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行健新任國衛院院長 任重道遠

21-large
龔行健帶著服事的態度回台灣接任新職。(李容珍/攝影)


 

在教會司琴,曾經帶領美國華人教會短宣隊進監獄巡迴佈道的中央研究院院士龔行健,在他人生最高峰時期,放下美國優渥的研究環境,於一月4日就任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

他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過去他受宣教士及一些牧者的影響很大,現在是他要回饋台灣的時候。雖然他未來面對的是國家經費不足,還有很多行政流程新的經驗,但他願意像路加福音所說「為首領的,倒要像服事人的。」(路加廿二章26節)在艱困時期與整個團隊一起合作,對國內的健康醫學不論在創新研究或政策制定上有所幫助。

 

經歷掙扎神賜平安

他說,接下這份工作,決定得有點突然,也經歷過一些掙扎,但是神卻一步步帶領,賜給他出人意外的平安。

過去幾年台灣有一些大學或中研院邀請他回國,但因在台灣的生活和做研究的環境也不同。直到國衛院前院長伍焜玉屆齡卸任,今年二月國衛院開始遴選院長,幾位朋友邀請他申請,他心裡有很大的掙扎。一方面他需要立刻放棄在美國的實驗工作,另一方面他對國衛院也有深厚的感情,在1997年他曾協助國衛院創立一個分子基因醫學組,後來組織擴大成為所,與國衛院素有淵源,也成為他們諮詢委員,所以對他們的科學發展了解相當多了解,但是他對國內行政工作了解不多,因此心裡有一些掙扎。

但神一步步的安排。國衛院是衛生署的智庫,雙方關係密切。三年前邱署長任北醫大校長的時候,請他回台擔任北醫大特聘客座教授。後來邱文達擔任衛生署長,他對衛生署長邱文達為人處事、學識和堅定信仰非常感佩,也因此他認為可以投入。

另外他認識國衛院很多人,也是他願回台灣的原因,例如國衛院副院長王陸海院士,後來擔任代理院長,是他卅八年癌症研究的好朋友,六年前曾經邀請王陸海到國衛院。

當然,他要回台灣,怎可能把所有事情放下,把學生丟下?手中還有一些研究計劃。在人看來實在不太可能。他也曾問神說:若是神不允許的話,就關閉這扇門,但神都一步步開路。

另外,他最放不下的是他的母親,他和母親住的距離有兩小時車程,九十歲高齡的她,很少再開車;哥哥龔行憲住在她附近。半年前當他問母親的意見,剛開始母親有點擔心;後來她向神禱告,決定無論他怎麼做都支持他,相信神都會安排。現在他回台灣,打電話給母親,比過去還勤;而且母親還考慮搬回台灣;以她九十高齡,願意搭飛機回台灣是令人想不到的。

 

國衛院使命任重道遠

他說,國衛院從事以任務導向的醫學衛生研究,無論在基礎科學臨床應用及公共衛生方面,多次協助政府解決國內重大的醫藥衛生問題。在新藥發展、人用疫苗、奈米醫學的開發,已有許多具體的成果。日後在國民健保和食品健康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然而在全球經濟面臨衰退之下,國衛院的經費也受很大的影響。如何維持競爭力,是面對最大的挑戰。

 

美國衛院影響力大

他說,在美國的國家衛生研究所(NIH)在美國具有相當影響力,不但幫國家做創新的實驗,也領導世界的研究。例如從1990到2000年人類基因的定序。當人類基因定序後,不但在基礎科學造成很大的影響,尤其近十年來人類用基因來鑑定疾病也有非常大的幫助。

國內的國家衛生研究院相較之下,規模小很多,年紀輕,經費也少很多,不可能完成那麼大的計劃,但是,他認為,國衛院可以帶動產學公教共同合作,在衛生醫療上來做推展。

 

帶來喜悅和諧希望

他回國一周,發現國內辦事人員做事很有效率,也非常盡責,但在國內要經過很多的行政流程,還有很多的公文,讓整體的效率變得比美國慢。很感恩的是,他不論到哪裡,大家都很期待,也對他很親切,就像回到家裡一樣。他認為,身為領導人就是要服事人,看別人比自己強,不會把每件事都自己掌控,變得很辛苦。領導人最重要的就是讓大家能彼此信任,以誠待人,即使面對困難也能一起合作。雖然國衛院受限於經費,不可能一下子馬上提升,必須能帶過這段艱困期。

他說,身為家長,雖然希望家庭有資源,更重要的是帶給家庭彼此和諧、喜樂和希望,如果把國衛院比喻成一個家庭,他也希望未來在有限的資源,為國衛院帶來和諧喜樂和希望,以達最大的功效。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