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記憶之根 讓記憶拼圖擺對位置

3268-large


 

人的一生由許多記憶拼湊而成,有快樂、有難過,有的模糊、有的清晰。生命旅程中的你,生出記憶,也從記憶而生。正確的記憶,將讓我們與人和好,也與自己和好。

「姊,謝謝妳帶我重新回想小時候的事情,讓我更全面看見當時的家庭環境,這才讓我放在心裡多年來對家裡的不原諒,得到答案與釋放…」故事中的男主角,一直以來因為主觀及對孩童時期的偏頗回憶,認為父母偏心未能給予其好的經濟倚靠,以至於他不能像其他人一樣正常學習。直到長大後與姊姊的一場深談,才還原並明白當年原是家裡經濟慘淡,對誰來說都是一樣艱辛,這才化解了多年來的不愉快,也讓他對「記憶」有了新的詮釋。

 

吸取記憶中好的能量

「與原生家庭相處擷取出的記憶,使我們在與人相處時決定往左或往右。」專業諮商師、聖光神學院諮商助理教授魏伶如表示,從一個人的職業、婚姻與情緒等,都可看出受到原生家庭影響的部份。而童年經驗影響最深的,正是「自我形象」的雕塑。

魏伶如分析,小時候有被愛的感受,長大後較容易感受自我價值。曾有一位學生記憶最深刻的是被父親抱起來丟在門外,存留心中的記憶訊息很容易形塑出自我價值低落的性格。的確,人的成長會被外界訊息所影響,但目前多數被人談論的是原生家庭的「負面經驗」,急忙要用分析原生家庭記憶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但她提醒,目前還很少看見有人,甚至是教會,教導要從原生家庭的正面經驗去思想父母親對我們的愛,或試著去感恩、感謝幫助過自己的人。

魏伶如曾經聽學生分享過,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其實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外婆牽著他的手去買棒棒糖,而這件事情所存留的正面印象,卻一直帶給這位學生很深的幫助。因此,魏伶如鼓勵,當看見「原生家庭」的記憶、經歷等詞彙時,或許可從「解決問題」、「尋求釋放」等,轉換成多去「思想好的事情」。也或許可以試著對影響自己一生之久的對象說聲「謝謝你」。

 

記憶與客觀事實達成共識

該如何面對負面的原生家庭記憶呢?魏伶如認為,客觀平衡的蒐集資料,能幫助我們重新賦予記憶一段新的意義。如同一開場的故事,談到的正是魏老師與親弟弟的對話。

當時魏老師就讀博士班,她以自己為研究對象,從家人親友的記憶上拼湊出原生家庭更整全的樣貌。當她跑到親弟弟的住處談了三天關於家裡過去的事情,不僅魏老師自己看見過往記憶是如此狹隘,與弟弟面對同一件事情時,竟有迥異的看法。

另一方面,這段分享更讓弟弟明白心中對家庭很不諒解的過去,源自於不整全的感官與記憶。當拼圖一塊接一塊擺到對的位置,記憶與客觀事實達到共識,心裡的難過與傷痛也就得以平息。

魏伶如說,當我們在面對內在醫治課題時,有時會把人逼回當時發生的情境,要自己在負面的感受中去饒恕、接納,但在饒恕接納的出發點,豈不還是負面記憶?倘若能幫助受助者儘量蒐集當時背景環境,擴展看原生家庭的視野,平衡客觀角度做分析,殊不知可以有另種更美好的醫治與發展。

特別是華人本就不擅於表達情感,但不說愛不代表沒有愛。在原生家庭記憶的課題裡,更應該從四面八方去找出「良善」的一面,而不是將挖瘡疤視為解放或釋放。

 

不受負面記憶控制

怎麼走出原生家庭的負面經歷?魏伶如用約瑟的例子分析提到,約瑟的饒恕真的很不簡單,當他與兄弟再度見面時,將近6、7次都嚎啕大哭,因為在重新相聚的歡喜中,不免想起痛苦的經歷。「正、負面回憶交纏,他倚靠神做了預備。」她說,聖經創世記四十一章51、52節都可看出約瑟對過去的事情一直在回憶,也一直在面對、處理,所以才能夠倚靠神活出饒恕與放手。從約瑟的心路歷程,看見神的手一直都在。

又如同盧雲神父在《心靈愛語》一書中所說:「你以往的日子,並其中的掙扎與痛苦,有一天再回望的時候,將會發現一切都只不過是引領你進入新生命的道路…」,「(你可以)有兩種方式去分享你的故事,迫不及待地返回其中,視當下的痛苦是過往經歷的結果。另一條路,分享而無需受其控制,視之為引領你進入現在的自由的道路,使往昔的一切再無法壓在你的身上,『它(指過往的經歷)』已經失去了份量」。

魏伶如提到,「忘記」不也是神的屬性嗎?在以賽亞書四十三章25節,神「不再記念」我們的罪;保羅也教導腓立比教會要「忘記背後,努力面前」。我們不要以負面經歷當作停止成長的藉口,也不要自陷於負面記憶裡面。「過去的記憶可以影響我們,但不能為我們的現在與將來作決定」。

 

婚戀中的感情記憶

接續原生家庭記憶的下一個階段,是「婚姻戀愛」時期的經歷,而婚戀交友時常碰到的感情問題,仍然與原生家庭脫不了關係。拉法協談中心陳麗娟主任提到,關於婚戀交友的記憶與原生家庭的記憶一樣,片面不等於就是事實。

曾有一對已經要離婚的夫妻,長時間以來先生不願意親近太太,但先生也沒有要放棄婚姻家庭的意思。太太試了很多方法,卻依舊沒有改變兩人的相處。直到要鬧分開,找到專業協談員,才發現彼此在過去共有一段失去孩子的記憶中,受到了影響。這段「孩子早夭」的傷痛記憶沒有處理,導致雙方產生疏離,才會讓接下來的婚姻關係有了破口。

無論過去的感情關係帶給自己的感受為何,陳麗娟建議都要釐清記憶中的「情緒」為何?若有受傷的記憶,是因為甚麼所引發?是當時有一種被忽略的感受,又或者是對方的行為讓彼此都沒有安全感?當面對自己的記憶,一定要找出形成的原因為何。

同樣地,當資料蒐集齊全,在情感記憶上找到「情緒」和釐清「肇因」,則當初的記憶很有可能被重新框架,從中或許還可以看見過去沒有看見的部分,以致於重新賦予記憶新的定義。

陳麗娟說,記憶是經過邏輯思考後,頭腦判斷存留的回憶,無論好壞都註解了價值觀。從主觀的記憶中找出客觀因素與正面值得感恩之處,能讓過往的婚戀交友關係與經歷成為目前戀情、關係繼續向前的動力。

 

記憶必須先接受才能處理

至於如何處理婚戀交友關係中「愧疚」的記憶?陳麗娟提到,若有機會,道歉請求原諒的方式絕對是可行的彌補;倘若有不可抗拒之因素(如對方去世)讓彌補行為無法進行,則不妨問自己在那一段關係中學到甚麼?同樣的回憶,學習找出當中正面的記憶片段作為成長的幫助,深信「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記憶還能提醒我們甚麼?陳麗娟提出,過去曾有過「沒有效且不和善」的溝通方式,面對新的情感就不應該一錯再錯。過去發生過的事情絕不能抱持「不去想就沒事了」的心態去看待,要明白在心底深處,記憶仍然發揮著影響力。因此,「記憶必須先接受才能處理」。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