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鳥》霸凌與被霸凌的教育意義

2882-large
圖片提供/天馬行空


【趙庭輝/輔大影像傳播系專任副教授】

 

《青鳥》是日本導演中西健二,改編自直木賞作家重松清,同名短篇小說的小品電影。全片最特別之處在於以一種靜觀內省的態度,重新界定霸凌與被霸凌的教育意義。

 

粉飾太平 無濟於事

本片描寫患有口吃的村內,來到某中學代課並兼任二年一班的導師。這個班級前一學期曾發生霸凌事件,導致野口同學上吊自殺未遂轉學。在該生留下的遺書中,表明有三個人對他霸凌。然而為保護渉案的青少年,媒體刻意塗掉這些名字,以致除了遭約談的井上與梅田之外,另一個名字始終懸而未知。許多家長謠傳「他」是原任導師高橋,然而曾要求野口帶洋芋片到校的園部,在心理上卻一直認為自己就是第三名加害者,並因此產生「自罪」心理。

 

學校師長對此事件採取消極的處理態度。他們要求學生撰寫悔過書,不僅「至少要有五頁」,而且一改再改到最後「好像大家寫的都一樣了(彷彿是標準答案?!)」,以為如此便能讓學生及時悔悟。同時設置「青鳥」信箱,希望學生能有宣洩與陳情的窗口。然而信箱收到的不是垃圾、就是質問「為何是青鳥?」的信件;表面上班級是平靜無事,然而私底下學生的心情卻依然暗潮洶湧,可見這種粉飾太平的方式,根本無濟於事。

 

堅持霸凌事件不該被遺忘的村內,不顧學生反彈而執意將野口課桌椅從倉庫搬回教室,暗示學生,即使野口離開,當初霸凌的事實仍舊存在。最終,在村內不斷努力之下,事件終於獲得學生正視與重新省思,甚至讓另一件發展中的霸凌事件浮上檯面,原來身為班長的早川一直發送簡訊,企圖排擠與孤立被梅田騷擾的女同學。

 

雖然村內對於校務會議經常不發一語,但他都在關鍵時刻說出「重要的話」。像是校長認為整個學校就像一條船,所有老師的責任,就是讓船上的每個學生順利抵達目的地,亦即考上高中以爭取升學率。村內卻反問「如果有人暈船又不想下船呢?」,直接挑戰教育體制只重視升學的怠惰腐敗,以及忽視學生心理感受的愚昧態度。

 

甚麼是霸凌?

自認為是霸凌者之一的園部,參與學生聯合會議時,自罪又苦惱的他曾向訓導組長提問「什麼是霸凌?」,卻引來八股式的回答,反倒是口吃的村內老師,認真說出一段發人深省的話,他說,「霸凌的行為…並不是因為討厭才變成霸凌的。也不是因為人數眾多,才演變成霸凌的。把人踐踏在腳下,讓他感到痛苦,卻沒察覺自己造成他人的痛苦…對於他人痛苦的呼喊聲,充耳不聞才是霸凌的行為。」

 

一反過去討論霸凌題材的影片,將重心放在霸凌過程,以及被霸凌者如何進行心理重建。本片卻轉而從霸凌者的角度,不僅「同理」霸凌對象的心理創傷,而且反照即使是霸凌者,也同樣因為無知的行為,為自己帶來痛苦。在曝光過度的超現實場景中,園部看到被霸凌的野口對他面露微笑,說他已帶來洋芋片,然而園部卻是淚流滿面無法抑止。突然之間,村內出現並對園部強調,無論是霸凌或被霸凌,都已在雙方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

 

事實上,包括言語或行為在內,霸凌與被霸凌的關係是可以無限延伸的。不僅是野口與被排擠的女學生,而且也涵蓋學生對老師的嘲笑與反抗。更嚴重的是,當師生都瞭解野口被霸凌卻袖手旁觀時,等於是某種程度的「集體霸凌」,這才是野口遺書中指稱的第三人—所有其他的人。

 

藉由島崎老師不斷自我反省,而園部被村內點醒並從「自罪心理」中獲得救贖,可以發現校園霸凌問題,只有誠心面對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園部將原本的「悔過書」改成「給野口」,充分表達他終於能「同理」野口被霸凌的痛苦感受。

 

雖然青鳥來了還是會飛走,但如同村內臨走前對島崎所說的話。其實老師是相當有限的,哪怕只能改變一個學生,都要認真的去作。這種深具普世價值的教育理念,正是臺灣教育環境中,層出不窮的學生之間、甚至師生之間彼此霸凌,最為迫切的需要與提醒。

 

青鳥

上映日期:09/16

導演:中西健二

演員:《羅馬浴場》阿部寬

           《網球王子》本鄉奏多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