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關係融冰記

3319-large


【愛力思】

 

我的婆婆是一位辛苦的女性,出生沒多久,就因母親過世而被送去夫家當童養媳;36歲那年,她的丈夫突然車禍過世,遺留下七分田和五個孩子,當時老大16歲,老么5歲。她賣去一部分田地後,白天到工廠工作,下班後和孩子們一起照料剩餘的三分農地。靠著有限的收入、貸款及各種補助,終於將孩子們一個個扶養長大。這辛苦的過程,不免在婆婆的生命及心靈中烙下一些傷痕。

 
婆媳關係長年冷漠
我是城市裡長大的孩子,出身中產家庭,碩士班畢業後,嫁給了婆婆最引以為傲的大兒子。先生和我雖然感情很好,但是我和婆婆間的關係,始終是婚姻中的陰影。
 
傳統農家過年過節有許多禁忌和習俗,是我所不知且無法想像的,諸如:過年時過橋要灑冥紙、年初一不可動刀煮菜、年節期間不斷地祭拜…我常在不知不覺中踩到禁忌,婆婆雖未破口罵,但她的不悅盡在眼中。起先我覺得無辜,幾次之後,我的情緒就轉變成不以為然,甚至畏懼、厭惡返鄉過節。
 
結婚初期,因為先生還在唸博士班,只有我一份薪水,台北生活費高又得付房租,生小孩的計劃當然是順延。然而,婆婆急於抱孫,經常打電話來催促此事,甚至直言:「養小孩哪需要什麼錢?你看我沒有錢,我的孩子有養得比別人差嗎?」這樣的說詞,雖讓我無言以對但卻不滿在心頭,總覺得她不會替人著想、無法溝通。後來,我開始閃躲她,害怕與她對話。
 
我先生夾在妻子與母親之間,經常覺得苦惱不已。每次婆婆遠道來訪,我雖不好拒絕,卻忍不住一直追問先生:「媽要來住幾天?」孝順的先生擔心婆婆心理受傷,根本不敢問婆婆打算住多久。這樣,反而加重我的心理壓力…這種壓力不知不覺反映在臉上,每次婆婆來的時候,我就變成一個沉默又面無表情的人。
 
我受洗之後,只要婆婆要來家裡之前,我都要為此努力禱告。然而,因為我心裡仍有諸多怨氣,我並不是向上帝禱告希望能與婆婆和解,而是禱告「我們可以和平相處,而且希望她不要待太久」。要回婆家時,我也是帶著極大的壓力,總是禱告希望能「快去快回」。
 
我不願意寬容,但面對上帝時又得誠實,於是折衷出這樣奇怪的禱告內容。
冰冷的關係就這樣持續了十來年。
 
一封突來的簡訊
去年,婆婆來家裡小住,正逢主日,我心想:先生可能會邀婆婆一起上教會;而婆婆雖無心認識主,但很有可能會以跟兒子一起去玩的心態陪同上教會,屆時,我們婆媳幾無互動的冰冷場面攤在大家面前,不是很尷尬?於是,主日那一天我故意很晚起床,也不叫醒他們,希望能躲過主日崇拜的時間。
 
我確實躲過了當天的主日崇拜,但我心裡頭難免有些不安。我告訴自己:如果今天牧師講道以孝敬父母為主題,我就認栽─承認上帝看不下去了,祂要我改正態度。不過,我心中其實另有估算─牧師以孝順作為講道主題,通常是在清明節期間,現在既非清明時節,牧師不太可能講這類題材啦!所以,我還是可以繼續沿用這種冰冷的互動模式。
 
先生認為,既然錯過主日崇拜的時間,那就帶媽媽出外郊遊。我雖不情願,但也不好拒絕。車子行走在快速道路時,我的手機突然傳來一通簡訊:「今天上孝順的課,查考基督徒拜神敬祖的經節,新舊約都說到要孝順,新約要初入教的人先在家學習行孝,才知如何敬拜父神。神所悅納的孝是使父母不為兒女的生活(做正經事)擔憂,不為兒女的生命(靈魂)擔憂,單給父母月奉的不是孝順父母,只能說是養父母,與養動物無差。常關心父母,友愛弟兄姊妹才是孝順父母─與你分享共勉。」
 
這通簡訊讓我當下頭皮發麻,上帝真的對我說話了!簡訊來自陌生的手機號碼,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這通簡訊是誰發的。
 
冰冷態度逐漸軟化
雖然長期和婆婆有所隔閡,但我從不攔阻先生寄錢回家,對於先生每月奉養婆婆的金額高出其他兄弟一事,我也不曾抱怨。我自以為這樣就算是盡義務了。沒想到,上帝給我這樣的當頭棒喝!
 
但是,當下的我仍然不是很情願改變態度,也不知道如何改變,因為我心中仍有怨氣與恐懼。
 
我將此事告訴我最信任的屬靈姊妹。她建議我,邀請先生去喝咖啡,好好地向先生訴說這段心路歷程,並說:「為妻與為媳者的困境,如果能夠得到先生的理解,即使辛苦也會有力量撐下去!」而我自己也覺得,先生在這之間承受很多的壓力折磨,確實應該好好地與他溝通,讓他了解我冰冷的態度背後,其實是恐懼與不知所措,我需要他的理解與幫忙。
 
於是,我積極邀請先生去喝咖啡。他開心地答應,後來又問:「孩子都去上學了,在自家喝咖啡就好了嘛!妳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膏藥?」
 
在家喝咖啡也行!但是,婆婆都已經回家去好些日子了,好端端地我到底要如何啟齒這件事呢?我緊張地低頭為此禱告。先生發現我在咖啡約會之前,居然如此慎重、緊張地禱告,竟問我:「妳是不是要和我商量再添個小寶寶?」我差點笑翻!於是,我們的會談有了輕鬆的開始。
 
我告訴他,我想要向他和婆婆道歉,接著,我斷斷續續地說出這些年來我的感受,也向他承認我不當的回應方式,讓我自己覺得不安,也不知所措。先生這次不像往常那般極力為婆婆辯護,並數落我的不是,反而願意同理我的處境,並且冷靜地問我:「妳要不要親自去向媽媽道歉?」我說:「我不敢!」他也不勉強我。看得出來,他心情很愉快!
之後,我們不曾再提此事。
 
不再恐懼回婆家
數月後,我回婆家過年。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返鄉心情分外輕鬆,先前的年節症候群全不見了。我居然能夠輕鬆地與婆婆小叔們一起看電視聊天,而他們對我的緊張防衛也消失了。十多年來,我對回婆家的恐懼症終於得到醫治了。
 
我曾經深陷在氣憤、惱怒的婆媳關係中,我清楚知道,我和婆婆都不是惡人,只是生活方式、思想文化有較大落差,但是我始終無法跨上諒解之路─我不願意和解,也不願意面對。若不是神伸出憐憫的手,將勇氣和愛的能力賞賜給我,我怎麼可能卸下多年的防衛,解放自己,也放下多年積存的怨懟?
 
婆婆的身影依舊,她的言行反應也沒太大改變。過去我以批判的眼光認為她「無厘頭」;然而,當上帝轉換我的眼光之後,我眼裡的婆婆已變為一位「單純質樸的老農婦」。
 
感謝神!以無限的憐憫與慈愛取代責罰來教導我,並使我從中了解:當人無法勝過自己的罪性去接納、寬容時,我們需要尋求上帝的幫助,因為包容和愛的力量來自上帝!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