機先

「聽」,是傳統獵人必須的技能之一,布農獵人彷彿醫生拿著聽診器,仔細聽著身體的內部喃喃訴說病因般,以精細的肉耳來推測遠處的情況。廣義而言,聽亦與布農人傳統的山居生活密不可分,不過獵人特別注重所聽見的聲音,並透過經驗來辨識所代表的意義。

 

通常聽覺與視覺的影像所共同呈現的資訊是互相輔助,例如前方草叢發生了異於周遭的搖動,也聽見了某物鑽動的窸窣聲或牠發出的聲音,可確定有動物經過,但因草叢遮住本物以致無法窺其全貌,此時獵人藉著草叢搖擺的程度、速率和面積等等可推測動物的體積及種類,決定該走避抑或準備獵捕。有時則完全超過視覺的範圍,只能純粹透過聽覺洞燭機先,倘若判斷正確,就可比別人領先抓到獵物或早一步避開危險。

  

認真聽比認真說難

聽的能力與研判係在獵人養成過程中所逐漸培養。幼時在山裡的訓練,直到如今,我以為認真地「聽」,比認真地「說」難。說,是將自己表達於外;說話當然有其時機、技巧及顧慮他人的問題。而生活中大部分的「聽」是屬於情緒抒發、人事細節的傾聽;聽的當下需盡可能地將自己的主觀意識排除,才能聽到「他」人或「他」物的聲音,以及對方彈奏的主旋律背後所隱藏的二聲部、三聲部甚至八部合音(也就是弦外之音),這實在需要相當的耐心、對人事的敏銳和音樂素養!

 

傳統布農人辨別山裡的聲音,無非是為了生活;而物的聲音與人的聲音相較,真是單純許多。人與人之間,似乎每個人心中至少都備有三、四道聲部,若各人萬弦齊撥,嘈嘈如急雨,又烈又快,撥得指尖彷彿著火;言語互相碰撞時,誰還有耐心仔細傾聽他人呢!

 

人的言語有時不該聽或聽了就該忘,有時還真需要存記於心審慎思考,如何取捨拿捏,相信神的真理必定教導我們。那麼,細辨神的話語就是最重要的聆聽功課了。

 

如果我能側耳俯貼於地,專注忘我於遠處溪流的汩汩水聲、或輕或沉的獸蹄雜遝聲,及近耳的小昆蟲在落葉間爬行的微小拖曳聲,那我必能在禱告中,關掉自己庸俗嘈雜的言語,將心靈的接收器向著神,耐心等候著,只為聽到一滴雨珠滲入心田的聲音。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