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內利的人生

3532-large


【郭慧姿(台南聖教會會友)】

 

小時候,她常常一個人騎著那輛有輔助輪的腳踏車,在巷子裡來回兜來兜去。她已到了讀幼稚園的年紀,眼看著就要上國小了;由於病了一場,仍在家休養。姊姊們自然也都上學去了,附近同年齡的玩伴也進了幼稚園,只有她一個人被留在家。
這一天下午,她計畫著不騎腳踏車了,她要在巷口等平常最要好的朋友娃娃放學。本來,她們是要手牽手一起去讀幼稚園的。那時她會看時間了嗎?她可能僅是憑著近黃昏的感覺便推門出去了。她慢慢地走著、走著,走到巷口沒看到人影,於是又折回來家門口。
再來一遍,這一次,不走在路上,要走在路邊的水溝蓋上。她低下頭來,數著方形的水溝蓋:一、二、三…不知怎麼的,突然一陣重心不穩,穿著拖鞋的腳有點兒卡住洞口,一個踉蹌,她結結實實地跌了一跤…好痛,也好羞!
說時遲那時快,娃娃竟然從家裡出來,剛好見她跌跤了。娃娃衝過來,大聲地說:「妳怎麼了?我看看!妳在等我嗎?」
難忘兒時羞愧記憶
長大之後,她已記不清,那一天,她究竟有沒有忍住想潰堤的淚水?「原來妳已經到家了!我等妳等到跌倒了!」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一直未忘記,娃娃後來越區就讀了和她不同的小學,又移民國外。她也記得心中的那股羞愧感;記得膝蓋傷口結痂的粗糙感;記得一個人走在路上,跌倒、又爬起來的感覺。
進入國小,學校裡的女生,沒人像娃娃那樣和氣,有些還喜歡玩「我們都不跟你好」的遊戲。她哭著回家求救,但情況總是更糟。從此以後,她學會了與人保持距離,不必交心,維持表面的和諧即可;她苦澀、黯淡地走過求學時期。
她一直不太了解女生,雖然家裡頭姊妹特別多,而且她國中讀女生班,高中唸女校,大學讀的又是女生特別多的科系,開始工作以後,又進入以女生為主的部門。
有一次,她發現,大部分的女生看見蟑螂會尖叫。她工作的辦公室是老舊平房,不受女生歡迎的「小動物」特別多,「晚上噴XX,早上掃蟑螂」的情況也很常見。一大早,當女生陸續進到辦公室上班,看到一地的「小強」,尖叫聲此起彼落,莫不花容失色。她也不喜歡蟑螂,平時在家裡,她會拿爸爸的拖鞋打蟑螂,再拿衛生紙揪住略略掙扎的身體,拋入馬桶,沖掉,再回頭擦拭爸爸的拖鞋。
所以,在一陣陣尖叫聲中,她往往是那一個拿起掃把,「英勇」掃掉「小強」的女生。她也不是完全不怕,但總在心裡犯嘀咕:電影《臥虎藏龍》不是說,「江湖上臥虎藏龍,人心又何嘗不是?」比起蟑螂,她認為,人心更令她害怕。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人生路上有天使相助
小時候一個人走在路上,跌倒的感覺她一直記在心裡。那是一種孤單的感覺,彷彿一個人要走到天邊,卻找不到一個可以依靠的人,所以就徹徹底底相信人是寂寞、漂泊、滄桑的。看卡通《櫻桃小丸子》時,她總會納悶:小丸子和小玉是那麼好的朋友,為什麼我一直沒有這樣的好朋友呢?於是,她養成了一種習慣:只要看見溫暖的愛,她就告訴自己,這些愛都不屬於我,我不可能擁有這些愛;凡我要的,我都得不到。
比起小時候,成年以後的她,在人生的路上經歷了更多次跌倒、又爬起來的過程。許多次,她差點兒起不來,甚至不想起來;但是,總是有人伸出手來。
後來,她才明白那一雙雙扶持的手,是天使的手,是天父的精心安排,讓許許多多的人,願意伸出手來幫助她。在教會裡,在小組裡,總有慈祥的長輩愛護她;總有知心的姊妹們彼此鼓勵、代禱。她彷彿新生兒般,重新用不同的眼光認識這個世界,重新看見自己的價值。
她開始結交好朋友,而且,埋在心裡的話可以說給好姊妹聽,總有人願意傾聽,願意了解。她還發現每一個女生都很獨一無二,就像作家子敏說的:朋友是一本本的好書。
原來,天父一直默默愛著她,一直默默看著她。其實,寂寞、孤獨也可以是一份上好的禮物,使人安靜、敏銳,更能體會神的話語。神不是說,「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嗎?她真的好喜歡擁有這樣的人生。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