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式正義 恢復受害人尊嚴與盼望

3478-large
由左至右為陳文珊老師、Marshall教授、謝如媛教授、黃明鎮牧師及顧立雄律師。(蔡明憲/攝影)


 

刑事案件發生後,竟然要受害人與加害人面對面坐下來對談,這怎麼可能!不是讓加害人判刑重一點就好了嗎?

面對犯罪事件,民眾普遍存著上述傳統的應報思想觀念,但是近日在台灣舉行的「紀念單國璽樞機主教修復式正義講座暨系列活動」,帶領民眾重新認識何謂「修復式正義」,也試著反省目前司法制度是否滿足受害人(或稱被害人)的真正需要─釐清疑問及恢復尊嚴與盼望。

十一月9日晚上在台北市律師公會有場特別的「與惡魔照面」系列修復式正義影片播映與映後座談,吸引了律師、法律系教授、司法實務工作者、監獄事工牧者及將近滿場的年輕學子參加,一同思想修復式正義在台灣司法上運用的可能,更反思人性中最深層的寬恕與悔改。

 

修復式正義有「需要」

會中放映由三個修復式正義實際案例拍成的《判決之後》(Beyond Conviction),裡頭主角分別是性侵、謀殺、家暴案件中的受害人及加害人。「Why me?」(為什麼是我)是受害人共同的疑問,當畫面中受害人陳述內心的痛苦及加害人說出永遠無法彌補的道歉時,現場會眾不禁都跟著感動啜泣。最後受害人說出:「那個傷害我的人已經過去了,我可以重新開始」時,受害人與加害人互相「擁抱」的畫面,更是震驚所有的人。

1998年在日本開始接觸到修復式正義的政治大學法律系謝如媛教授表示,在台灣談修復式正義這麼多年,就是因為有這樣的「需要」。目前司法制度看似要保護受害人,其實忽略了受害人是有需要「知道」,受害人想要見加害人,最重要不是為了原諒,而是想要釐清很多疑問,這讓原本應該是對立的兩造,關係卻是最密切。

她指出,目前的司法其實讓受害人及加害人都各自維持很辛苦的形象:受害人就是要很生氣,加害人就是該死,但卻無法滿足雙方真正的需要。目前的制度及大眾心理都假設加害人就是惡魔野獸,反而讓受害人及整個社會不知道怎麼面對出獄後的他們,這個制度同時也不知道如何關心受害人。因此修復式正義不是要製造更多的恐慌,而是希望產生更多的安心。

 

帶來創傷的「醫治」

座談會主持人顧立雄律師表示,他當律師30年,接觸過各種犯罪,深深覺得沒有人是完全的白(善)或黑(惡)。受害人的傷口在現行制度下看似被包紮好,其實裡頭還流著膿,需要加害人表示道歉。很多人認為加害人會參與修復式正義,是為了取得假釋條件,這或許真的有這樣的人,但他看見更多的是加害人在修復式正義中真誠反省,為自己錯誤造成的創傷尋求彌補,因此這樣修復的過程是有必要的。

曾參與推動紐西蘭修復式正義司法改革工作的Chris Marshall教授表示,犯罪事件後,受害人心中有很多疑問需要被解答,而加害人最難的是面對自己的犯錯,所以很弔詭的是受害人與加害人是「彼此需要」,需要對談來解決內心創傷,而修復式正義讓受害人及加害人的需要能被重視到。

他的經驗中,約有三分之一的受害人及90%的加害人願意參與修復式正義程序,這項程序事前是需要被仔細安排與準備,絕不能在沒準備好時進行。並且修復式正義不是要求雙方要達成司法上實質的結論(如和解),重點是希望帶來創傷的「醫治」。

 

再犯比率低

「犯罪事件中沒有贏家。」從事監獄關懷工作25年的基督教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牧師表示,他接觸過2、300名死刑犯,這些人的背景幾乎都出身於弱勢家庭,而犯罪受害人更是只能躲在陰暗的角落。他舉宜蘭游媽媽原諒殺子兇手,最後將加害人當成自己兒子的見證為例說,只有「愛」能療傷止痛,推動修復式正義需要「採取主動」、「有所犧牲」、「成全需要」,這也是愛的本質。目前發現參與過修復式正義的加害人,將來再犯比率非常低,這對我們來說算是新的制度,需要很多單位一起來做。

 

勿存「路人」心態評論

台灣的司法體系有能力實行修復式正義嗎?修復式正義是否有缺點?

謝如媛教授表示,修復式正義不是法官自己來做,這過程中受害人需要被保護與支援,因此是結合民間力量一起來做。她曾經遇過一件太太被家暴的案件,在修復式正義程序中,這位太太最後並沒有與加害人達成司法上的具體結論,但這過程並非不成功,因為這位太太能當著家暴先生的面將自己的創傷「說出來」,這過程對其有很大的幫助。

顧立雄律師表示,沒有任何制度是100%成功,修復式正義也絕對沒有100%成功,但這過程是有必要。很多人對修復式正義制度嗤之以鼻,其實大部分可能只是「路人」,若他們真正經歷到犯罪的傷痛時,就會有不同的看法。他希望整體社會在看待此項司法制度時,絕不要存著「路人」心態,作出不用負責任的評論。

 

教會可參與配搭

兩名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修復式司法」的修復促進者(委員)到場分享表示,她們未接觸修復式正義前,也是對這個理念嗤之以鼻,但這兩年實際接觸後,發現真的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並且所謂的不成功(未達成和解),不代表就沒有意義,因為這過程對受害人心靈的抒解很有幫助。

她們深刻感受到,修復式正義中的「饒恕」,不代表能改變過去,但可以釋放未來。她們也非常肯定許多進行監獄關懷的牧師,對修復式正義的順利進行幫助很大。

黃明鎮牧師表示,修復式正義程序中,包括有受害人的「寬恕」及加害人的「悔改」,這兩項核心觀念是每一位基督徒、牧師及長執都很清楚的信仰價值。因此台灣要推動修復式正義不是沒有輔導的人力與人才,很多牧師都可以參與配搭,就看公部門有無向民間團體(如教會)找尋合作力量,而這也是教會可以服事的禾場。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