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缺之間影展座談 接納重視身心障礙處境

3103-large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

 

圓缺之間身心障礙紀錄片影展首映會,學者專家在放映一部描寫妥瑞氏症的荷蘭影片《飛吧!安妮》之後的座談會中,提醒身心障礙者要有自信,社會大眾也要如何學習認識他們,多看他們的長處,並且營造一個溝通、接納的環境,台灣社會才有可能進步。

廣青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鄭信真牧師說,他對這部影片感受最深的是片中末尾,主角安妮做的一件事是讓同學了解她,這是非常重要的事。片中也提醒在我們,周遭有些我們不了解的動作和行為,不是他們願意,乃是先天或後天上,身體遇到了問題。也許當下我們不明白,覺得非我族類就把對方排擠,但是在片中看到,當老師輔導安妮,讓她有機會和同學分享,她的怪異動作,是她身體有病,是不得已的事,同學也就接納她。最後她說了一句話談到,如果妥瑞症離開她以後,好像就不是她了,這句話滿有深意。身心障礙朋友常常認為,如果排除他們的身心障礙是否更好,事實上,「身心障礙」已經成為他們生命的一部份,那才是他們真正的自己。片中也教導身心障礙者如何自我定位,而身旁周遭的人如何學習接納,就是透過「溝通」、「分享」。

 

應接納不同身障朋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幹事黃哲彥牧師表示,這部片安妮說的最後一句話,也讓他想起最近來訪的德國施密特牧師。有位記者問施密特,如果雙手恢復和正常人一樣,還願意嗎?施密特卻回答說,如果有一天醒來發現自己的雙手和正常人一樣,反而不知道如何使用這雙手?也就是說,施密特不但接納自己,事實上當施密特出生的時候,就已被整個村莊的人接納,這對施密特是最大的恩典。可惜在台灣,對身障朋友仍然充滿異樣的眼光,台灣如果可以到接納不同的人,相信對台灣是一個祝福。

老人福利聯盟吳玉琴秘書長也表示,這部影片的紀錄者,從安妮的立場來看她在生活中,包括與家人相處碰到的問題,讓我們了解她的心情,這點非常重要。吳玉琴也很羨慕安妮在這困境中,學校也幫助其他孩子一起認識妥瑞氏症的問題,以及她的行為是因疾病所造成的。因此如何營造一個接納的環境,而且透過溝通了解,讓患者不但在上學,也在生活中能夠適應。此外,家人的支持,還有整個社會的接納,把他們視為一般人也很重要。

 

多看他們長項

影片《微笑大使》導演謝佳男,本身是特教老師,他表示,大學唸特教系就知道有些男生罹患妥瑞氏症,卻拿不到身心障礙證明,入伍第一天就被罵、被處罰,通常過得很辛苦,有的甚至第一天就出事。

他說,現在大家對這方面的疾病比較了解,處理方式也有其管道,不過,即便是在歐美注重福利的國家,仍然還會對這些患者不全然了解。其實從不懂到了解,仍需要花很長時間或很多人的努力,並不會像「仙女棒」一樣,這些人馬上就不會被歧視。再好的社會或學校,仍會有人愛取笑別人,因此大家仍要繼續努力,讓歧視變少一點。

謝佳男說,片中安妮喜歡體操,她喜歡爬,讓他也常會想到是否能從這些孩子身上找到他們的優勢,而不是只看到他們的怪異動作,當他們的才能被老師和同學看見的時候,優勢就會展現出來,人生就會變得不一樣。像《微笑大使》的主角詩彧,雖然她身體很不方便,不知為何她和家人每天都很愛笑,很開心,她的微笑就化解很多尷尬或一些問題。

 

他們用經驗告訴我們未來

謝佳男說,身心障礙的孩子們用他們的經驗告訴我們,以後我們老的時候可能眼睛老花看不清楚,耳朵有問題,腳也走不動,甚至可能有一天因為老人失智,忘記今天曾經來過這場聚會…。我們若把現在的環境營造好,不管是無障礙設計或是政府編預算,也是為我們將來做預備。

「阿福的三部曲」主角陳榮福,坐著電動輪椅,帶著呼吸器到現場。他認為,身障者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他剛開始戴呼吸器感覺不習慣,因為外觀不好看,讓人覺得像「怪胎」,但就像劉銘董事長說的,他希望讓別人多看他一眼,讓人知道不是戴呼吸器的人都要躺在家裡。

其實身心障礙者弱的部分不重要,應該發揮他們長項。戴呼吸器的他「有甚麼長項?」他說,自己是網路工程師,他協助經濟部的網站工程和廣青的網站。他幾天前去小琉球,還帶著宛如加護病房級的配備,加上兩條呼吸器。他要讓人看見,殘障不重要,呼吸器也不重要,信心最重要。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