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價值再評估

3224-large


【殷穎(牧師)】

一本聖經可用一個「愛」字總括;因神就是愛。中國儒家經典,也可濃縮為一個字,就是「誠」。

中國儒家的招牌「誠」,在儒家思想最主要的「三綱八目」中,涉及心靈思維時,「誠」便立即呈現:「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大學〉第一章)。

儒家將「誠」提到最高階

儒家由哲學的思維進入倫常的實質部份,「誠」更為其軸心與依歸。「天下之達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婦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五者天下之達道也。知、仁、勇者,天下之達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這「一」就是「誠」。

「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按朱熹的解釋,「誠者,真實無妄之謂,天理之本然也。」(中庸廿章)。

孔學進一步闡釋:「惟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將「誠」與天、地並列為參。

儒家已將「誠」提昇到最高位階(廿二章)。尤有進者,甚至將「誠」推到近乎宗教的境界,即「至誠如神」(廿四章)。所以,儒家的精神就是誠。

真理是甚麼呢?

但真正的誠實,如今似乎早已沒有市場。人講謊言的表情,已理直氣壯:信口成謊,見怪不怪!如你偶爾不小心講了句真話或實話,反而沒人相信了。

律師專門為人打官司,「名律師」便是以代人打贏了多少訟案為憑。大家都不會計較司法案件的真偽對錯,僅在乎輸與贏;愈是錯案或假案告贏了,或被告愈是無理或理虧,但辯護律師能代其打贏,更是聲名大噪,身價百倍。

最顯著的例子,莫如前幾年喧騰一時的美國辛普森殺妻案。原本案情單純,大家幾乎都肯定殺妻兇手即為辛普森,但為其辯護的律師卻能代他打贏,讓他勝訴。審判期間,全國媒體都集中報導此案,不僅全美報刊電視佔盡頭條,舉世都聚焦辛案。案件宣判後,許多人還是認為辛普森應有罪;但辯護律師之翻雲覆雨,更能博得人們的掌聲。

憑藉社會群眾心理,律師之辯術能使有罪變為無罪,讓原本單純的案件成為千古奇案,似乎更合群眾胃口,使真理頓失價值。我們應仍然深記審判耶穌之彼拉多巡撫的名言:「真理是甚麼呢?」(約翰福音十八章38節)兩千年來,這句話一直迴盪在人們的心靈中。兩千年後的今日,彼拉多的問句,似乎已得到了答案:「真理就是謊言」;這個答案應為人性中的標準答案。

世人活在虛謊中

我們日常所接觸到的媒體商品廣告,許多都為不實謊言,但在傳媒中播出時,都自言為真實。商品代言人都為知名人物,要藉他們的名望證實商品所言不虛,博取消費者信任。如果後來代言商品被發現為虛假時,代言人總是表明自己不小心被矇騙了,讓消費者再上一次當。

這使得誠信徹底破滅,甚至成為負面價值。不過大家似乎也能接受,並認為原本就是這樣毫不意外。似乎是一種預期,萬一是真的,反倒出乎意外。因大家都活在虛謊中,「誠實」在人心目中早已成為一個虛擬的存在。

芸芸眾生中,若出現講真話的人,反而是一種奇怪的現象,讓人難以接受;因為這種情況太不「真實」了。當今之世,虛謊才是真實與現實。

始祖傳承矛盾罪性

然而,奇怪的是:人們心靈深處,卻仍然希望能有誠實。人人都講謊話,但人人也都不想被欺騙。一旦發現被騙了,便會理直氣壯的指責對方:「你撒謊!你騙人!」可見人人都講謊言,要騙別人,但自己卻不想受騙,這不是很奇怪的現象嗎?

人人都說謊,人人也都不甘願受騙,似乎誠實的標準仍在。這個矛盾要如何才會統一?

政客們都是說謊專家。有「名嘴」引用哲學家康德的話:「政治是高明的騙術」,許多名嘴異口同聲:「執政者最好的政策就是誠實」。美國總統尼克森被迫辭職下台,便是因為在「水門案」中說了謊話。看來誠實似乎還有其潛在的市場,因在人們的潛意識中,似乎仍期待誠實的存在。

人犯了過錯都要隱瞞、推諉,都不想說實話,這是由人始祖傳承下來的基因與根性,無人能夠例外;但人人又都想聽實話,不想被欺騙,這種矛盾的心理,宰制了自亞當以降所有的人類。

這種心理就是罪,所有的罪都由此衍生,又都被這種矛盾的罪性壓得喘不過氣來。直到道成肉身的基督降世,才能在十字架上將這個矛盾的罪性解決,讓真理呈現,撥亂反正,使人性回復美善,讓是勝過非。

撒但為說謊之父

「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五章37節)

將耶穌判釘十字架的彼拉多向主發出的提問:「真理是甚麼呢?」主早已說過,真理就是:「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而多說即「是」以外的表達,成為「不是」。「不是」若多說,亦為「不是」以外的表達,讓非成為是。

這都離開了真理,亦提醒要如儒家所說的「中庸」(不偏不倚)。而儒家進一步解釋,人若失去中庸的平衡點,則「天地失位,萬物不育」(〈中庸〉第一章),為人世間不得了的大事。

「多說」即謊言,即不「誠實」。由撒但在伊甸中引人犯罪開始,禍延亞當後代子孫,皆陷於「多說」不實的大罪中。

基督曾為惡者及其追隨者下了定論:「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翰福音八章44節)

十字架下重建誠信

「誠」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但舉世之人由消極的逃避到積極的反叛,都不想說誠實話,都要撒謊;因人性中早已留下了謊言的基因,誰都逃不出原罪的控制,但人類卻也仍對「誠」心嚮往之,「誠」便成為一朵可望而不可即之爝火,人性永遠追趕不上。人人都知道「誠」的好處,但行出來,又皆由不得我。

其實,中國儒家最了解「誠」的好處,儒家中心思想的「三綱」,及其實施的「八目」,就是要努力做到誠實。誠實的人生最美最善,可惜力未能逮。儒家所嚮往的「誠」,讓基督的十字架為他們補足了這個遺憾。

按「誠」,就是要取得人性中的平衡,凡事不偏不倚,亦即儒家的中庸之道。舊約的律法,便是要制裁這種人性的不平衡。人偏離了律法的中道便陷入罪,而罪的刑罰就是死。

基督為人的罪在十字架上代人死了,滿足了律法對罪的要求,取得了律法的平衡(即中庸),人便可由死得生,完成了儒家夢寐以求的、最高理想的「止於至善」。但儒家其實並不清楚何謂真正的「至善」,因真正的至善不在人性中,真正的「至善」就是「天命」(真神)。

現今人性淪落敗壞,早已超過洪水與天火滅世時的千萬倍,所以人皆談末日而色變,人人在惶恐中度日。人離誠信日遠,生活在虛謊中,但仍然對「誠信」的真理心嚮往之,何以故?

這不正是保羅在羅馬書七章中說的「二律」的掙扎嗎?人皆希望別人以誠實待己,自己卻要以虛謊待人,這個難題便永不可解。保羅所譜的《命運交響曲》,將這難題交給了基督。

基督的十字架,代我們解決人性的盲點,為「誠」開拓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人才能由虛謊重回誠實與真理,瓦解了撒但設下的陷阱。

誠信,在十字架下重新建立。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